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3)      第90章(05-23)      第91章(05-23)     

第5章

終于追上卡洛,他倒沒再繼續唾罵加百列,給我說著別的:“說個,坐騎也是階級的象征。戰斗力從低到高是這樣,天馬獨角獸,獅鷲獸,龍。龍還分很多亞種,就不多廢話了。喜歡高雅的人都騎天馬獨角獸,喜歡強大的人都騎獅鷲獸。天界養龍的上級天使不少,真把他們當坐騎的沒幾個。我所知道最好的,一是梅丹佐殿下的金龍,一是路西法殿下的黑龍和白龍,一是拉斐爾殿下的紫晶龍。其實,龍的好壞是按命名來分的。以金屬命名的龍,都是正義之龍,以色彩命名的龍,都是邪惡之龍,以寶石命名的,站中立。所以,路西法殿下養他那兩條龍的時候,還被神責罵過。后來不知是怎么回事,不了了之。”的1f
  原來,所有“硬龍”都是好的,所有“色龍”都是壞的。
  說來說去,我稍微清楚的人,就只有路西法和米迦勒,而且只知道前者是西方大魔王,后者是大天使長,都是在路西法墮天之后的事。問了半天,大概知道了拉斐爾是個智天使,還是個大天使,掌管第二重天。而第二重天的有個作用,就是關押勞改犯。而我,又很不幸地成為勞改犯之一。所以,拉斐爾是我的臨時上司。
  而梅丹佐呢,是天界第一色天使,那風流韻事啊,真是用籮筐都裝不完。對他來說,禁果不是禁果,而只是隨手可以拿到的蘋果。他的目標就是在有生之年把所有他能泡的女天使泡完。
  不過都說花花公子與色狼,是前者包含于后者的關系。也就是說,花花公子是色狼,但色狼不一定就是花花公子。要當個合格的花花公子,首先比必須有足夠的鈔票當紙燒,有足夠的跑車讓他飆,還一定要有個結棍的家庭背景,就是犯法都有人給你擦屁x。
  據說梅丹佐的工資是整個天界里頭最高的幾人之一——當然,路西法和耶穌除外,他倆已被人看作耶和華的一部分。梅丹佐拉斐爾那一幫大天使,穿的衣服都是在最有錢的七重天里最繁華的一條街的最貴的一家店量身定做的,每平方厘米,兩百七十五個金幣。
  這家店的名字惡俗到了極點,叫路西法之吻。黃金四翼天使只敢進去逛逛,藍光四翼天使只敢在門口晃晃。至于兩翼的,根本沒法到那個地方。
  這時的我,對天界的金錢沒有概念。等過一段時間后,我開始在天界打工,拿著每小時四銀幣的薪水過日子時,再倒回去想想那群敗家的,我他x的就想說一個詞:rubbish!
  傳說梅丹佐已經彪悍到一定境界了。據說他每次過生日,都要在家中開大型的香檳party,帶上n個女天使,每個天使都和他有一腿兒,可他不記得任何一個人的名字。
  再來,光明天使尚達奉曾經寫過一本書,名叫《帝都色魔的罪惡》,生在圣殿外的天使做過的壞事兒,都給公布在上面。里面罵得最多的人,就是梅丹佐和路西法。
  要說耶和華知不知道他的破事兒?肯定知道。咱問過卡洛,耶和華會不會離開圣殿,卡洛說了一句話把我嚇得打了個哆嗦:神,無處不在。
  照他這么說,我到了天界,要有了需求,都不能diy。更別說跟別人那啥。
  但是關于原來的伊撒爾和梅丹佐的事,我到底還是沒問出來。
  莫非,莫非,他們倆有奸情?喔呵呵……汗,最近我被咱班的同人女搞瘋了。
  很快的,我和卡洛抵達了禁閉之地,然后我被狠狠shock了。
  面前一片藍灰色的城堡,城堡前是一片大到不行的廣場,廣場兩邊是草坪,草色帶灰,卻修得比足球場上的還整齊。廣場中央有一面巨大的方鏡,鏡框上盤繞著荊棘與玫瑰。視野中就是一幅歐洲古堡圖,所有東西都是灰暗的,唯獨那鏡框上的玫瑰是鮮艷的,嬌得幾乎滴出血來。
  盡管有些蕭索,可古堡華麗成這樣,怎么可能是……牢房?真是牢房,我寧可在這里住上一輩子。
  卡洛指著那面鏡子,對我說:“那是拉斐爾殿下的風鏡,分正反兩面,正面朝城堡,反面朝外。反面是你現在的樣子,正面是你一百年后的樣子。同樣的鏡子還有三塊,分別是火,水,雷。火鏡可以看到你最希望變成的樣子,水鏡可以看到過去的自己,雷鏡可以看到對你影響最大的人。”
  我點點頭,朝風鏡反面慢慢走過去,周遭一片廣虛。卡洛跟著我走過來,我看到了鏡中的兩個人。后面的少年銀發銀眼,像只未熟透的蘋果。而前面那個……
  我微微睜大了眼。
  這就是我現在的模樣?
  一個纖細高挑的少年,皮膚白皙。短短的棕色卷發,碎碎亂亂,留海垂在額心,下面是一雙棕色的眼。除了眼眶比以前凹陷,鼻梁比以前高挺,其他地方和我在人間的相貌差別不大,還是那么英俊瀟灑風流倜儻,哎,怎么得了哇。原來伊撒爾是黎彬的混血兒版。汗。
  鏡中的少年穿著一身短打白衫,絲制的布料,輕飄單薄。盡管衣服很小,卻依舊空蕩蕩的。暴露在空氣中的四肢修長筆直,腳穿一雙棕皮短靴,皮靴上有個精美的小銀扣。
  我慢慢轉身,鏡中的少年也跟著轉身。
  我看著自己的雙翅,帶著一點灰色,卻是屬于我的。輕輕一動,翅膀緩緩展開。
  真的……太不可思議。
  然后,我聽到站在鏡子另一面的卡洛在輕聲嘆息:“哎,難道我又要荒蕪度過一百年?”
  我走過去,看了看鏡中的他。
  好像,是沒有什么改變。
  我笑道:“呃,不會啊,翅膀白了許多。”
  剛笑到一半,我和卡洛都傻了。
  因為我們同時看到了鏡中的伊撒爾。
  我慢慢張大口,鏡中人也慢慢張大口。
  我的祖宗啊,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