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3)      第90章(05-23)      第91章(05-23)     

天神右翼40

我在人群中轉了幾圈,發現一件相當嚴重的事:我被小蜜蜂放鴿子了。路西斐爾那小家伙長得那么特殊,往人群中一站,雖然個子矮些,但那奇怪的翅膀就是在眼前晃一下,我也會立刻看到。
  所以,我很確定,我被放鴿子了!
  這小屁頭,等我找到他,我要他知道他媽螃蟹就是橫著走的!
  人實在太多,走兩步要弄不小心就會撞人。只有慢慢轉。既然小屁孩沒來,我就倒回去找路西法……汗,我又開始亂想了,我這腐蝕的腦子哎。
  可是在這里走,我根本不認識任何人。
  旁邊有兩人講話,其中一人正問另一人要送梅丹佐什么。
  “豎琴。”
  “啊,你竟然想送豎琴?你難道不知道加百列殿下也要送這個嗎?她送的能比你的差嗎?”
  “不會吧?”的33
  “你怎么會想到送這個的?你母親難道沒告訴過你,送大天使禮物,最好就是價錢不高沒什么實用性的稀罕品么。”
  “我沒想那么多……你打算送什么?”
  “寶石魚。”的fe
  “你說的寶石魚,是底格里斯河才有的那一種嗎?聽說養著它可以提高法力呢。”
  “是。為了它我跑很長的路呢。不過,這個對梅丹佐殿下來說,真不算什么了。心意到了就好。你也別擔心,他說要收咱們禮物,那是鬧著玩呢,什么東西圣浮里亞沒有呀。”
  “嗯……哎,今年的好機會又浪費了,我花了四百多個金幣才買的呢……”
  他們一邊說,我一邊擦汗。四百個金幣。那要我打工一千多個小時才能賺回來。我左看右看,看到大廳正中央有一個高聳的水池,一層層下來,像蛋糕一樣。清泉從頂上一直流到下面,泉的四周圍了一大圈桌子。桌上擺滿了佳肴,但沒人吃。還有一排小木盒子,上面雕著金玫瑰,看去頗昂貴。我橫著走,磨蹭到盒子面前,原來是裝調料用的。
  混帳,真奢侈。
  趁人家不注意,我把木盒取下來,里頭的東西往花盆里一倒,一干二凈。然后我抓了一大把干糧往里面塞,試著沉甸甸的。把盒子關好,扣上,藏進衣兜里。
  猶菲勒站在梅丹佐身邊,略顯青澀,卻已褪去了初見時的沙包形象。他高聲朗誦道:“第一份禮物,尚達奉殿下的藍寶石冠。”
  和尚達奉穿同色衣服的兩名天使從門外飛進來,一人扶著藍寶石冠的一邊,穿過人群,如同扁舟劃過淺湖,落下輕飄的羽毛。其實天使飛翔的姿勢也各有不同,就跟人走路似的。經過專業訓練的天使就是不一樣,標準的一扇一收,停下時就像飛機著陸,還略滑行一段,以防跌倒。那兩個天使停在臺階下,整齊單腿跪下。
  尚達奉扶了扶頭上的花冠,往前走一步:“梅梅梅丹佐殿下,藍藍藍藍寶石象征忠貞與高貴。愿忠忠忠忠貞和高高高貴一直伴隨著您。”我暈,這明擺著諷刺他。
  梅丹佐點點頭,朝那兩天使抬抬手,天使上去。梅丹佐當場就取下寶石冠,戴在頭上,整個人頓時嫵媚了許多。還一副別人在夸他似的表情,臉皮已經厚到一定境界了。
  “第二份禮物,加百列殿下的米迦勒豎琴。”
  那兩天使退下,又飛進來兩名天使,同樣的姿勢,同樣的軌道,停在臺階下。加百列穿了一件水藍色的晚禮服,薄絲,低胸,身材姣好,曲線玲瓏。皮膚宛若石膏,朱唇正似艷梅,往那里一站,金色的卷發流水一樣瀉落,八千塊的sd娃娃跟她比都要含恨而死。
  加百列笑道:“豎琴是我特制的,琴弦是海鯨的須,琴身是魔界的鉆石,琴漆是精靈的淚。祝梅丹佐殿下生日快樂,在新的一年中拿到‘米迦勒’這個稱號。”
  梅丹佐就差沒掉眼淚來表示自己的感動了,快步走過去抱住加百列,在她兩頰一邊吻了一下。
  “第三份禮物,烏列殿下的雷鳴之書。”
  “第四份禮物,拉哈伯殿下的風翼矛。”
  “第五份禮物,沙利葉殿下的惡魔之輪。”
  “第六份禮物,薩麥爾殿下的禁斷之果。”
  “第七份禮物,阿撒茲勒殿下的羊魔人角。”
  …………
  大天使們都送好禮物走下臺階,站在人群中等候。不過跟著路西法的人就是不一樣,送的東西要不是魔界的罕品,就是從惡魔身上撈來的寶貝。仔細想想,我真不明白為什么路西法叛變會失敗。跟在他身邊的人全是好戰分子,而那些對抗他的全都是祈禱天使。
  尤其是那個羊魔人角,把我驚住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惡魔角,上面還帶著些血跡。按道理說,在地獄最外層的都是小怪物,羊魔人應該是在很里面的。能取到這玩意,肯定廢了不小的功夫,阿撒茲勒居然就這么送出來了,也不知道是故意炫耀戰功,還是嗤之以鼻。而最令我感到奇怪的是,阿撒茲勒的翅膀一點沒變。
  “第十三份禮物,路西法殿下的……呃,這是什么?”
  熱鬧的會場瞬間安靜。群眾都朝著門口看去,猶菲勒拿著一卷紙看了半天。一黃金四翼天使說:“這是收錄手卷。我們殿下送給梅丹佐殿下的帕諾城。”
  話音剛落,會場更安靜了。
  帕諾城是第三重天的主城。
  大約過了十秒,人群又一次炸開。我也快爆炸了。
  第三重天的主城帕諾,金星環繞的繁華都市,路西法就這么把它當禮物送了。我能說什么呢?我當然什么也不能說了。
  梅丹佐問:“路西法殿下呢?”
  薩麥爾在人群中吹個口哨,笑道:“殿下丟了點東西,帶人在外面找呢,叫我們先進來了。”梅丹佐說:“哦?丟了什么?我想我可以幫忙。”
  阿撒茲勒說:“天晚了,估計不好找。那東西太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