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23)      第90章(07-23)      第91章(07-23)     

天神右翼104

周圍的空氣變得渾濁,身體變得沉重。我睜開眼,慢慢坐起來。眼前有一團模模糊糊的黑影,隱約可以看到他背后長了一對骨翼,眼睛是紅色。他的聲音帶著十足的挑釁和輕蔑,讓人聽了很不爽:“膽小如鼠的米迦勒殿下,我等了您兩年,您好歹也道個謝什么的?”
  我晃晃腦袋,看見他的臉,驚道:“路,不,楊路!”
  楊路笑道:“是我,有疑問么。”
  我看看左右,環境十分眼熟,天邊是石瓜色的晚霞,云朵斑駁,川氣四起。不遠處,一個石雕巨門,高聳入云,仰頭才能看到頂。我的靈魂剛到天界的時候,來的就是這里。
  這里是天界的入口。
  “路西法……路西法!路西法在哪里?”我站起來,看著天界之門,“你為什么要把我帶到這里來?!我要去找他!”我朝天界之門跑去,卻被楊路拉住手。
  我使力搖晃手臂:“放!放開!我要去找他!”
  楊路說:“我是實在不想等了,才讓你提早回來,可你應該想得起后來發生了什么事才對。”
  我瞬間失去反應。
  “而且你要找路西法殿下,也不該往上跑啊。”他指指下面,笑道,“應該往下找。”
  什么是夢境……
  什么是真實……
  天國副君,。
  路西法所有的稱號,圣潔,都被神除去。
  不是,真的。從我到天界開始,直到現在,我竟然一直……活在過去。
  楊路說:“現在是耶和華歷8731伯度,13921年,一月一日,路西法歷,7020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啊,天界和魔界的時差是九天九夜,這你肯定知道。”
  九天九夜……
  《天界史》和《魔界史》都有記載,天界魔界間永遠相差九天九夜。
  那是因為自耶和華歷8731伯度,6900年一月四日起,路西法在混沌中耗了九個晨昏,墮落于地獄。那一日,古龍曳著天上三分之一的星星墜落,即是天界三分之一的天使尾隨他而去。他們在第十日的清晨,將魔界占領。
  一月十四日,路西法登上魔王寶座,賜所有魔族以漫長的生命,受到民眾愛戴。他定羅德歐加為帝都,宮殿名萬魔,標志為逆十字架、六芒星及倒掛五芒星。并以一月十四日為墜天日,此為魔界最大的假日。
  隨后路西法于紅海找到莉莉絲,兩人在萬魔殿舉行了魔界有史以來最盛大的婚禮。很快兩人生下魔界的小王子,七原罪中司貪婪的惡魔,所羅門七十二柱魔神之一,瑪門。
  瑪門天性力量強大,邪惡狡猾變態,但絕對是個孝子。當他十二歲的時候,就動用了強大的法力與人力,替路西法造了新的宮殿,潘地曼尼南。
  新生事物的發展速度永遠驚人,就像魔界。
  我捂著腦袋,想起自己當初做的,所有瘋狂的事。以及自己被嫉妒燒紅了眼,向路西法下戰書,千年后的對決……失敗的逃竄,天界的恥辱,我輸得一塌糊涂,丟盡了神族的臉。
  那個晚上,路西法在紅海高傲地笑,溫柔,慈悲,神圣,所有天使能擁有的,他尤為出脫的東西,統統消失了。
  他越來越美麗,同時也越來越邪惡,就像開滿魔界的曼珠沙華。
  以致于我再不敢見他。
  上帝將自己賜予他的光輝收回,放在一個小盒里,交給我保管。
  一年后,梅丹佐生了我的孩子,是個漂亮的男孩。
  我把盒里的善良、光輝、感性、善良……以及一切路西法曾擁有的東西,全部都贈與了這個美麗的小天使。
  梅丹佐問我,該給他取名叫什么。
  我說,哈尼雅。
  然后我抱著孩子,對他微笑,輕聲說,哈尼雅,不管你遇到怎樣的困難,怎樣的挫折,父親都希望你能美麗,堅強,勇敢,自信。
  就像給予你這一切的那個人。
  再后來,我的行為更加失常,天天請求神給我機會,讓我去見路西法。
  神斷然拒絕。
  我忍了一段時間,再次無法自控,跪在圣殿門外,求他讓我見見路西法,哪怕只是一眼也好。
  神依然拒絕。
  我在諸神的黃昏中立下的威嚴又一次掃地,副君求神讓自己見魔王的事傳得沸沸揚揚,甚至到了魔界,成為了他們的笑柄,茶余飯后的八卦。對于這件事,梅丹佐依然只是一笑了之,而我覺得自己再這樣下去只會害了自己,害了他。
  將與路西法在一起的記憶最后回味了一個晚上,用魔法將它們除去,分開裝在不同的水晶球里,扔下創界山,自此無欲無求,全心侍奉主,侍奉神。
  后來梅丹佐自然說我變了,不少和我相處的人都說我變了。加百列說話最毒,她說我已經完全沒有靈氣,死板得像個古鐘。我無言以對,至少這樣對天界是好的。
  經過幾千年的演變,魔界突破一個又一個的飛躍,天界同樣在改變。
  魔族與人類,與精靈頻繁交往,絲毫不擺架子,努力提升自己。而天界比以前保守,而且是越來越保守,最后竟到了完全肅穆的程度。
  其實在不知不覺間,天界已比魔界弱了太多太多,只是愚昧的天使們仍在“最高種族”的光環下做夢,自以為很強。就像1840年以前的“天朝上國”。
  直到后來,魔界作好充分準備,蓄兵攻打天界,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把第一、二重天給攻下,勝利得好不光榮。
  而天使們依然說,他們是用卑鄙的手段,我們仍未發揮全力,我們不把他們放在眼里。
  呵,尷尬的神之一族。
  楊路說:“既然知道打不過,就干脆投降,躲到人界去有什么意思?還不是立刻就被捉住了。”我說:“什么……躲到人界?”楊路蹙眉:“算了,你不可能全不記住。梅丹佐說你總共丟了三個裝有記憶的水晶球,我們只找到其中一個而已。不過,這一個已經足夠讓你想起你該記起的事。”
  我看著面前的天界之門,它染上千萬年神圣的滄桑。
  我不是因為畏戰跑的。
  可是為了什么……我記不清楚。
  楊路說:“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不過我倒沒想到,路西法殿下的魅力竟比不上你對權勢的企及。幾千年的大天使長當夠了?覺得爽么?莉莉絲殿下的位置都比你在天國副君高。事情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你很后悔吧?當初你要隨著路西法殿下墮落了,半個魔界都是你的。何必去當耶和華的走狗?”
  我打斷他:“別說了。”
  那一日,我把手放在路西法手上時,神憤怒了。他將路西法趕出圣殿,并號召軍隊消滅他。
  三天三夜的激戰,天是光輝與蒼茫,地是黑暗與火光。
  路西法的叛軍原本就要打敗所有的天使,可我出現。帶著父親留下的圣劍火焰。
  路西法把我拉到他的身后。
  然后,神譴的一幕在創界山發生了。
  那一剎那,所有戰天使一擁而上,亂刀砍向路西法。
  而他身上似乎只有一處傷,便是我刺下的。
  他從創界山墮落,是因為最后一劍,我刺穿他的胸膛。我當時真的是瘋了,一劍刺下去還不夠,還用力推向劍柄,生怕它扎得不夠深。
  路西法沒有反抗,沒有說任何煽情的話,他只是看著。
  沒有驚訝,沒有憎恨,沒有哀傷,只是靜靜地看著。
  直到我推他落下創界山,他的身軀在空中飛速墜落,他的視線都沒有移開過。
  這場大戰被稱為諸神之黃昏。戰爭的結果是天界勝利,神將反亂的天使和人類都趕出了伊甸園,路西法成為地獄的君主,撒旦。可是在被趕出天界之后,人類沒有足夠的力量建立新的世界,于是只有留在無垠的地獄紅海,即人界。
  之后,神授予我神之王子、正義天使的稱號,把天界戰天使團的統領權交給我。并且代替路西法的位置,成為大天使長,得到天國副君,光之君主的稱號。
  諸多人有所不服,我站在至高處大聲宣布,誰不滿意,請出來擊敗我!
  沒有人。一個都沒有。
  在天界,權勢就是至尊。
  呵,尷尬的神之一族。
  楊路笑得有些詭秘:“大天使長殿下,你在睡夢中無數次問什么是真實,什么是幻境……呵,回頭看看你身后神秘的天界,試著進去看,你會很樂意回到真實世界。”
  我展翅飛起,羽翼在風中震顫。
  舞過煙云四起的天界,遠處荒廢的莊園,古老的城堡,一切一切,神圣的記號。
  耶路撒冷外的清流,水中的景。
  迷霧森林幻境里,萬物在慢慢蘇醒,我看見里面,自己的倒影。
  黃金六翼,番紅長發,脫去當年青澀稚嫩,儼然已是一個成年的男子,美麗光輝,如同那一年,自圣光中走出的。
  我站在耶路撒冷的至高處,四面八方吹來的風,鼓滿我的圣袍。
  耶路撒冷早已易主,管理者的名字是米迦勒,城中央早在幾百年前,換上他美麗的雕像。
  我聽見帝都傳來的鐘聲,與城中鼓樂遙相呼應。那曾經有過的繁榮與夢想,一點一滴,攢積于心。
  天上的星星,地上的眼睛。
  霧散,夢醒,我終于看見真實。那是千帆過盡的沉寂。
  ---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