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4)      第90章(05-24)      第91章(05-24)     

天神右翼96

過了很久,我才琢磨出今我們出來的目的。那就是,陪加百列女王逛街。整條街來回走了n次,就她一個勁在買東西。至于道具,梅丹佐說早就交代給別人了,加百列毛起來不好惹。她的變態癖好就是給別人看自己的砍價水平。
  沒過一會兒,梅丹佐打頭一個裝紳士,過去接了加百列的包。然后是我,然后是猶菲勒,然后是拉斐爾。加百列買東西買上癮,我們把其他人打發到別的地方,自己則找了家酒館享受。
  酒館里也滿滿都是人。有人在那里拼扎啤,并有人叫囂著要拼酒。我站起來說:“我去!”梅丹佐拉住我的衣角:“這里的人一個可以喝幾十扎啤。”
  我立刻沒氣了。
  拉斐爾面帶微笑站起來:“我去。”
  他放下手中的東西,理了理衣領,端莊地走過去,在桌面上放下一袋金幣。
  所有人站起來往里面看了看,傻眼。
  “我們可不想騙閣下的錢。”其中一人說。
  “管他那么多,錢都押了就不能收!”另一人把錢收回去。
  拉斐爾還是一副雷打不動的老佛爺樣:“喝扎啤太浪費時間。我認為我們可以選朗姆酒。”
  那群人又怔住。
  拉斐爾說:“當然,白蘭地和威士忌也不錯。”
  我大汗一把,拉斐爾看去不大像會喝酒的人。難道說,真人不露相?我小聲說:“他沒問題?”猶菲勒臉色不大好看,梅丹佐展眉聳肩:“我不清楚。”猶菲勒說:“殿,殿下,要不要阻止拉斐爾殿下?”梅丹佐說:“隨他。”
  侍應上了威士忌,黑色的摩沙長頸瓶,瓶膽很大。用裝扎啤的杯子倒上滿滿的幾杯,放在拉斐爾面前。拉斐爾接過,對他們舉杯。這個威士忌看去挺老的,起碼七十度啊,比五糧液都高,他居然用裝啤酒的杯子喝,仰頭一飲而盡。
  我激動地鼓掌:“拉……咳咳,你實在太厲害了!”
  猶菲勒擔心地看看拉斐爾,再看看梅丹佐:“殿下……要不要勸他?”梅丹佐沒說話。我說:“拉斐爾殿下的酒量不好嗎?”梅丹佐說:“他酒量好,那你都是海量。”猶菲勒苦笑:“天界喝酒完全不上臉最出名的有兩個,一個是路西法殿下,一個是拉斐爾殿下。前者把威士忌當白開水喝,后者殿下把啤酒當白蘭地喝。”
  我驚:“那他現在在做什么?”
  猶菲勒說:“拉斐爾殿下是出名的酒鬼……還是個一口就醉,醉很久別人都發現不了他已經喝醉的酒鬼。”梅丹佐不冷不熱補充一句:“所以他以前不是大天使的時候,老用這一套騙錢,就像現在。”
  叫囂聲一陣陣響起,拉斐爾面前的人一個個倒下,他依然在倒白開水。
  猶菲勒說:“急死人了,這樣很傷身的。”梅丹佐總算恢復正常,又笑得特奸詐:“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要拉斐爾改掉騙人的毛病,比叫小米迦勒不暴力還難。”
  我回頭橫他一眼:“我暴力?”
  梅丹佐又開始折騰我的腦袋,笑道:“沒有沒有,我錯了還不行么。”
  說真的,我還真看不出拉斐爾喝醉了。他倒酒的動作越來越快,喝進去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好像越喝越還清醒。圍觀的人在成倍增加,拉斐爾穩如泰山笑若春風。
  我們這邊一陣沉默。
  梅丹佐看他一眼,雙手抱著后頸伸個懶腰說:“小米迦勒,明天你們幾點上課?”我說:“早上九點……拉斐爾殿下沒事嗎?”梅丹佐說:“好,明天我來接你。”
  我哦了一聲,眼睛瞥向拉斐爾。
  發是玫瑰色,就像桌上被遺忘的紅葡萄酒。
  “早上九點是吧?我來接你。”說到這,梅丹佐忽然站起來,直走到拉斐爾身邊,拿掉他手中的酒杯,“行了你已經贏了,走。”
  拉斐爾軟軟地站起來,連金幣也忘了拿就跟著梅丹佐走過來,看上去正常得很。
  他對我笑了笑:“加百列,你要不要也喝點?”
  我汗……
  現在我相信他醉了。
  梅丹佐說:“猶菲勒,他醉糊涂了。送他回去。”
  猶菲勒忙站起來,想要扶他離開。拉斐爾忽然拽住梅丹佐的袍服角:“我沒有醉,梅丹佐殿下。”梅丹佐說:“行,你沒醉。趕快回去了。”拉斐爾說:“生命之樹我已經還給你了。”梅丹佐說:“我知道。”
  拉斐爾說:“為什么同樣的遭遇,米迦勒就可以得到路西法殿下……”梅丹佐沒說話。拉斐爾說:“告訴我。”梅丹佐面無表情:“不要把自己和米迦勒混為一談,你所做的很多事,米迦勒都沒做過。謝謝。”
  “嗯。我知道你的意思。”拉斐爾微笑,“還有……你和路西法殿下畢竟不同。”
  梅丹佐挑挑眉:“那是自然。”
  拉斐爾說:“路西法殿下是個外表清冷的人……他還是會感動。是啊,就是塊堅冰,也都該化了。梅丹佐,你根本就是心冷。”
  梅丹佐笑:“我是肝冷,不是心冷,啊哈。猶菲勒,把他帶回去了。”
  拉斐爾松開手,根本不用人攙扶,端莊地走向女廁所。猶菲勒緊張地拖住他,往回七天的路走。
  梅丹佐拍拍我的肩:“小米迦勒,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了喲。”我說:“做什么?想干柴烈火一段?”梅丹佐說:“我們來做愛做的事吧。”我一掌拍掉桌下撫摸自己大腿的安祿山之爪:“在這?你瘋了?”梅丹佐說:“那去你家了?”我說:“不和你胡鬧。”
  梅丹佐正色道:“估計一時半會加百列搞不定,她可能會買到晚上。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在你那里坐一會,順便……”我說:“回去!僅此而已!”
  梅丹佐用“你真無趣”的目光看我很久。
  進入雪白的住宅區時,我老遠看了看自己的住宅,發現那里沒有人,松一口氣。同時有些說不出的……失望。
  滑落到房門前,拿鑰匙開門。梅丹佐一手撐在墻上,沖我拋個媚眼:“不邀請我進去坐坐?”我說:“我不邀請你就不進了?”梅丹佐說:“當然要進。”我說:“那還廢話什么。”
  梅丹佐又開始毛手毛腳。我卻突然聽到左邊的墻后傳來碰撞聲。
  我小心翼翼地繞過去,竟看到那里站了一個人。那人戴著羊角耳環,看去有些妖媚。耳環搖來搖去,他似乎在拉扯什么東西。然后我聽到他說:“請殿下放手。”
  我小心挪一步,終于發現他拉的是什么……是小屁頭。
  兩條小腿被阿撒茲勒抓著,小屁頭雙手抓著欄桿,表情倔強得可以吃下一頭牛。
  我被這一幕驚呆了。
  阿撒茲勒有所感應地回過頭。一看到我,神情立刻變得陰霾:“你究竟給殿下吃了什么*********?”蜜蜂版路西法抬頭看著我,小臉上掛滿汗珠。我回避他的視線。
  阿撒茲勒惱怒道:“神禁了他的法力,現在他只要一離開撒拉弗宮殿就會變成這樣!結果他還往這里跑!米迦勒,你就不能搬到光耀殿去?”
  路西法抿著唇,慢慢搖著翅膀,慢慢朝我飛來。
  我忙說:“你別過來。”
  路西法怔了怔,停在半空,翅膀舞得更慢了:“跟我回去……你一定要跟我回去。”我垂著頭不說話。路西法說:“快沒時間了。”我疑惑地看著他。
  路西法捂著肚子,嘴唇蒼白:“我有了你的……”
  “小米迦勒,你在這里做什么呢?”后面的話被梅丹佐打斷。我有些倉促地退到他身邊。
  路西法和梅丹佐都挺驚訝,就我傻了似的想跑。
  梅丹佐說:“路西法殿下?”
  “是。”路西法看看我,輕聲說道,“你們……”
  我深呼一口氣:“我們在一起了。”
  路西法攥緊小小的衣角,笑了笑:“你騙我的。”
  我說:“沒有。”
  路西法說:“你還在生我的氣。”
  我說:“我們已經分手了。”
  路西法沒有回答我的話,徑直從我旁邊飛去。我抓住他的的手,咬著牙說:“路西法你聽好,我們分手了。”我還相當壯烈地強調了“分手”兩字。
  路西法蹙眉,甩開我的手,快速飛走。
  我愣愣地站在原地。
  阿撒茲勒走過來,揚手一耳光落下。
  我被重重打退一步,剛好撞在梅丹佐身上。阿撒茲勒冷冷道:“以前聽別人說你廢物,我還不相信。現在我相信你不是廢物,你根本就是垃圾。”
  梅丹佐正想打阿撒茲勒,我擋住。
  阿撒茲勒走掉,梅丹佐也沒問原因,只摸了摸我的腦袋,嘆一口氣。
  我一下跪在地上,腦子里再裝不下別的。
  路西法最后看我的眼神,讓我真他媽連死的沖動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