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3)      第90章(05-23)      第91章(05-23)     

天神右翼33

天界人的生活節奏慢得可怕,規律得更可怕。晃眼間幾個月過去,覺得就像只過了幾天。這段時間一直有路西斐爾陪伴,不覺得無聊。至于卡洛,基本沒有聯系。一天上課排戲排戲上課,晚上還會被個臭小鬼逼著學習,還要讓個臭小鬼當老師,實在很不爽。
  梅丹佐畢竟是個書記,不能天天往這里跑,偶爾來一次也只是和我牛掰,自從我給他“輕薄”以后,每次見他都自動保持幾米的距離。我曾叫他給我找工作,他立刻甩支票給我。我無話,只好自己去找工作。找了半個月,總算在第六天的一家小餐館找到,是黑工,基本所有休息時間都耗在里面了,一小時還只有四個銀幣。最讓人郁悶的是,因為翅膀數量不夠多,顏色不夠拽,連臺面都上不了,只能一直刷盤子。tnnd,什么叫noface,這家店的老板就是!
  不過奇怪的是,我打工的時候小鬼湊巧不在。還好,他要在我還要照顧他,nndagain!
  因為實在沒時間,下午飯通常打水漂,下課后直奔塞亞湖,就像這一天。
  塞亞湖旁有一棵樹,我沒見過,只知道樹冠如云,枝葉扶疏,鋪滿了樹冠。花兒一朵朵地開,變成絢爛的一片,點點茫茫,如同天宇中破碎的星辰。
  他們都說這是一棵幸運樹,說常常在這樹下待的愛侶能長久。敢情這種傳說我們學校也有過。我的親愛的七號還給我說過,結果還不是一個巴掌拍,趕鴛鴦跟趕鴨子似的。
  這天下午,積日明媚,還半個多小時排戲,我靠在大樹下,攤開天語看。不遠處,路西斐爾穿著件微長的小褂子,抖著短短的翅膀在太陽地兒飛。定睛一看,原來是草叢里有幾只蝴蝶,他在追著蝴蝶飛。瞧那小樣,跟沒見過蜜蜂似的。塞亞湖上橫跨過一道清淺的彩虹,路西斐爾的小白褂竟帶了淡金的柔光。
  小家伙實在可愛。我叫他一聲,他回頭看著我,眼神卻還是一樣臭屁,就差沒勾勾手指頭叫我滾過去。這被老爹老娘寵壞了的小屁孩!我無奈,抱書過去問:“大天使和熾天使究竟有什么區別?”路西斐爾微微睜大眼:“天語你學了這么久,這么簡單的概念都不知道?”
  哎,鄙視我吧,反正我都被鄙視習慣了。
  路西斐爾從空中落下來,半側著腿跪在我身邊,那動作……真是,算,我也快習慣他的早熟和女氣了。他唰唰唰翻了幾頁,簡直跟書是他寫的似的。不過提到天界的書,我就覺得特爽。木制的書看去怎么看怎么有文化,字體還印得相當漂亮,跟童話里的古魔法書似的。
  路西斐爾指著一張大天使的圖說:“大天使是上帝的近鄰,被立于上帝的四周,接受最初的‘神顯’與‘完全’。它們的稱號與上帝本質有相似之處。位臨神的大天使共有七人:加百列,拉結爾,拉貴爾,拉斐爾,烏列,梅丹佐,泰瑞爾。他們分別管理智,座,主,能,力,權,謀七個天使階級,熾天使和一般天使除外。其中加百列司水,烏列司雷,拉斐爾司風,梅丹佐司火。所有大天使均是有六支黃金之翼。不過要注意的是,大天使管理的階層與他自身地位不同。七個大天使里,梅丹佐的地位是最高的。”的3e
  那個敗家的支票狂。鄙視!
  路西斐爾又刷拉刷拉翻,翻到熾天使一頁,我一看到上面標志性的圣光六翼,條件反射就想起金幣的正面,激動得熱血沸騰。
  路西斐爾說:“熾天使圣名是‘撒拉弗’。意思是造熱者,傳熱者,是神的使者中最高位者,也是最具神威的天使。熾天使無形無體,以其振動創造生命。若需化作實體,外貌與法力成正比。”
  這么說,路西法確實是強到變態,汗。我問:“慢,以其振動創造生命?什么意思?”路西斐爾說:“熾天使有創造天使的能力,這是第一種方法。”我說:“第二種呢?”路西斐爾說:“第二種沒人使過,那種方式據說很痛苦。你知道,所有頂級天使都是雙性的。”
  我哦了一聲,又猛地捉住他的小肩膀:“什么?雙性?!我的媽啊!”
  路西斐爾眼中明顯透露著歧視之情:“這有什么大驚小怪的。繼續。大天使也是熾天使,但是熾天使還包括尚達奉他們幾個。所有熾天使同樣是黃金六翼。除了神的左右手,耶穌,路西法。前者是圣光四翼,后者是圣光六翼。路西法是熾天使長,這圖是他的標志。”
  路西法熾天使長。所有天使長還都是熾天使。也就是說路西法是頂上的頂上……神也真放得下心。難怪以后會被路西法踢飛。
  我看著那密密麻麻的幾大頁字,再看看路西斐爾。
  這小鬼,總結能力……太強了……
  路西斐爾合上書,不動聲色說:“另外,天使團分了很多個。從上到下依次是黃道十二宮,毀滅天使團,懲罰天使團,復仇天使團,破壞天使團。其中,破壞天使團人最多,多由能天使組成,因為人數多,基本都與魔界戰爭的先鋒。”
  果然,憤能的力量不能小覷。
  我拍拍路西斐爾的肩:“這些都在《神典》上看過,沒想到你居然記得這么清楚,太厲害了。”路西法雖然挺臭屁,但確實博學,沒法否認。md,《神典》確實牛逼。《辭海》跟它比,簡直就是幼兒讀物。
  路西斐爾說:“上面有寫?”我笑:“我也不記得了啊,要不做什么問你。”
  路西斐爾嗤笑一下,額前的金發被風吹得微亂,襯著白凈的小臉蛋,真是天使到了極點:“《神典》根本就是一本為應付神快速加工出來的書,里面的東西就跟天界本身一樣古板。”
  我正準備說小孩坐井觀天,卻看到遠處飛來的人,連忙捂住路西斐爾的嘴:“有人來了。”路西斐爾掙脫我,撲撲翅膀飛了,速度還真跟蜜蜂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