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10-16)      第90章(10-16)      第91章(10-16)     

第6章

幻覺,我看到的是幻覺。幻覺,我看到的全是幻覺。此時此刻,我最大的感觸就是,我肯定沒有穿越,我只是被那飛車撞暈,其實我還在咱們學校,一睜開眼就可以看到小美冒著桃心眼,追著那個叫楊路的大色狼跑……
  我拉住卡洛的翅膀,往后拽:“走,走了。咱們都看到幻覺了。”卡洛一把打掉我的手,還站那鏡子面前發呆。我拉著他走:“鏡子出故障了,我什么都沒看到。”
  什么都沒看到什么都沒看到。我沒看到自己穿著會發光的衣服銀靴和會發光的黃金翅還是六根,更沒看到自己的發色變成了火紅的比泰瑞爾標準24k金還要耀眼。
  “伊撒爾,風鏡不可能出錯。”卡洛喃喃道,“伊撒爾……”
  他忽然一爪子勾住我的脖子,激動地喊道:“你變成六翼天使了!只要一百年!一百年后,你變成六翼天使!你知道六翼天使代表什么嗎?還是黃金翅的!一百年后,你超過了尚達奉、泰瑞爾、還有加百列那個死女人,和拉斐爾殿下梅丹佐殿下并駕齊驅!三人之下,萬人之上!”
  由于是風鏡,所以鏡面本身帶著些金色。這樣一來,六支黃金翼顯得更加耀眼。一道微風吹過,紅發與金羽輕微舞動。我微微笑了笑,鏡中的天使亦微笑,只是因為服飾與羽翼的改變,整個人都變了。高貴,優雅,像個真正的大天使。
  只是開心不起來。
  除了裝飾的改變,連眼神也變了。那看著人的目光,都像個大天使。也就是說,沒有欲望,沒有激情,甚至,沒有情緒。
  一百年后,我還會在這里嗎?
  還是說,這一百年內,我回到了人間,而這個眼神,是屬于伊撒爾的?
  人類向往天使,是因為天使神圣不可褻瀆。人類希望與天使相愛,是因為他們喜歡污染高貴美麗的東西。就像一個中國男人骨子里剔不掉的處女情節。
  如果這個大天使是我,是黎彬,那我寧可一輩子都背著兩個灰翅膀到處跑。
  這時,卡洛忽然冒出三個字:“為什么……”我從鏡中看著他。他站在我身邊,翅膀因此顯得更加灰暗:“為什么你變了,而我沒變?”
  我一愣,明白了他的意思。
  卡洛回頭看著我,眼神說不出的復雜。
  是,我變了六翼天使,而他沒有。我們是朋友,而我沒有幫他。
  我對著鏡子淡淡一笑,跨步走到卡洛面前,站直:“卡洛,這才是我。難道說風鏡說我會變成大天使,我就真會變了?若我現在一頭撞死在樹干上,那風鏡還準確么?”
  卡洛怔了怔,橫我一眼:“問題是你會撞死在樹干上嗎?”
  我笑:“不,我只是打個比方而已。答應我,以后不要再看什么風鏡水鏡的。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我要成了大天使,怎么可能不幫你?你是,呃,我失去記憶以后第一個見到的人。我這人呢,有點雛鳥情節,哈哈。”越說越離譜,大汗。
  卡洛寬心了些,拍拍我的肩,朝城堡里走去。
  城堡走道十分寬敞,卻有些灰暗。房頂極高,輕輕走路,都會發出回聲。左右兩旁隔幾米就會蹦出一個岔路,但卡洛指著前方道:“走到盡頭。”
  實在受不住腳步的回聲,展開翅膀飛過去。遠遠就聽到大堂里傳來吟誦聲:“你當倚靠耶和華而行善,住在地上,以他的信實為糧……又要以耶和華為樂,他就將你心里所求的賜給你。當將你的事交托耶和華,并倚靠他,他就必成全。……他要使你的公平明如正午。你當默然依靠耶和華,耐性等候他。不要因那道路通達的和那惡謀成就的心懷不平……”
  聲音半死不活,讓我想起了教堂的神父,催眠高師。我和卡洛站在大堂門前往前看,發現里面比走道寬了起碼十倍。然后是一個通往下方的樓梯,下面坐了滿堂的灰翼天使。中間一條寬道,道上鋪了紅地毯。靠,真是教堂啊,我逃~~~
  往后飛了一段,結果撞到個物體,撲騰,不穩,摔地上了。
  回頭一看,是個人。不,該是天使。再一看,還是人。因為他只穿著牧師似的黑衣,并無翅膀,戴著帽子,只能隱約看到臉的輪廓,額前有幾縷紅發,似乎長得還不錯。
  那人問道:“不要在門口逗留。”
  說的話是沒什么,那聲音,就在命令啊,他懂不懂什么叫“請”?混帳,沒個翅膀的還拽成這樣!我展開翅膀,飛起來:“披了黑衣就成撒旦了?你當你誰呢你?”
  那人道:“卡洛,他是你什么人?怎么把撒旦掛嘴邊的?”
  卡洛臉色煞白:“伊,伊撒爾。”
  那人抬起頭看著我,我一呆,他娘的,太驚艷了!
  我一邊飛逃,一邊破口大罵:“你個蠢蛋飯桶!畸形笨豬!變態王八蛋!你打呀!你打不著!爺氣死你!哎!你打不著!嘿嘿!媽媽瞇的你瞎呀!你打不著!”
  那人眉頭蹙起。
  我更加來勁了,一邊在空中旋轉翻筋斗,做著各種各樣的高難度動作,一邊罵道:“打不著,鼻生蔥!老妖怪,長紅毛!你打不著!你有本事你來咬我呀!傻了吧!嘿嘿!爺會飛!嘿嘿!來打我呀!來咬我呀!你不咬我你不是人咯!哎喲!……”
  一個未留神,掛門欄上了,翅膀與大勾子攪在一起,掙扎了幾下沒弄開。
  我正急得出汗,卡洛忽然跪下來,翅膀都腌了:“他,他吃了忘魂果,所,所以什么都忘了,請拉斐爾殿下寬恕!”
  拉斐爾?
  …………
  我操,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