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23)      第90章(07-23)      第91章(07-23)     

天神右翼103

溪水明澈,萬壑爭流,透明的液體自冰洲石上流下,從下方透視著人的臉,覺得他們時刻在流淚。圣女坐在水邊,手指浸泡入流水中輕擺。
  路西法剛一上去,眾天使唏噓。
  拉斐爾站起來說:“米迦勒身體不好,由路西法殿下代他演。”
  議論更加明顯,卻在光束照在路西法身上時停下。
  路西法站在加百列身后,微微揚頭,下顎骨線條就像清幽的水灣,美麗得使人無法移目。他的雙手攤在身體兩側,與翅膀一起,慢慢抬起,仿佛可以擁下彌望的星辰。
  銀光退去,灰白落下,舞臺變成了一副破舊古老的照片。
  加百列手上的動作停下,她抬頭,再緩緩回頭。
  路西法款款而行,閑邁清雅,每一步都是十足的誘惑,亦是十足的恐懼,輕盈如同靈貓之足,褪盡紅塵萬物,自混沌中走來。
  加百列的赤足踏入溪水中,水聲琤然。
  路西法抱住雙臂,每一個神情都十分清晰,宛然在放慢動作。
  他說:“上帝造人是很不負責任的。他給了你一顆心,讓你去感受,卻不讓你去擁有。真正的傷害是出現在靈魂深處,你們將變成最殘缺的人。”
  加百列斷然說:“不!上帝是仁慈的!他可以給我們一切,他是萬能的!”
  路西法在彌散的煙霧中淡然一笑,就像冷寂的露華。
  “那……萬能的上帝為什么不殺了我這個魔鬼?”
  加百列怔住。的cf
  梅丹佐低聲說:“路西法殿下在演什么……臺詞不是這樣的啊。”退場的拉斐爾擦了擦汗,回頭看著路西法。我眼望神,他不動聲色,長發似銀海,被云水冰雪,日月光華互相輝映而出,流在地上。
  路西法說:“因為你們都愛慕虛榮,所以我愛你們。所以你們終將和我在一起,將在地心中央的火烈熔巖中,與我相聚。那自然是一個絕望的時刻,但你們會因為疼痛而忘卻對神的許諾,同時也會因為恐懼忘卻前生的愛與恨。在咆哮著的炙熱的巖漿中,在怒吼著的陰冷的寒風中,你們會明白上帝欺騙了你們。”
  我伏在桌上,有氣無力地說:“這句對了。”
  加百列說:“父神賜予我們生命,我們如果再貪婪得到什么,那我們和你又有什么區別!”
  路西法輕輕鼓掌,嘴角揚起:“貪婪?這就是人性,你既然擁有它,為什么不面對?上帝騙了你們。他給了我們一個完美的世界,卻沒給我們一個完美的靈魂……你知道是為什么嗎?”
  加百列說:“為什么?”
  猶菲勒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亂了,加百列殿下也胡來!”
  拉斐爾說:“她不是胡來。任誰遇到這種問題,都會想問的。”
  路西法說:“上帝不會允許超越他的人存在,因為……他同樣貪婪。”
  加百列說:“他自然不會允許!因為他是最偉大的!”
  梅丹佐輕輕搖頭:“小加百列哦,臨時想出的臺詞果然不行,簡直變成強詞奪理了。”
  路西法說:“上帝?我告訴你一個上帝的小秘密。上帝喜歡冷眼旁觀,他是個討厭鬼。他給了我們感情的直覺,但他為了自己的樂趣,為了娛樂自己,他立下了相反的游戲規則。
  “這是世上最大的惡作劇,要你看的到,卻不準碰。碰到了,又不準吃。吃到了,卻不準吞下去。
  “當你犯規時,他做了什么?他會樂不可支的嘲笑你。
  “當好運降臨,他會說‘那是我的功勞’;當厄運降臨,他會背過身說‘那是命運的安排’。要我敬仰他?門都沒有!
  “我寧可在地獄稱王,也不在天堂當奴仆!”
  最后一句說完,全場寂靜得連呼吸都聽得見。
  耶穌突然站起來。神揮揮手讓他坐下。
  加百列睜大眼,另一只腳也邁入溪水中。
  路西法說:“我挑動了一切人性潛在的欲望,我可以滿足你們的需求卻不批判他。因為即使再惡劣的人,我也不會拒絕他。我是個人道主義者,一個碩果僅存的人道主義者。”
  他慢慢走過去,向她伸出手。他在自信地微笑:“跟我一起墮落,美麗的圣女。自由的意義,就是永遠都不用說抱歉。”
  霜溪在他的臉上映出條條銀光,他的美艷賽過所有耀眼明星。
  他說:“相信我,我會帶你走向另一個天地,我會讓你感受到人性的瘋狂。
  “沒有人會否認,世界終將是我的。”
  加百列伸手,輕收一下,又慢慢伸出去,試探性地放在他的手上。
  梅丹佐驚道:“天。”
  我咬住牙關,撐著身子坐起來。
  拉斐爾提劍,忙沖上臺去。
  一劍刺向兩人的手,全場嘩然,很多人開始不滿。主角反倒成了打岔的壞蛋。
  猶菲勒按住太陽穴,輕吁一口氣:“這下完蛋了,把撒旦美化,路西法殿下肯定會被神責罰。”另一人說:“加百列殿下也是……完全入戲了。不過我要是圣女,我也墮落了。”
  梅丹佐難得神情凝重。
  知道點內情的人,都知道路西法在做什么。
  臺上一陣激斗,路西法和拉斐爾拼斗,身輕如燕,黑羽落在水中,分外觸目驚心。
  加百列站在溪水中,看上去有些尷尬。
  路西法一邊閃躲,一邊拉住加百列的手,扯到自己身后,眼神溫柔:“你小心不要被誤傷。等我戰勝他,我會帶你走。”
  加百列身高只及他的肩膀,看上去分外弱小。
  路西法抽劍與拉斐爾搏斗,加百列慢慢掏出匕首。
  匕首的光如同毒蛇的獠牙,陰寒閃爍。
  她高舉匕首,刺入路西法的背脊。
  很多女天使失聲尖叫。
  路西法身體一震,手中的劍徒然落地。
  他轉過身,不可置信地看著她。
  拉斐爾再一劍刺向他的胸膛。
  鮮血順著劍柄,緩緩流出。
  路西法跪在地上,加百列竟沖過去接住他。
  銀光下,路西法的面孔格外蒼白:“你忘記了我們的過去,不再在意我的感覺。
  “我知道。我懂……這個世界上,背叛只是遲早的事情。”
  加百列抱住路西法的脖子,眼中閃爍著淚光。
  他的眼中流淌出鮮紅的液體:“只是我沒想到……我真的想不到,殺我的人……是你。”
  加百列的淚珠滴混入他眼中的血。
  路西法微笑:“別害怕,孩子。你看到的不是血……而是我的淚。”
  路西法閉上眼,身體化作一道銀光,散去。
  加百列抱著雙膝,失聲痛哭。
  觀眾席里傳來嗚咽的聲音。
  舞臺上,拉斐爾無力地牽起加百列,照本宣科地念著臺詞:“撒旦已遭神譴,我們從此可以幸福快樂。”
  許久,梅丹佐焦慮地說:“戲演砸了就算了。這一下犯了大忌,不知道會怎么樣。”我已經快要失去意識,腦中的東西越來越復雜,越來越亂套。我不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么。
  可是,我要找他。
  路西法就在前面,脫去戲服,金發散在白色絲絹圣服上,依舊光輝耀眼,高貴得令人無法逼視。
  他像有所感應一樣抬頭看著我,眼睛是一汪不見底的海洋。
  一切都還來得及。
  而我聽不到。的be
  他在看著我,他站在那里看著我。
  我朝他飛速跑過去,一路撞倒別人的桌盤,引來抱怨聲連連。
  我停在他的面前,費力地喘氣,卻不知從何說起。
  “偉大的耶和華,今天我送你最后的祝福,希望你‘永遠萬能’。”路西法沒有看我,也沒有看神,不帶感情地闡述道,“我將放棄叛變,離開天界,帶領我的部下,還有我的愛人。”
  路西法轉過頭,對我微笑,向我伸出手。
  一時的心情難以描繪,我將手放在他的手上……
  可是,還沒碰到他的手,整個世界就變成一片混沌。
  我在天旋地轉中陷入深淵。
  一個玩味的聲音在我耳邊說:“正義的大天使長,米迦勒殿下,童話到此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