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16)      第90章(07-16)      第91章(07-16)     

天神右翼59

我在希瑪城門外昏了一天一夜。醒來的時候,一向寧靜的希瑪竟會有些喧嘩,無數人趕到外面,似乎正在進行什么活動。依稀聽到梅丹佐的名字,還有烏列的家宴。
  我慢慢支起身子,看著城外的人都朝那片深藍建筑走去。我現在不能走錯一步,如果被那些毒打我的人發現,恐怕我不能再堅持下去。
  小心地順著叢林走,每一步都是煎熬,每一步都會天旋地轉。我仰頭看著天空,眼皮不斷翻動……就快要堅持不住。
  這一刻,我連晃腦袋的力氣都沒有。
  樹林中不斷傳來葉片間摩擦的聲響,風呼嘯而過,頭越來越昏,越來越昏……
  我沒有知覺,只是憑著意念走去。
  深藍色的,法蘭西式的城堡。雙折斜脊屋頂,磚墻,拱形門窗,老虎窗,側翼與主屋直接相接相連,九楹滿目,天使們姿態優雅地朝前走,有很多人圍在雷鏡前,看著鏡中對自己影響最大的人。
  陽光很刺眼。當我邁入烏列家門的時候,有不少人停下來看我,大部分人的反應是嫌惡地避開。而我無力去管別人的感受。握緊著手中的銀鏈,一步步走上階梯。
  在上樓梯的時候摔了一跤,可這次沒有人嘲笑。
  我知道我的樣子一定很齷齪。
  可是,梅丹佐就在里面。
  他就在里面……
  我頭昏腦脹地爬起來,跌跌撞撞地走著,看著漸漸顯露在面前的大廳,還有滿目玫瑰色的地毯,古銅色的房柱。
  到門口的時候,有人攔下我,我原想要硬闖,可是他看了一眼我手中的銀鏈,惶恐地退開,讓我進去。
  大堂中央立著兩名天使。一名六翼金翅,一名四翼白翅。六翼天使身著靜藍短袍,紫發中分,微有些蓬亂,他腰間掛著一柄暗紅長劍,略透著些火光,劍柄處刻著閃電圖紋。那應該就是著名的火焰之劍。他右邊的力天使留著短銀發,衣著華麗,我卻未多留心。
  我只知道朝那名熾天使走去。
  烏列手中拿著一幅油畫,莊重地對大家說:“這一副是路西法殿下的《斜暉》,圖上的景象是耶路撒冷外的落日,非常傳神,就像把實景框在畫中……”
  我剛邁進去后沒多久,整個場子都靜下來了。
  烏列看著我,頓時停下手中的動作,略顯不悅:“請問閣下有收到我發的邀請函嗎?”我按住喉嚨,吃力地說:“我要見……梅丹佐殿下。”
  烏列說:“梅丹佐殿下還沒到,若你沒收到我發的邀請函,請站在門外等候。”
  他身邊的力天使笑道:“這位先生,烏列殿下的地毯是才買的,畫了四萬多金幣。”
  我回頭看著他,忽然一滯。
  卡洛。
  我一開始還真沒想到,穿得這么奢華的人,竟然會是卡洛。他掛著一個小披肩,戴著白色手套,胳膊膚如凝脂,手中正端著一杯紅酒,一手捧著另一手胳膊肘的樣子,還有站立的姿勢,簡直就和路西法一模一樣。可是,完全沒有路西法的感覺。
  我盡量讓自己平靜,我盡量在微笑:“我知道,我這就出去等待,梅丹佐殿下的到來。”這時一抬頭,才發現卡洛額間戴的鏈條也與路西法的很像,中間是祖母綠。
  “卡洛,你還真是陷得很深,做什么都亦趨亦步。”我看看他的手套,皮笑肉不笑,“人家有潔癖,做什么都戴個手套,你也有。”
  卡洛臉色一變,握緊手中的高腳杯,臉上也掛著笑容:“總比閣下好點,纏了這個纏那個,纏到最后什么都沒拿到。跳梁小丑不好當啊,親愛的伊撒爾。”
  我的頭很暈,幾乎要站不穩。看看地面,腳下確實有不少血痕。好在地毯是紅的。我譏笑:“是是是是,我纏了梅丹佐又纏路西法,纏了路西法又纏拉斐爾,纏了拉斐爾,連你家烏列殿下也纏上了。我不纏我會死,我非要靠著熾天使的力量才能活下去。你難道不知道我這對翅膀也是靠纏來的?其實我根本沒翅膀!”
  大廳內一片死寂。
  烏列面色一直不好:“閣下請不要把我扯進去,我的欣賞水平不至于到這種程度。若無事,請離開。”
  卡洛咬牙切齒道:“我很想知道,你怎么還沒死呢?”
  我還沒來得及接話,他手上一動,紅酒迎面潑在我的臉上。
  附近的人開始議論。
  酒流入眼中,刺得我眼睛發疼。我用手背擦擦臉,還沒緩和過來,就被人迎面甩了兩耳光。卡洛還是摘了手套才打的。操!
  我想還他兩耳光,就被他狠狠退了一把:“這里不是低等天使來的地方,請滾。”
  我連跌幾步,往地上栽去。
  身后忽然有一雙手扶住我。
  我眼睛剛恢復,就看到一個壯觀的場面:加百列從我旁邊沖過去,抓住卡洛的領口,劈里啪啦劈里啪啦劈里啪啦甩了十來個耳光,沒停過。
  所有人都看傻了。
  就在大家都以為加百列會一直這么拍掉一整天的時候,她的手突然被烏列捉住。烏列惱道:“加百列殿下,這是在我家,請尊重我的人。”
  加百列拍拍手,聳肩:“好吧,那我改天再打。”
  我也看傻了。
  加百列走到我面前,一副清冷模樣:“這叫卡洛的低等天使在外面亂說我,我可不是幫你打的。”
  卡洛的臉高高腫起,像潑豬血。
  加百列理了理金色的卷發,站在旁邊,依舊恬靜淑女,像個芭比娃娃。
  我這才發現有人扶著我,還未來得及回頭,就聽到梅丹佐在身后說:“烏列,在你家是不該動你的狗,可你的狗咬了我的情人,那怎么說?”
  烏列顯然一直沒開心過:“梅丹佐殿下,請您尊重人。卡洛也是我的情人,他們自己的事,請不要在我家處理。”梅丹佐抱緊我,手指在微微發抖,臉上卻笑得特燦爛:“我今天就要在這里處理他,你能拿我如何?”
  烏列臉色鐵青:“梅丹佐殿下,您雖然貴為天國書記,可我希望您不要忘記,我們的階位一樣。您無權控制我的行為。”
  梅丹佐說:“哈,那沒法子,我這人一向靠直覺行事。”說完,輕抬起紅色手套,手心烈焰頓時轟亮了整個大堂。的20
  旁邊的人都倒抽一口氣。
  烏列放下手中的油畫,亦舉起雙手,手心雷電交加,響聲不絕。
  門口有人說:“都給我住手。”
  大家齊回過頭,站在那里的人身形極美,一身絲絹白衣,一雙雪白手套,六支圣光羽翼。
  路西法慢慢走過來,碧藍眸子瞥了我一眼,很快避開:“誰在這里鬧事?”
  烏列說:“請路西法殿下主持公道。”
  梅丹佐收回火焰,想把我推出去,但突然雙手把我摟緊,把我整個人用他的披風擋住。
  路西法說:“梅丹佐,神法記載得很清楚,任何天使都沒資格懲罰同階級的天使。”梅丹佐抿了抿唇:“是。”路西法說:“所以,回去領罰。”梅丹佐憋屈了:“是。”
  烏列和卡洛微笑。
  路西法擊掌道:“來人。”
  群眾自動讓開一條道。
  浩浩蕩蕩的天使軍隊魚貫而入,占滿大廳。
  路西法笑得有些邪氣:“烏列的翅膀砍一對,卡洛的腦袋砍一顆。東西別留在天界,扔外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