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4)      第90章(05-24)      第91章(05-24)     

第9章

瑪門走到人群前頭,看著公爵們挑選的奴隸,每一個都是又高又壯,精神奕奕。
  “就這些嗎?”風琴一般低沉的聲音,透進最暗的幻想角落。
  戴著黑帽的鳥爪公爵說:“殿下如果覺得不夠,自然可以再選。”
  瑪門走近大片奴隸群,惡魔特有的紅眼掃過每一個人。
  正是因為年長了,酥骨的妖媚才會從一舉一動中透露出來。
  最后他路過貝利爾,停了一下,繼續往前走。把貝利爾這一排的人都看完,才又倒回去,指了指貝利爾:“這一個。”
  貝利爾忙說:“為什么,殿下。”
  瑪門說:“進了潘地曼尼南,自然有你要做的事。”
  貝利爾說:“對不起殿下,我不想去。”
  我知道貝利爾在想什么。他想進潘地曼尼南,但是不想以這種方式。他要博取功力,成為高官貴族,住進去。孩子永遠不懂什么是忍辱負重。先在里面當仆人,出人頭地的幾率絕對比自己奮斗來得高。
  瑪門說:“不想去?那你進來做什么?”
  貝利爾說:“我是送奴隸們進來的,殿下。”
  瑪門說:“你是瓊斯船長手下的人?”
  他要說什么我幾乎可以猜到。瑪門那牛脾氣,人家越不愿意,他就越要逼迫。在這方面,他差他老爹遠了去。像米迦勒幾次奔回天界,是瑪門的話,不會像他老爹那樣放手,絕對死捆住他讓人二十四小時監守。
  貝利爾說:“是的,殿下。”
  瑪門說:“他說過,他手下的人我們都包了的。”
  瓊斯隔得老遠就說:“瑪門殿下,你可以自由帶走每一個人!”
  真是堂而皇之地進行人**易。
  瑪門沖貝利爾挑挑眉。
  貝利爾說:“可是我真的不想去,我熱愛奴隸船上的工作,殿下。”
  事實就是,潘地曼尼南的薪水比奴隸船上高一倍,但是每天固定四五小時,還不讓加班,以他的水平又沒法在別的地方工作。他賺不了黑錢。
  瓊斯說:“貝利爾,別給我瞎嚷嚷,跟瑪門殿下走了!”
  貝利爾沒理他,對瑪門說:“魔界法典第十七章第二百八十三條規定,所有魔族不得在未經本人許可時販賣奴隸。這個是您父親以及議會頒布的,所有魔族一視同仁,殿下。”
  瑪門的神情略顯詫異。大概沒想到奴隸都會看法典。
  事實就是,貝利爾只背得這一條及上下幾條。
  瑪門說:“你想拿我父親出來壓我?”
  貝利爾說:“我只是在強調法典的權威性而已,殿下。”
  瑪門說:“你能不能不要一直殿下殿下殿下的?”
  貝利爾抬頭,正對上面前年輕的臉:“我這是對您的尊重,殿下。”
  瑪門與他對視片刻,微微勾了勾嘴角。
  瓊斯說:“貝利爾,你回去后我要給你好看!”
  貝利爾說:“魔界法典第二百八十四條規定,不得對奴隸施加體罰,船長。”
  腳底的黑貓在輕蹭著瑪門的靴子。雖然外貌打扮變了,可瑪門的氣質仍介于稚氣與成熟間。以貝利爾的話說,就是:老女人和少女都喜歡的類型。
  這個還要問?
  瑪門說:“好吧,既然你不想去,我不勉強你。不過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貝利爾說:“殿下請盡管問。”
  瑪門的聲音忽然放得很輕:“你說你崇拜我爸,原因呢。”
  貝利爾笑:“那是因為我坐夢都想抓住他的頭,在錢上。”
  貝利爾的表情漸漸變得奇怪,瑪門禁不住輕笑。
  “殿下怎么聽到我們講話的?”
  瑪門擺擺手:“這你沒必要知道。墮天日的競技一結束,我們會在羅德歐加的鬼魂酒吧聚會,你也可以去。”
  鬼魂酒吧的名字取得真是地道。因為是鬼魂開的店,而且里面從廚師到調酒師到服務生都是鬼魂,所以叫鬼魂酒吧。鬼魂的階位并不高,按道理說應該是在第一獄到第二獄間生活。可鬼魂酒吧是魔王特地掏錢弄成連鎖店,第一獄到第八獄都有,而且鬼魂店長還特敬業地讓鬼魂散布在每一家店,除了第七獄,調酒師里混了兩個孿生小惡魔,名字還很搞笑。
  貝利爾說:“殿下請客嗎?”
  瑪門一只眉毛挑起來:“入場費只要兩安拉,你都付不起?”
  瞧瞧,這就是這倆父子間的最大差距。如果是路西法,絕對是一臉微笑外加紳士地點點頭“如果你肯去,那當然”。
  貝利爾說:“我一天的薪水都沒有兩安拉,殿下。”
  瑪門說:“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是窮人。到時候來吧,我付就是了。”
  這話說的真XX傷人,小貝利爾,別哭。
  貝利爾說:“多謝殿下,再見。”然后走了。
  剛走到大門等奴隸大隊浩浩蕩蕩回船,穆林第一個出來把貝利爾打了個滿頭包:“你怎么這么愚蠢!瑪門殿下親自挑中你,你居然不肯去!”
  “穆林,這就是你的不對了。”瓊斯走過來,開始的盛怒變成淫笑,“貝利爾,今天我幫你演戲,你以后得了好處,別忘和我分一點。”
  貝利爾第一回聽別人說話聽得這么茫然,穆林也跟著茫然。
  “嗯,瑪門殿下是要比臭屁桑楊沙好得多。”瓊斯若有所思地摸了摸頰上的黑胡子,“英俊,年輕,身份高貴,重點是多金,更重要的是單身。但是,據說他不是同性戀。”
  穆林這下也反應過來,臉擰成一團:“船長,你在想什么啊?”
  瓊斯說:“對了,瑪門殿下不是約你去靈魂酒吧么。據說路西法陛下去那里的頻率更高……哈哈,路西法陛下可是死了愛人的,愛人還是個男的。”
  穆林靈機一動,推了貝利爾一把,幾乎把他推到地上:“那倒是真的,你和米迦勒長得這么像……親愛的,去勾搭魔王吧。”
  “船長,你們的消息也太落伍了。”一個男惡魔不知道從哪個角落鉆出來,“沒聽說很多魔族都專門在那里等么。可每次路西法陛下去,都是坐馬車直接停在酒吧門口,穿著斗篷蓋著臉,勾著另一個穿斗篷的人進去,然后包下酒吧,直到離開。”
  男惡魔叫胡迪,奴隸中薪水最高最得瓊斯信賴的一個,還管轄所有奴隸。
  穆林剛想接話,貝利爾就狂奔而去。
  幾人一起回頭,看著他沖過去的方向——桑楊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