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3)      第90章(05-23)      第91章(05-23)     

天神右翼95

馬車穿過重重云層,經過五重天的荒涼廢墟,四重天的耶路撒冷邊境,抵達第三重天,帕諾城的郊外。天馬踏著棉花糖樣的云朵,一個平滑,在向日葵田地外停下。
  剛下馬車,就看到后面的車上下來個人,我撲過去大喊:“猶菲勒!”猶菲勒見了我也老興奮,沖過來想抱我,被梅丹佐一個太極拳打飛。猶菲勒也是個小強,吸吸鼻子說:“伊……不,米迦勒!”我說:“沙包!”猶菲勒的臉色變了。
  看看周圍的環境,真是地道的藍天白云花黃葉綠,金燦燦的向日葵葉片片分明,新鮮嫩脆的葵花籽顆顆飽滿圓潤。我伸手去掏幾粒來嗑,梅丹佐在我手背上打了一下。我撕心裂肺地嚎了一聲:“同志,使勁兒大了吧!”梅丹佐說:“這是人家種的,你這手腳不干凈的小孩。”我說:“吃幾顆又不會死,我沒素質,讓我吃!”拉斐爾說:“這個還沒熟,吃了會拉肚子的。”我一愣,捂著肚子長嚎。加百列一掌拍掉我手里的瓜子:“你就裝吧你。”
  梅丹佐揉揉我的腦袋,把我的頭轉向帕諾:“城里有賣的,進去吃,聽話。”
  郊外的小房子很多,一個個蘑菇似的紅頂白皮,上面還有咖啡色的煙囪。房外修得圓溜溜的灌木,短短的柵欄,欄外種的大片向日葵,還有油菜花似的陽光,紅黃綠白滿目鮮,讓人很容易想起安徒生筆下的鄉下野園子。
  順著鄉間小道一直往前走,老遠久能聽到帕諾里的叫賣聲。帕諾規模不小,繁華熱鬧,帶著濃濃的人情味兒,城門都是用紅色的高柱頂起來,就像一個相框,把里面的景色拍在城外人眼中。
  一眼望去,有點像斯德哥爾摩的市場。街道很窄樓房很高,所以顯得特別擁擠。稍微寬闊的地方都被無數小商店給填滿。而且那些小商店很有意思,乍眼看去很像一個個并排擺放的大紅盒子,盒頂還種滿了嫩綠藤子,藤子蜿蜒垂到下面,絕對標準的紅配綠。盒子中間開了個窗,門板被掀開,用架子支上,露出一個個商人的笑臉。稍微暗一點的地方,盒子里就會冒出蠟燭昏黃的光,那就是紅配綠配黃,顏色童話到家。
  拉斐爾說,那些人一旦收攤,就會從店里出來,鎖上一切東西,把盒子當車子推回家。梅丹佐還特地補充一句,所以你在街上看到這種商店,不要以為是垃圾桶哦,不然扔垃圾進去,可是會砸到別人腦袋的,啊哈。猶菲勒和我對看一眼,嘆息。
  所有天使收了翅膀,混入人群。雖說大部分低級天使沒見過這一幫牛人,但光憑那幾張臉,就可以照得人眼發亮。尤其是加百列,在三重天級少見的金發引來不少男人淫蕩的目光。
  街道上的天使就跟一窩老鼠崽子,唧唧喳喳特掉份兒。實在被擠得無處可走的,只有在天上飛。別以為在天上飛就是好事,如果哪個商人突然跳出來大吼一聲“今天最后一個大出血先來先賣”,那天上那個肯定會被氣掉下來。
  天界第一購物市場是圣浮里亞的弗侖街,傳說中吃個面條都可以讓個主天使破產的黑街。第二就是這里,號稱人口最多,交易量最大,最容易砍價的地方。
  我看了看梅丹佐那兩百七十五金幣一平方厘米的衣服,又看看他的臉:“你們不是只買高檔貨的么?怎么跑這里了?”
  梅丹佐特無奈地聳肩,看看猶菲勒。猶菲勒清清喉嚨,看看拉斐爾。拉斐爾搖搖頭,指指加百列。加百列的眼睛正在發光,注意到我們的目光,回頭溫柔一笑,邁著高雅的步伐,走到一個店鋪門口。
  她熟練地掏出一個珠花,微笑:“老板,這多少錢呢。”老板一見是個大美女,眼睛都直了:“三個銀幣七個銅幣。”加百列搖搖頭,嘆氣:“我沒這么多錢。謝謝。”然后轉身走掉。老板說:“哎小姐,你開個價。”加百列彈出兩個手指。
  老板把珠花放她手里:“算了算了,倆銀幣就倆銀幣……”加百列特神秘地搖搖食指,掏出兩個銅幣:“是這個。”老板大驚:“天,小姐,你不如直接叫我送你得了!”加百列掂了掂那個珠花,搖搖手指:“這是假的。”老板說:“怎么可能是假的,這是我們老大從雪月森林里挖的!”
  加百列說:“既然是真的,那更該便宜了。”老板說:“怎么會!”加百列說:“真的挖來就有,假的還需要制造是不是?”老板啞然。加百列說:“兩個銅幣,不二價。賣還是不賣?”老板揮揮手:“不賣不賣,太虧了。”加百列搖搖頭,轉身走掉,一步一個穩,走得那叫決絕。結果在第三步邁出的時候,老板喊道:“回來回來!我虧死了!”
  加百列笑得特陰森,一回頭卻做出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樣,依依不舍地掏出銅幣,食指勾了珠花走。
  我驚得下巴幾乎脫臼。加百列……美麗高貴優雅的加百列……原來是一標準菜市場大媽!
  梅丹佐看看猶菲勒,猶菲勒看看拉斐爾,拉斐爾看看我,四人一起嘆氣。身后的天使大隊也特有默契地跟著嘆氣。最后所有人再來一次嘆氣大合唱。
  加百列掂掇著珠花,在我們面前猖狂地笑。
  我服了!世界上的女人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