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16)      第90章(07-16)      第91章(07-16)     

天神右翼63

次日,一個驚天的消息傳遍整個天界,鬧得沸沸揚揚——一個小小的能天使,還是個沒翅膀的,賤得要命的能天使,操縱了火系究級魔法“末日的黃昏”,摧毀了神法上千伯度歷史的火之城堡。
  而我正躺在梅丹佐的屋里,意識模糊地看著周圍環境。
  神奇的地球,奇妙的宇宙。
  我居然還沒死。
  剛想坐起來,就有人推門進來。瞇著眼睛一看,是拉斐爾,梅丹佐,尚達奉。他們一起走過來,梅丹佐說:“親愛的你醒了?我有三個消息要告訴你。一個是好的,一個是壞的,一個是不知好壞的。你要先聽哪個?”
  我坐起來:“壞的。”
  梅丹佐說:“你的天語和初級魔法把分拖得很厲害,恭喜你,考試沒過。”
  我靠在床頭:“呼……我猜到了。那好的呢?”
  梅丹佐說:“你施展了火系究極魔法,這期間你肋骨碎了四五根,是尚達奉幫你治好的。”
  我連向尚達奉謝恩。
  尚達奉擺擺手:“沒沒沒沒事。”
  梅丹佐拍拍我的肩,一副消沉相:“末日的黃昏只有司火的撒拉弗才能施展出來,很不幸的,神法只要魔法好,其他都可以忽略。因為這個,你其他考試不但算過,還都是滿分。”
  我禁不住張大口,合不上:“什,什么……”
  梅丹佐笑了笑:“一會跟我去祭壇,作加翼儀式吧,伊撒爾。”
  我目瞪口呆。的ba
  梅丹佐說:“伊撒爾,還有一個倒好不壞的消息。原因不用我解釋吧?你施展了末日的黃昏,雖然昏迷受傷,可沒影響到生命,爆發出來的力量與我差不多,這事已經驚動了神,他將會在一個月后召見你。”
  我點點頭,完全處于混亂狀況。
  拉斐爾說:“不必擔心,神是慈愛的,不會為難你。”
  梅丹佐說:“所以我就說么,我們夫妻倆最配了。”
  汗,太殺風景了!
  梅丹佐說:“你知道在天界,天使的地位不容易改變。所以任何一次提拔都相當重要。為你進行加翼儀式的天使必須比你原先多出兩個階位,也就是說,起碼得是座天使。你之后的魔法走向將會受到他的影響,這對七天的天使來說無所謂,可對神法的影響就很大了。當然,那個天使當然是越強越好。你一直是學火魔法,風助火,找風天使是最好不過。”
  風天使?我有認識風天使嗎?
  我看看拉斐爾。貌似只有他……
  可是他是天使長,我還是別妄想了。
  拉斐爾微笑:“所以,梅丹佐殿下就特地囑咐我替你完成加翼儀式,不知道伊撒爾意下如何?”
  天上掉餡餅了。還是加厚型的十六寸pizza。
  這種情況,我可能不答應嗎?
  在拼命感謝過拉斐爾以后,梅丹佐笑得跟個老佛爺似的。
  尚達奉說:“伊伊伊撒爾,等加翼儀式完完完成以后,記得去去去,去一躺光耀殿,路西法殿下有事要找找找找,找你。”
  我吞了口唾沫,擦擦汗。和他相處會很累,我不想去……
  尚達奉說:“殿下說,你你你,你要是不想去,不不不,不會勉強。”
  倒,路西法真他媽是一神仙,這都能算到。他所謂的不勉強是給我個臺階下,我怕連這個道理都不懂了?
  我說:“可是我找不到光耀殿。”
  “進入圣浮里亞,你一定能找到光耀殿。”拉斐爾走到窗旁,拉開赤如扶桑的厚重簾帳。
  強烈的幻光像蠢蠢欲動的海浪,隨著帳子的拉開,洶涌沖入臥房,我立即用手擋在眼睛上面。
  蒼穹明媚,淡淡的浮云輕悠飄過,空中有金色的粉末落下,就像蕭蕭飄動的櫻花,一瓣,一瓣,又一瓣。哥特式建筑金銀滿目,高貴雅致,高聳在層層疊疊的浮云中。道路縮放成一條條細細的金帶,縱橫交錯,于圣浮里亞的繁榮,舞成一帶,永恒的經幡。
  而最明顯的,莫過于西面高聳的金色巨殿。
  拉斐爾指著那里,回頭看著我:“看到那片光芒最耀眼的宮殿群嗎?那就是撒拉弗大殿。中間那一座最高的,下面有七個入口,從這里都看不到頂的,是耶和華神的圣殿。那七個入口象征七大天使。左邊,頂端有十字架的,是耶穌殿下的基督殿。右邊最華麗的,有三個大入口,中間有一個圓巨窗,窗四周有六支透明翅膀,依然看不到頂的,就是路西法殿下的光耀殿。”
  我怔忪地看著那幾個建筑。
  現在終于知道什么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上次從光耀殿里往外看,就覺得帝都的盛景令人驚嘆到覺得虛幻。現在看到輝煌的撒拉弗宮殿,還有宮殿前水色澄瑩的瀑布,自羅馬柱上疾速飛落,那種從未見過的顏色,半透明的光霧,茫茫蕩蕩,更覺得像在做夢。
  拉斐爾看著極遠的圣殿,淡淡一笑:“我第一次來到圣浮里亞的時候,也和伊撒爾是一個反應,像沒見過這么繁華富麗的地方,天天就看著圣殿發呆。當時覺得,如果有一天我也能站在圣殿里,與眾天使一起朝拜神,歌頌神,那該有多好。”
  梅丹佐拿出新衣物,替我耐心地穿上,正兒八百一老媽。他對著我微笑,嘴上卻說:“三戰前的破事兒,還提它做甚?弄得像說遺言一樣。”拉斐爾說:“那時時代動蕩,連圣浮里亞都受了影響,只有那三座宮殿巋然不動,直到現在。在神法念書時,認識了亞莫,提娜絲,雷諾,奧賽爾……現在,都變成歷史書上的畫像了。”
  梅丹佐穿衣服的速度飛快,跟他脫衣服的速度估計都有得一拼,給我套好后,拍拍我的肩,笑得不倫不類:“去祭壇吧,力天使伊撒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