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17)      第90章(07-17)      第91章(07-17)     

天神右翼65

四支翅膀果然就是不一樣,翅膀撲打得很慢,飛行速度卻要比以前快得多。穿過重重云層,發現自己很久沒有離開希瑪了。特地挑了人少的地方,幻想自己是彼得□潘,很快就抵達第一重天外。到這里我又想起,我還從來沒有看過現在的世界。
  回頭一看,一層一層,一叢一叢,密密麻麻布滿山野,蒼翠欲滴,全是樹。
  原來空氣好,不僅僅是在天堂。整個世界都沒有一絲污染,難怪覺得精神特好。想想咱家鄉逼得人快戴氧氣面罩的環境,再看看這里……默。
  四處尋找,半晌才聽到遠處傳來呼喊聲。我撲翅飛過去,看到一堆力天使正圍成一圈,那喊叫聲就是從圈內發出來的。帶頭的是個主天使,一腳踩著什么東西,臉上的表情那叫一個冷酷。
  我小心走過去看,終于弄清楚……
  天界比例最大的神族無非就是天使,然后是一些小精靈,小仙女等等,很少見,它們的階位比天使次得多。只有天馬獨角獸獅鷲獸龍族什么的,根本就是被天使們當坐騎和寵物養。在魔界,龍算是高級的種族之一。所以,所有魔族在神族眼中,比坐騎還不如。
  我對惡魔沒什么研究,只知道牛頭人和羊魔人屬同一階級,都是力量型的角色。而這群天使包圍的,就是一個牛頭人。他正躺在地上,面部表情扭曲,看上去極是痛苦。
  不過不比不知道,一比差距讓人嚇一跳。看多了天使,沒覺得他們漂亮,這時站在魔族人面前,才發現真是美到家了。曾聽說過,魔族里要出現一個普通天使長相的惡魔,那簡直就是奇跡。
  丑陋的牛頭人很快開始翻滾,張開大嘴,猩紅的舌頭上,不斷淌下黏稠齷齪的唾沫。那幾個天使和我一樣,開始覺得惡心。其中一人說:“直接殺了吧,留著真的太惡心了。”
  那個牛頭人痛苦地掙扎,眼眶發紅地翻身起來跪在地上,一個勁磕頭:“放過我,放過我,尊貴的天使們,放過我……我下次再不敢踏入天界半步!”
  “下次?哪有下次?”
  牛頭人撕扯著嗓子哭喊:“求求你們,好心的天使,美麗的天使,你們身為神族,壽命無限,不懂生命之樂——啊啊啊啊啊————”
  一個力天使拿出權杖,高舉。那一瞬間,狂涌的火焰在牛頭人身下噴出。
  “哪來這么多廢話?魔族生性邪惡,懂什么生命之樂?殺了!”
  “求求你們,放過我,放過我——隨你們如何處罰,只求留我一條生路——啊啊啊啊————”
  火焰灼燒的劈啪聲混著嘶吼,響徹天際。牛頭人在火焰中翻滾,已無法完整說出一句話。天使們張狂大笑,不斷高擎權杖,不斷加大火勢,甚至還加上風魔法助威。
  牛頭人滾動的動作越來越慢,面部扭曲到猙獰。最后漸漸停下來,死相慘不忍睹。
  我瞠目結舌地看著這一幕,腳下一個踉蹌,往后連退幾步,最后轉身飛入高空。在空中我不敢往下看,只抬頭,面對頭頂光芒萬丈的蒼穹,不斷往上沖刺。
  天語第一冊對于天使的解釋,有一句是這么說的:神的兒女,最高貴的神族。通常生著最美麗的外表,同時也有一顆最為慈悲的心。優雅,純潔,深愛著天地萬物。
  回去以后,房里的燈暗著。本來想打小屁頭一頓發泄的,結果他不在。我推開房門坐下,看著鏡中的自己,轉過身觀察自己的翅膀,一整天的好心情都壞掉了。我在床上坐下,忽然掃到床頭的白手套,上面還有些污漬……
  晴天五雷轟!的c2
  我忘了最重要的兩件事!
  第一,手套忘了洗,忘了還給路西法。這沒事,今天洗洗下次還就是。
  可是,第二,路西法叫我去找他,我居然一句“殿下我走了”就把他應付掉……汗!我還怎么活啊!
  一頭砸到床上,大聲吼叫:“小屁頭~~你快滾出來讓我打一頓~~~~”
  小屁頭沒叫,玻璃窗卻突然響了,就像被石頭敲中一樣。
  我委實給嚇了一跳,想到在邊境看到的事,竟不敢起身去看。
  隔了很久,窗子又響了一下。
  估計是梅丹佐。
  我走到窗邊,沒看到那張恐怖的臉,覺得奇怪,推開窗門,往外面看看。小區里一陣晚風,有些涼,隱約可以看到白色的小屋排在面前,還有一縷清草的芳香。
  除此之外,什么也沒有。
  我聳肩,退回去。
  剛坐下來,窗子又響了。
  我這回真給嚇著。半天才站起來,慢慢磨蹭到窗邊,推開看,還是什么都沒有。
  媽的,不要在我一回頭的時候,突然有個女鬼說“伊撒爾,還我命來”我就完了。
  我緩緩退一步,沒回頭,就已經聽到有人在喊:“伊撒爾。”
  我頓時大驚,不是被聲音嚇著,而是被聲音的主人嚇著。
  我猛地推開窗口,往下看。
  路西法正站在樓下,抬頭看著我。
  我差點從樓上跌下去,忙道:“殿下,我不知道殿下來了,我馬上下來!你等等!”完了,他肯定有急事,不然不會專門跑這里的。剛想轉身下樓,覺得這樣太慢,干脆一腳跨上欄桿,想飛下去。
  路西法說:“不用。”
  我維持原來的動作老半天,才收回腿:“殿下有什么事嗎?”
  路西法笑了笑:“我路過這里,開始燈還暗著,現在又突然亮了……想到你可能回來,和你打個招呼。沒別的事。”
  我哦了一聲,很想問他怎么會經過這里,又不大好開口。
  路西法頓了頓,說:“那我回去了,晚安。”
  我想了半天才說:“啊,殿下的手套還在我這里,要不您先上來坐一會兒,我給您洗了您好帶走。”
  路西法說:“好。”
  呼哧,總算找了個借口。
  汗,什么借口?
  什么借口都不是!
  然后他撲撲翅膀,幾乎一下就飛到我面前,我伸手想去攙他進來,一想到他有潔癖不愛別人碰他,還是收……收到一半,他就握住我的手,靠過來一些。
  “今天心情不大好?”藍水晶般的眼,在夜色中尤為漂亮。
  我怔了怔,點頭。
  路西法說:“想不想去魔界玩?”
  我再怔,再點頭。
  路西法說:“想什么時候去?”
  我抬抬眉,笑道:“現在。”
  路西法也笑了:“把那只手給我。”
  我茫然,將另一只手也放手在他手心,他牽我出去。
  沒搞錯吧?我只是隨便說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