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3)      第90章(05-23)      第91章(05-23)     

天神右翼99

幾日以后,我在報紙上看到了魔界在第一獄進行軍事演習的消息。當時有些琢磨不透路西法的意思,通常會這么大張旗鼓地進行演習,多半都是為了威脅對方,并且奪回一些權力,不會真正開打。
  接下來,來見我的人居然是貝利爾。
  晚上空氣很陰冷,整個牢房陰森森的,他進來的時候一如既往穿了黑色的斗篷,布料摩擦地面簌簌的聲音聽得人毛骨悚然。
  月光透過窗欞照在他漸漸抬起的臉上,他看了我片刻,低聲說:“米迦勒殿下。”
  我立刻站起來,拍拍身子,靠過去:“貝利爾,你怎么來了?你還好嗎?”
  他打量著我,從頭到腳,面色蒼白。一片碧白中,他的瞳孔泛著深紅的光澤,甚至比他眼角六顆鉆石還要明亮。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我的臉上:
  “為什么……你會是生我的人?”
  我還在想著如何回答他的話。
  “你現在在想如何回答我的話么?”貝利爾揚起嘴角,“你們都是很虛偽的。”
  “這不是虛偽。你是我兒子,我是真心誠意希望你能認我,所以會想辦法找好的措辭來向你解釋。”
  “我是你的兒子?你看看你自己,再看看我,你說心里話說,你覺得我們像么。你又希望我們像么?”
  “這不是希不希望的問題,你和我長得本來就像。不過我還在上學的時候,上課總是想法子整老師,一點都不用心,還被朋友來整來整去的。你就不一樣了,你魔法比我好,長得比我好看,有那么優秀的成績,還有不少朋友。以后你一定會比我強很多。”
  貝利爾一臉置疑:“你是在說真話么?”
  “是啊。最重要的是,你還當著所有魔族的面拿下了六星巫師這個頭銜,實在帥得不得了。我以前真的不是什么好學生。其實偷偷告訴你……”我朝他招招手。他猶猶豫豫地靠近一些。
  “我在上學的時候,你老爸特別嫉妒我,還到處說我的壞話。后來我變小了,偷偷待在他的身邊,才知道他做過的很多卑劣行徑,令人不齒啊。”
  貝利爾更加懷疑了:“你說的我老爸,是什么人?”
  “當然是路西法了。”
  “他真的會做那種事?”
  “會的。”
  “真想不到陛下居然有這樣的癖好。”
  “什么陛下?那是你爸。”
  “可是……我和他相處依然好奇怪。”貝利爾皺眉,“我從小沒有跟父親待在一起過,但是總覺得身邊朋友和父親的相處模式,就像我和瓊斯船長那樣。陛下他扔了我以后,對我又很好……我很容易就被感動了,朋友都說我實在很沒骨氣。”
  “成大事者神經都有問題,我對你好就可以了。”
  “我什么時候說要認你了?”
  “唉,不認怎么可以。要認的。”
  “不認。”
  “要認的。”
  貝利爾有些氣急:“不認!”
  我長嘆一口氣,語重心長地說:“要認的。”
  最后他直接被我氣到語塞,一錘定音:“我今天來是想跟你說,我不知道那個我應該叫父親的人在做什么。我也不喜歡貝蒂。她簡直是我這輩子見過最花癡的花癡,你出來把她趕走吧。”
  “你爸爸風流,就原諒他一點了。”
  “你……你對他沒有感情了?”
  “有,但是我們現在沒在一起,他怎么做是他的事。”
  貝利爾沒回話,只舉起撒旦之魂,念了很長的咒文。大概持續了兩分鐘,路西法的魔法居然被他解開:
  “現在他正在晚宴上和那個叫貝蒂的女人親親我我,你要不要出去,自己決定。”走了兩步,他又退回來說,“不要嘗試逃出潘地曼尼南,你要出去,他立刻就會發現。”
  貝利爾走了很久,我看著空空的牢房發呆。
  既然路西法在和那個貝蒂親熱,我去湊什么熱鬧?逃出去以后,說不定他把我關在更小更變態的牢房里,還沒有可以讓我睡覺的魔法,我就完蛋了。
  半個小時以后,我出現在宴會正廳門口。
  我是真的很久沒有參加過魔界的宴會了。看著里面群魔亂舞,很多男女靠在一起調情,那股魔界特有的情色勁兒還有些不習慣。深紅鑲金的地毯直鋪到大廳盡頭,我立刻就看到了路西法。他身邊圍了好幾個女人,其中,翅膀已經染黑但依然沒有墮天的貝蒂離路西法最近,表情有些僵硬,還明顯被幾個魔族女人排斥。
  路西法做人真不夠意思,貝蒂這會兒在兩界都不好混。
  瑪門從良了,和一幫大惡魔在那里干杯。路西法反倒辭去完美丈夫的形象,又一次走上了桃色不歸路。
  琢磨了一會兒,我還是決定跟他說幾句。
  門衛直接呆了,見我進去了很久,才在后面大聲喊道:“米迦勒進去了!!”
  路西法徒然抬頭,他身邊的女人都花容失色地躲在他背后。
  這場景真是分外惡搞,怎么看怎么像悍妻捉奸。我有些尷尬,在幾百雙熾熱目光的注視下,走到路西法面前。
  路西法的黑發在夜晚顯得更加柔亮。他很久沒有噴古龍水,也很久沒有穿這種專門吸引異性的華貴衣裳了。這個場景足以驗證了阿撒茲勒的“路西法雄性引力定律”:只要他愿意散發一點雄性激素,所有女人會像被磁鐵吸引的圖釘,唰唰飛過來。
  他側著頭看我,晃了晃手中的高腳杯:
  “米迦勒殿下。”
  原本想問問他關于戰爭的事,但看看他身側的女人,我氣得腦袋發脹,干脆直接丟下一句:“等你清醒一點再說吧。”
  我剛一轉身,就聽到身后路西法放杯子的聲音。
  再下一刻,整個人身子不穩,被他推到長桌上。桌布一滑,把上好的紅酒香檳全部拉落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路西法壓上來,握住我的雙手,一個帶有酒意的吻就落在了我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