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4)      第90章(05-24)      第91章(05-24)     

天神右翼98

創世日的下午,我在房里換衣服。看著桌上下午剛收到的第十一份創世日的邀請函,我終于開始感慨天界的辦事水平真是差。每種邀請函的顏色都不一樣,身份有N種,從不同部門發下來,簽名也不一樣,他們就沒想過這樣會給別人帶來困擾嗎?我不過是個小小的主天使,就有這么多份,那梅丹佐他們的邀請函不是要用卡車來運了?
  這一次創世日的年代比較神奇,所以整個天界的人基本都可以參加。圣殿里的東西是免費的,不過難得有次機會入第六天和第七天,不買點東西回去對不起國家。很多低級天使省吃儉用半年,就是為了好好享受這一個奢侈的晚上。
  我已經完全沒鈔票了,就是有機會到七天,也沒福氣買那些“人物級”天使才買得起的東西。
  剛換好衣服,把戲服和一堆邀請函拿上,窗門就當的一聲被推開,一條長腿從窗簾角搭下來。我惱了,提著一只鞋子就朝那里砸去。梅丹佐在后面鬼嚎。
  我義憤填膺地說:“下次從正門走!”
  梅丹佐跳下來說:“從正門你要裝不在家……這,你就穿成這樣?整一根素白菜?”
  我說:“我這叫白襯衫好不好?你沒見過?”
  稍微正式點的衣服,我一件都沒,這還是臨時買的,花了我三個金幣,肉痛啊。我把梅丹佐上下打量一番,學他的樣子挑挑眉:“喲,殿下,您今天結婚呢。”
  梅丹佐特臭美地跑到鏡子面前,理理披風,摸摸頭發:“怎么樣?你是不是被迷暈過去了?啊哈。”
  我說:“不錯,終于能見人了。”
  話剛一說完我就直往門外沖去,還不望把門砸上。沒隔多久就聽到門打開梅丹佐大叫米迦勒你給我站住。
  你叫我站我就站,那我多沒面子!
  剛出住宅區就看到滿世界的天使,翅膀更是絢麗多彩,二四六支,白黃藍金,什么款式的都有。梅丹佐跟過來,興奮地說:“啊哈,被我抓到了!”我剛想跑,梅丹佐就拎起我的領子,在我頭上亂揉。我大吼一聲:“放!我的毛都給你弄亂了!”
  梅丹佐一愣,放了。
  我還當是傷了他脆弱的小心靈,準備安慰幾句,可他立刻就開始捧腹大笑,還是喘不過氣來的那種。
  我抓了抓本來就很亂的頭發,撲騰著翅膀,跟跳芭蕾舞似的旋轉而上,往七天飛,卻又給他拉回去:“小米迦勒,就是個能天使都要騎獨角獸去,上車了。”
  被拖進了馬車,還沒坐穩,就從小窗里看到天馬暮雪般的毛抖了一下。
  一聲嘶鳴,身下一陣顛簸,天馬奔跑一段,倏然騰空而起,大起大伏的感覺讓我想起了坐飛機。沉重的馬車被八匹天馬輕而易舉地帶起,穿梭在云層中,進入圣浮里亞。
  豪雄的城門拔地倚天,被幾根巨大的羅馬柱隔開,頂端是一頭翹首向天的獅鷲獸。
  地面上投來無數條金光,在黑漫漫的天際中四處散播。
  馬車疾馳穿過大門,在空中殘留下一道明媚的星痕。
  慢著……七天竟然天黑了。
  我錯愕地伸出腦袋,看著幽藍幕布下的萬家燈火。
  帝都的霧市,熙熙攘攘全是人腦袋,金色的建筑因此顯得更加富麗堂皇。
  遠處的撒拉弗宮殿,更像摩乾軋坤的三個巨人,遠遠矗立在圣浮里亞極西處。
  梅丹佐說:“漆黑中的慶典會比較熱鬧……所以神熄滅了恒星的光芒。”
  這話說得跟熄燈似的簡單。
  我回頭看看他,無奈地搖頭,再看向外面。
  人人衣著綺羅,挽手而行。
  這時,有個小女孩天使猛地抬頭,指著我們的馬車說:“媽媽媽媽,快看,天上有風箏哩!”
  我探出腦袋,像吃了雞精一樣的興奮:“混帳!你見過這么抽象的風箏嗎?”
  梅丹佐把我往里面拉了拉:“不想你的小腦袋給別的車撞斷,就給我進來。”
  我脖子上立刻給砍了似的難受,烏龜似地縮頭,看著外面橫沖直闖的馬車,發現天馬飛行的速度真是如F1的感受,法拉力612。
  梅丹佐指了指一輛水藍色的獨角獸車:“加百列來了。”
  我點點頭,指著后面一輛淡金色的問:“那輛慢一點的,應該是拉斐爾殿下的車吧?”
  梅丹佐應一聲,指向騎獅鷲獸的金瞳男子:“沙利葉。”又指向騎天馬的蛇紋男子:“薩麥爾。”我說:“是不是說有戰天使都騎寵,所有法天使都坐車?”梅丹佐說:“基本上是。”
  這時,薩麥爾從懷中掏出一個閃光的小球,拋到空中。
  沙利葉從小腿上的箭囊中抽出箭,拉弓,射出。
  箭在黑暗中劃出微光,刺中小球。
  小球砰然爆炸,綻放出柳條般細碎的星光,緩緩落下。
  沙利葉興奮地舞著弓,拉拉獅鷲獸的韁繩,一路雀躍,一路歡呼。
  我說:“那是什么?”
  梅丹佐說:“是魔法球,慶祝節日用的。記住,不要在手中捏哦,不然你會變成烤使的。”
  我使勁大笑幾聲,又指了指一個頂著大紅花圈的黑馬車:“那是?”
  梅丹佐說:“說話結巴的那個。”
  汗……尚達奉也太那啥了……連馬車都跟自己長一樣。
  這時,梅丹佐忽然按住腦袋,悲壯地垂下頭:“不,我看錯了,前面的只是她的車……加百列在后面……”
  我往外看去……
  驚!
  加百列穿著薄紗制的晚禮服,長發用絲綢高高束起,大浪金波落于腰間,粘了許多百合花瓣。她赤著腳,露出長姣美麗的小腿,亭亭裊裊,步步生蓮花。
  看得出來她特地打扮過,所以驚人的美麗。
  可是,她騎的東西……
  她……她騎著獅鷲獸,還把冰晶高跟鞋放在獅鷲獸的腦袋上……
  整個天界,只有她一個法天使騎獅鷲獸,只有她一個女天使騎獅鷲獸,只有她一個天使……會把鞋放騎寵腦袋上……
  梅丹佐把我往里面拽,頭埋得老低:“米迦勒,你知道今天有很多新天使要來。”我點頭。他說:“別人問你我認不認識加百列,你記得一定要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