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23)      第90章(07-23)      第91章(07-23)     

天神右翼42

路西法那句話總算讓梅丹佐停了動作。梅丹佐仍抱著我,抬頭看看大鐘:“這才九點過,就要走了?”路西法點點頭,黃金六翼天使大隊整齊飛過來,跟在他身后,那架勢就跟扔一吸鐵石在一堆鐵釘里似的,吸鐵石一動,鐵釘就跟著轉啊轉啊轉。
  加百列說:“路西法殿下不多玩一會?拉斐爾還沒來,他要來了,看你不在一定會很低落。”薩麥爾說:“就是,你走了多無聊。”沙利葉說:“殿下要走,我也跟著走了。”阿撒茲勒看看我,聳肩。
  路西法說:“有時間再說吧。”語畢邁著標準貓步離開。
  那啥,這家伙面子也太海了,這么多人都求他,他居然沒反應。真不合群,不想鳥……可是,就這么傻眼看著梅丹佐,不如說點廢話。
  我哈哈一笑,扯了扯自己燒焦的羽毛:“是啊,沒了殿下的光輝,這里就要昏暗許多。不能看到殿下,實在是我們的遺憾。”奶奶的,原來我也可以拽文。心中得意,正準備高高伸出手,給路西法揮淚作別,他忽然轉過頭:“那好吧。”
  顯然周圍的人都開始雀躍,而我傻眼。
  我飛速眨了眨眼睛,好什么好?
  走好?
  ……他不走了?why?敢情這家伙是等所有人留他,好擺足面子?
  阿撒茲勒看看我,再看看路西法,再看看沙利葉和薩麥爾,呼,輕吐一口氣。
  沙利葉看看我,再看看薩麥爾,動了動眉毛。
  薩麥爾看看我,再回沙利葉一個電波,清了清喉嚨。
  路西法靠在桌旁,重新拿一個酒杯,食指拇指輕捏住杯把。杯壁極薄,就像臘月的冰片,凝明映徹,玲瓏剔透,似乎使力一捏就會斷裂。
  梅丹佐抱著我的手收得緊了些,臉上發出強力照明光芒:“不走就好。想喝點什么?香檳?”路西法微笑:“不,紅葡萄酒,謝謝。”
  阿撒茲勒說:“總喝一樣的東西,不會膩么。”路西法說:“喝不同的酒容易醉,對身體也不好。”薩麥爾說:“人家路西法殿下就是喜歡養生,沙利葉,去弄紅葡萄酒。”
  我汗,這家伙跟路西斐爾一個德性。那孩子睡前還必喝一杯牛奶,傻兮兮的。
  路西法但笑不語,接過沙利葉遞來的酒杯,杯把在指尖滑落,食指與無名指扣住杯身。真珠紅在里面微微晃蕩,染在杯壁,就像灑上一層渥丹。玻璃貼上輕紅的唇,就像桃花瓣擦過川冰。路西法揚起嘴巴骨子,半瞇著月藍色的眼,襯著窗外醉心的夜,道道地地的迷魂。
  那兩片唇在親吻伊撒爾的時候,剛開始也是如此輕柔,到后來就……真不知道是什么個感覺……也不知道鏡子里的伊撒爾是誰……
  ……
  ohgod!我又在想什么!
  我晃晃腦袋,一掌拍掉了梅丹佐的手,往旁邊站一步,指著他說:“你你你,你以后不準再做這種事。”梅丹佐說:“親吻是一種很常見的打招呼方式。”我說:“打招呼會打到別人嘴巴里去?”梅丹佐又過來,勾著我的肩膀:“我們倆早就……了,親一下有什么?”
  這時,一名女天使走過來,雖然與加百列無法比,但絕對是個美女。她沖梅丹佐微微一笑:“梅丹佐殿下,生日快樂。”梅丹佐松開手,笑得更是輕松怡然:“謝謝。很久不見,最近過得如何?”女天使說:“不錯,我和米娜都很想殿下,希望殿下有空能來曲羅城玩玩。”梅丹佐略微點頭,拿起一杯香檳:“我也很想你,有空一定來。順便轉告米娜,我同樣想她。”
  兩人干杯,女天使留下一個風情萬種的笑,身形婀娜地走了。
  我說:“米娜,這名字真好聽。”梅丹佐抬抬眉:“不知道,應該長得也不錯吧。”我說:“你沒見過她?”梅丹佐說:“肯定見過,不過我記不住是誰了。”我說:“啊,真受不了你,沒見過你這么交朋友的。”的25
  梅丹佐說得一本正經:“那不是朋友。她們都是我的性伴侶。”
  我剛端起一杯香檳,一聽這話,差點噴到梅丹佐臉上:“咳咳,咳咳,性伴侶?……性伴侶見面了,打招呼應該是這樣?”梅丹佐說:“不然你以為呢?”
  我以為?
  我以為見面就該抱作一團,一邊脫衣服一邊進房,hhhh完了,再saygoodbye,再不見面。看來上流社會的性伴侶和農村人的理解不同,還如此彬彬有禮……不過,似乎傳言是真的。說梅丹佐上過的人太多,自己都記不住數目和人名。
  牛人啊,偶像啊。
  梅丹佐說:“我們之前不也是這樣相處的么。小伊撒爾,你的記性真是……”我打了個冷噤,要是露餡我就死透了。話說梅丹佐和伊撒爾的第一次還真是為h為h。梅丹佐捏住我鼻子,瞇著眼睛說:“我不會用那種‘你與她們不同’的話來騙,因為是兩層意思。”
  我有些茫然。但最重要的是無法呼吸,給人捏住鼻子說出來的話就像牛嚎:“什么兩層意思?”
  梅丹佐說:“對我來說,做愛可以無愛,但是有愛一定要做愛。”
  我牛嚎:“你在說繞口令嗎?尊敬的梅丹佐殿下。還有,你不是只相信做愛么。”
  梅丹佐根本無視我說的話:“所以,我們是一定要做愛的。”
  我依然在牛嚎:“你腦子被燒了,叫拉斐爾替你看看吧。”
  結果剛說完這句話,猶菲勒就跑來了:“殿下,拉斐爾殿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