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4)      第90章(05-24)      第91章(05-24)     

天神右翼54

沒有卡洛的日子是艱辛的。我的承受力遠沒自己想得那么大,給人一路避開著走,沒個人陪伴,十分不好過。不過即便如此,我還是在奮斗中尋找小屁頭。
  第一天,繞遍學校,沒有。
  第二天,繞遍家附近,沒有。
  第三天,繞遍學校附近,沒有。
  第四天,以自己家為圓心,幾公里為半徑的地方,都找遍了,沒有。
  第五天,我連*********都去過了,中途還被搭訕了n次,伊撒爾怎么著?有些人說話挺他媽嘴臭的,不鳥他。
  第六天,在第七重天的階梯處徘徊了一好幾個小時,沒有。
  本來不想去七天學院轉的,可是希瑪都給我找得差不多了,除了那里,沒地方可以找。小屁頭一定在那里。
  進入七天的時候,心情好了很多,因為有人幫忙。可我到處打聽“路西斐爾”這個名字,任何人都笑著說“我只認識路西法殿下”。小屁頭小屁頭,到底跑哪去了,等我找到他,一定要打死這死孩子,動不動就亂跑讓家人,啊呸呸,讓別人著急。
  在七天的水晶建筑群里轉,怎么找都覺得自己是在大海撈針,小屁頭那么小,希瑪那么大……他會不會是給壞人捉走了?
  這一天我才知道,原來翅膀也是可以酸軟的,飛就了就力不從心,下來走路,先是慢慢走,再飛奔起來,最后奔不動,又慢慢走,最后再飛起來。來來回回重復幾十次,徹底倒在草坪里。
  小屁頭,死哪里去了,等我找到他,一定要把他的羽毛拔光拿去賣了!再把他賣給人口販子!把他運到第一天去給人分食!
  “有需要幫忙的嗎?”這已經是今天第n次有人問我這樣的話,我抬頭,無比感激地搖搖頭,說了聲謝謝。
  七天的人真熱情。
  可我現在是熱鍋上的螞蟻。
  再有幾天就要考試了,我根本就沒復習好。據說天使過這個考試的幾率不是淘汰,不是排名,不是篩選,而是玩*********。等級越高越難過,所以六翼的天使少得可憐。以我現在的成績,根本沒有辦法過。過不了,我就會被扔回耶路撒冷。我現在的名聲比以前還臭,還惹上了大眾偶像加神像路西法,我肯定完蛋了。的b7
  越想越郁悶,可是找不到小屁頭,我根本沒法復習……
  小屁頭啊小屁頭,你在哪里……
  天不再明亮。第五天以下,應該已經天黑了。我站起來,慢慢走了兩步,但是過度疲倦加趴的時間太久,頭一昏,一頭往下砸去。
  從我這里,剛好可以看到通往圣浮里亞的階梯閃過圣光。我坐起來,揉揉眼睛。他不過是個小孩,我對他要求真的太多了。等他回來,一定不會老欺負他了……
  “有我可以幫忙的么。”又是這句話。我擺擺手。翅膀就像朵萎縮的花,無力地垂頭。
  可是下一刻,我就驚了。這聲音……
  我猛地回頭,看到身后的路西法。
  他頭上戴著羽毛飾物,羽翎微微震顫,如同風過花海,撥起一陣陣漣漪。曾聽人說過,在圣殿里議會時,所有天使的頭上都會佩帶羽翎。
  他在我面前蹲下,圣光頓時照得我睜不開眼。
  “怎么弄成這樣了?”嗓音如同清泉,涓涓蔌蔌,就像天使的豎琴,所及之處,百花盛開,萬物重生。
  從未這么近距離地看過他,我有些駭迫。估計我現在的樣子肯定特狼狽,跑了一天,到處都是汗,還撲到草堆里沾了一臉一身的泥……可是顧不了這些了。
  “殿下,有一件事,請您一定要幫我,拜托。”汗,聲音怎么在發抖。
  路西法說:“你不急,慢慢說。”
  我理了理情緒,可說出來的話還是抖的:“我弟弟不在了,我找了他很多天,可是可是,一點消息也沒有……他叫路西斐爾,他和殿下長得很像,可是他說不認識殿下……哎,我在說什么,不是這個,他脾氣很傲,我怕他被壞人綁了……”
  完全語無倫次,我暈。其實我早想過找梅丹佐,可是這幾天梅丹佐也消失了。而且梅丹佐和路西法不同,他對人好……是有目的的。
  路西法怔了怔,一雙寶石藍大眼睛看著我,看得我又躲避視線。
  “殿下,他失蹤八天了,請您一定要幫我這個忙!”我雙手合十,晃了老半天,又用手背擦擦臉,一擦,手背上就帶下一團泥……我想我現在的臉,十個畢加索都別想畫出來。
  路西法忽然張開雙臂,將我攬到他的身上。
  仙花的瓊香順著清風飄來,我眨眨眼,又眨眨眼,再眨眨眼。
  這是,這是什么狀況?
  路西法一只手環過我的背,把我整個人輕摟在懷中。另一只手在我的后腦勺上輕輕撫摸,就像在安撫一條被人扔掉的小狗。
  我渾身都無法動彈,手不知往哪兒擱,只好垂在地上。
  路西法輕輕說:“還說別人是孩子,自己都弄成這樣。”
  我抬頭,輕嗑到他的下顎,一張口說話,嘴唇就會碰到他霜白的頸項。于是,連說話都不敢了。路西法似乎沒有放手的意思,就這么一直抱著我,也不說話。
  我盡量讓自己的胸脯離他遠一些,因為那里有顆討厭的東西一直在亂跳,跳得我自己都聽得到。有些更奇怪的想法在腦子里亂躥,自己想著都覺得丟人。
  不是不敢反抗,而是不想。
  路西法松開我的時候,我看到他的衣襟上沾上了泥巴。他扶我起來,語氣依舊很清淡:“有消息會告訴你。”
  然后他輕揮羽翼,靈舞一般離去,就像一只展翅高飛的白天鵝。
  他剛一走,我就又坐在地上,腦子里亂哄哄的,無法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