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23)      第90章(07-23)      第91章(07-23)     

天神右翼94

后來幾天我都沒去學校,死守在房里不出去。事實就是如此,路西法一直在門外等著。我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幾乎我一推開窗,就會看到他。可是他不會叫我,只是站在那里,只是等待。
  終于有一天晚上,窗口猛地被拉開,我心中一驚,很快就恢復平靜。
  不會是路西法。
  窗簾動了動,后面露出一張神采飛揚的臉。梅丹佐撥了撥自己的頭發,無限風姿:“親愛的,你什么時候才肯去排練?明天我們要去帕諾取材,你也準備放鴿子?”
  我頓時呆成了個兵馬俑:“啊,我忘了。”
  梅丹佐拉了板凳坐下,倆腿兒大大咧咧地一叉,朝上吹了一下留海,留海飛起來:“你都忘了幾百次。你這門面擺大了,別人話就說得不好聽了。”
  根據以前的經驗,別人說什么,我大概能猜出一點。我開門見山地說:“我跟路西法玩完了。”
  “就是啊,你想放棄演戲也行,別放那么果決,想想你才和他……”梅丹佐滔滔不絕地說,說到一半忽然停了,“什么?你和他分了!”
  我點頭。
  梅丹佐說:“好好的,怎么會……原因呢?”
  我說:“我不想說。”
  梅丹佐說:“你不說,我不問。不過你年紀也不小了,應該明白一個道理……當你和他一樣站在大地上,而你把他當作天空的星時,是自己跪下了。男人生來就是為了征服美女的,沒有路西法,你可以找一堆女人。”
  我笑笑:“我知道。我想拜托你一個忙,你不幫就太不是個東西了。”
  梅丹佐說:“你膽子倒不小啊。”
  我說:“這幾天我可能要多和你待一會。”
  梅丹佐一愣:“是你扔了他?”
  md,我就說這家伙的腦袋絕對不正常,連想都沒想就直接回答,太牛b了!
  我說:“我沒別的想法。”
  梅丹佐一副特哀傷的模樣:“你也不用這么傷人吧?拿我當擋箭牌還特地強調沒別的想法。我可有別的想法。”
  我抓抓腦袋:“我……”
  梅丹佐一合掌,作了個“ok”的手勢:“當然沒問題,我以后天天來接你上學,好了吧?”
  我陰笑:“行,你愿意我當然高興,不過我可沒錢雇你啊。”
  梅丹佐摸摸下巴,露出一個哲學意味的笑容:“沒錢可以用別的付嘛。”
  我操著枕頭飛過去,指著他引以為傲的鼻梁笑罵:“再說我抽你啊!”
  梅丹佐拗的跟條蚯蚓似的,還特委屈:“我明明什么都沒說……”
  兩人閑扯了一會,梅丹佐叫我明兒早去希瑪外集合,好去帕諾城買道具。跳窗的時候,他還特賤地抖抖翅膀,扔了個飛吻過來。我差點又把枕頭給飛出去。
  睡覺的時候,我越想越覺得帕諾這名字耳熟。最后終于想起那是第三重天的主城,在金星正下方,是路西法送梅丹佐的生日禮物。然后很自然地聯想到那個晚上,我和路西法……又抬頭看看裂痕,不知道路西法那時是不是很難受……想著想著,肺里頭一抽一抽的,特忸怩地抱著枕頭,蹭了幾下睡去。
  次日我沒有遲到,但是最后一個到的。所以又特地被別人鄙視一次,還有個人看似無意實則大聲地說了一句話:“路西法殿下的人果然架子大,大家一起等也不覺得臉紅。”拉斐爾和加百列站在隊伍前端都聽到了,對望一眼后默然。我回頭說:“我沒遲到,干嘛臉紅?”
  那個天使沒接話,另一個階級和我一樣的天使看著我的翅膀說:“你臉沒紅,翅膀倒藍了。據說考試全免呢,傳說是雷諾殿下的兒子。雷諾殿下失蹤這么多年,突然就蹦了個兒子出來,真辛苦你了,米迦勒殿下。”我說:“我老子就是能耐,這是神直賜的階位,你不滿意可以去找他評理。”他說:“連神都搬出來了,果然能耐。”我說:“不止神能耐,我老子能耐,你老子我也能耐。老子能操縱末日的黃昏你能么你,不能就給我閉嘴。”他做了個特嫌惡的表情,說話也要露骨得多:“你少來了,誰不知道你的魔法是路西法殿下傳授的禁術?”
  靠,這什么跟什么?謠言他媽就是這么傳的?八卦也要有個來頭啊?
  我直接轉身,一步步逼近他,眼睛瞇成一條縫:“你們要說我沒關系,但是你要再抹黑他的名聲,老子就在這里廢了你。”他說:“你敢!”我說:“你看我敢不敢!”他有些躊躇:“你從能天使升上去,不就是靠諂媚巴結路西法殿下,誰都知道!”
  后面的人都開始小聲議論。
  我一咬牙,提腳,狠狠跺下去,正中他腳背,伴隨著他的慘叫。
  我一字一句說:“老子諂媚巴結他了是沒錯!但是他不會隨便濫用職權給你爸我提位!給我把你那噴糞的嘴給我關上,否則我塞屎進去讓你吃個夠!”
  他惱羞成怒,想要反擊,我也捋起袖子準備和他干架。就在這時,加百列走過來,拉著我的衣領往前拖:“你怎么老違反紀律?站前面去!”
  梅丹佐走過來,對大家微笑一下:“各位早上好,讓我給大家說一個有意思的笑話吧。”
  眾人默。有個別不清楚狀況的在鼓掌。
  梅丹佐說:“有一天,一只小白兔在草地里跑,突然有個大灰狼跳出來,說我要把你吃了。你們猜猜,然后發生了什么?”
  大家搖頭。
  梅丹佐笑得特別高深莫測:“然后大灰狼就把小白兔吃了。”
  眾人發出生不如死的呻吟。
  加百列把我往旁邊一扔,拍拍手,回頭對拉斐爾說:“梅丹佐殿下的冷笑話意境越來越高了。”拉斐爾含笑點點頭,視線從梅丹佐身上轉移到馬車上:“米迦勒,你和我們坐一輛馬車吧?”我點點頭,上車。
  梅丹佐成功降低了全場的溫度,滿意地走過來,單腿跨入車門,輕靈地跳上來。我面無表情地說:“殿下真幽默,笑話很好笑。”梅丹佐豁達一笑:“那是那是,野蠻燒雞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