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4)      第90章(05-24)      第91章(05-24)     

天神右翼97

半個月后的某一日,前三重天都陷入慌亂中。
  因為一大早就傳來消息說,貝利爾帶兵入侵天界,還使用了自蝕領域。
  我趕到第一重天的時候,魔界的軍隊早已潰不成軍。軍隊最前方,一個單翼黑袍巫師跪在地面,捂著胸口。而兩三個座天使在他的上空原地舞翼,長發在空中飄揚,均灑著圣水,作祈禱姿勢。
  霧氣繚繞的第一天光芒四射,無形的十字架在空中展開。
  我立刻飛過去,揮劍擊落他們手中的圣杯。
  “殿下,你在做什么!”一個座天使驚惶地看著我,“這家伙是大巫師啊,如果不殺了他,我們都保不了命!”
  我徑直走到那個巫師面前,捏住他的后腦勺,把他的臉掰起來,是一具骷髏。
  如果是貝利爾,在施展自蝕領域的時候翅膀也會變成骨頭。而且他一直學習的是純黑暗系魔法,如果真是他,在這里恐怕性命難保。不過我相信,貝利爾不會被區區兩三個座天使搞定。
  “這只是一個對魔法抵抗力特別強的骷髏兵。這么大的軍隊,難道就沒有一個主帥?”
  “可是,他是貝利爾啊……”那個帶頭的座天使依然不甘心地說。
  “我知道你希望他是貝利爾。”身后,然德基爾的聲音響起,“但是貝利爾如果這么好被你們征服,那我們也就不會吃這么多苦了。”
  “你怎么來了?”我問。
  “我們一聽說貝利爾又化身骷髏都給嚇著了,其他的大天使也在路上。不過這也太虛驚了些。”
  “慢著……”我看看四周橫尸遍野的戰場,又回頭看向然德基爾,“為什么他們要派這個軍隊來虛張聲勢?”
  “不知道。大概還在做垂死掙扎。”然德基爾先是滿臉嘲意,但很快長大了嘴,“殿下,你的背后……”
  “什么?”
  我甚至還沒有時間回頭,腰部就受到了重擊。
  身體立即前傾,幾乎從空中落下。所幸傷得不深,我再回頭,看到站在身后的大惡魔。
  那是穿著骷髏兵盔甲的瑪門。
  他舞動著骨翼,高高舉起毀滅之鐮,朝我劃來。我立刻抽出圣靈之劍,擋住那可以稱作龐然大物的武器。紅色的火焰順著輝耀往上飛竄,一次次與鐮刀的刀鋒擦出刺眼的火光。
  瑪門微微皺著眉,額頭上很快冒出汗珠。已經幾百年沒見他如此嚴肅地上戰場了。
  我把另一只手也壓在劍柄上,幾乎可以聽到自己骨節磨擦的聲音。
  兩人對峙許久,一聲刺耳的聲響,他的力量瞬間崩潰,在空中失去了平衡,后退了十多米。
  這時,烏列的倒映出現在輝耀的劍身上。
  “在虛無飄渺中享樂的天使們,請回到紛擾污穢的塵世之中,因為不潔的空氣,需要用你們的力量來澄清……”烏列高升吟誦咒文。
  眼前的瑪門剛想穩住身體,我就急速飛過去,又一劍擊在他的鐮刀上。他再支撐不住,直摔到天界之門外沿的階梯上。
  “——凈化吧!”
  不出一秒鐘,巨大的十字架和透明的翅膀在瑪門頭頂展開。
  瑪門已在天界之門外,魔法起不了攻擊作用。但因為他是大惡魔,純光系治愈對他也失效。
  “米迦勒,你好樣的,還想救他。”烏列咬牙切齒,舉杖,繼續吟誦,“昊天之鹿,浮動之獅,聽我之命令,暴落!——天雷!”
  頓時,電閃雷鳴,紫色的光劈向瑪門。
  我連忙用劍去擋,但還是無可避免讓魔法從劍鋒擦過,直擊瑪門。
  對付小魔法,瑪門輕松閃開了。下一刻,他用鐮刀柄攔住我的胸口,把我從后拖到天界之門外。
  又一次與他的對峙中,我隱隱覺得事情不對。
  如果他們是為了偷襲第一天,又怎么會鬧得人盡皆知?如果是為了開戰或是救路西法,怎么只帶這么點人?
  背脊一涼——路西法。
  “快,快回希瑪!”
  但是話音剛落,我就看到已經帶兵趕下來的梅丹佐加百列等大天使。
  “梅丹佐,你們快回去!”頓時情急,我大聲喊道,“他們是來救路西法的——快回希瑪!瑪門這里我來對付!”
  仿佛是為了堵我的嘴,瑪門的攻擊更加強力了。
  其他軍隊當下往回趕。
  “瑪門,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救走他么?”我有些氣憤,下手特別重,把瑪門連擊退幾步,“不要浪費時間了,回去好好想想如何和我們作戰——”
  這話說出來立刻就作廢了。
  瑪門身后高大的魔王,正在朝我露出微笑:
  “米迦勒,真的可以困住我么?”
  說完,手朝我們一指。
  一道黑火從地面冒出來,倏然擋在我和瑪門之間。然后他又指了我一下,一條黑焰從黑火墻壁中分裂出一條,纏住我的雙臂。
  印象里路西法施展魔法的次數根本沒幾次,更是頭一次和他對上。對黑魔法有一點了解,他第一個使用的魔法是暗黑炎壁,第二個是黑暗束縛,但是毫無緩沖和吟咒時間,也沒有自蝕領域……
  毫無勝算。
  “爸,把他抓回去。”瑪門擦擦嘴角的鮮血,惡狠狠地看著我,“居然下這么重的手,真是沒人性。”身后,貝利爾、薩麥爾、阿撒茲勒等人早已在等候。
  路西法沒有回答他,也不看我一眼,轉身就走。
  后來其他天使趕到時,路西法還沒走遠。但是他和其他魔族飛得不緊不慢,仿佛只是在散心。但是所有神族都留在原地沒有動。
  誰都知道,路西法一旦跨出天界之門,我們就不用再追了。
  當天晚上,我連光耀殿都懶得回去,直接在耶路撒冷梅丹佐的別院住下,后悔到徹夜難眠。我站在窗前發呆了大概四五個小時,一向不多安慰人的梅丹佐也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輕聲說:
  “小米迦勒,這真不是你的錯,不要再想了。”
  “我不管是誰的錯——路西法回去以后,肯定會想出辦法對付神族的祈禱魔法,以后我們難道又要處于劣勢……?”
  梅丹佐從身后環住我的腰,輕輕吻了一下我的耳垂。
  從這透過重重樹林,可以看到耶路撒冷仿佛建立在月下的尖樓房。
  我閉上眼,回頭回吻他。
  房內的燭火點點跳躍,人影晃蕩。
  梅丹佐將我推到窗上,將手探入我的褲子,指尖磨擦撥弄著我漸漸燃燒的欲望。
  “等一下……這窗子,外面人會看到……”
  我正欲伸手拉窗簾,他卻勾著嘴角,重重把我壓在十字窗上:“這外面都是樹林,而且都兩點了,沒人會看的。”的2d
  “你啊,就是有被參觀癖。”
  “你啊,就是急得像只頑皮的小白兔。”
  我對他的解釋感到惡心,二話不說開始刮他的衣服:“你完了,今天我上你。”
  “誰上誰還不知道!”梅丹佐動作比我還快,拉開我的衣領,笑笑說,“小米迦勒的胸肌總是讓人垂涎三尺……”
  我看著他,只曖昧地笑。
  他抬頭時,眼中已經寫滿濃濃的情欲。靠過來,吸吮著我的唇瓣。
  我剛抱住他的腰,就聽到一聲驚天巨響。
  身后的十字窗在剎那間碎裂。
  一個人抓住我的手臂。我都沒來得及照顧梅丹佐,人就已經被拽入空中。
  剛一回頭看到路西法的臉,四周黑霧忽起,離開了天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