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4)      第90章(05-24)      第91章(05-24)     

天神右翼71

說出這句話,竟然出奇的輕松,就像說出了一件壓抑在心底很久的事。
  路西斐爾半晌都沒反應。他要嘲笑我都算了,我最怕別人對我無語。于是我坐起來,把路西斐爾抱在腿上,輕聲說:“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路西斐爾還是看著我發呆。
  我皺皺鼻子,笑了笑:“我知道我什么樣的。我更清楚我和他差距有多大……我只是喜歡而已,沒敢多想。”路西斐爾搖搖頭:“不,你和他很配。”看他這么正經地說這種話,我又好氣又好笑,捏著他的臉蛋晃了晃:“小屁頭,你真的太可愛了,說什么話都這么中聽。這話我只對你一個人說,不可以告訴別人。要是被梅丹佐聽到了,他肯定會逼我用鼻子吃面的。”
  路西斐爾跟打了麻藥似的,一直傻兮兮地看著我。
  他還不知道我的狀況呢,要知道了,恐怕要把我笑扁。在這個似夢非夢的世界里生存,非但沒急著回去,反倒有心情去想這些亂七八糟的玩意兒。
  突然想起路西法說過的話。
  什么是真實?的03
  什么又是虛假?
  這是我的現實,不代表就不是你的夢。
  我敲敲腦袋,握緊拳頭:“管它是不是夢,反正人死了人生也就跟做夢似的,啥也帶不走,啥也留不下!自己活開心就是!小屁頭!是不是!”路西斐爾點點頭,又突然喚道:“伊撒爾。”
  我笑瞇瞇地看著他:“嗯?嗯?”
  汗,我懷疑自己甲亢了。
  路西斐爾放開我,撲撲翅膀飛起來,小蜜蜂似的在房間里躥來躥去,兩只小胳膊還展開,就像站在沙灘迎接海風。短短碎碎的金發一根根揚起,所及之處帶過一條光影,如同雨后橋型的虹帶。
  最后,路西斐爾一個急剎車,沖到我的懷里,聲音細細脆脆:“伊撒爾!”我被他撞倒在床上,他伏在我的身上,將我抱得緊緊的,耳朵貼在我的胸膛:“伊撒爾,你說的都是真的?”我本來就很不好意思,這會兒只有抓腦袋,點點頭。路西斐爾滿足地閉上眼,輕輕說:“他一定喜歡你,很喜歡。”
  我笑:“那不可能,我很有自知之明。你以為我跟你似的臭屁?”路西斐爾說:“明天你就知道了。”然后他跪坐在床上,抖抖鵝絨被,蓋在兩人的身上,熄燈。在黑夜中,隱約可以看到他在笑。他摟住我的腰,小聲說了一句:“晚安,寶貝。”
  我正準備回他晚安,一聽到后面倆字,忍不住捏捏他的臉:“小豬,你給我老實點!”
  考試結束,有一段長長的假期,過了假期,我可以選擇繼續讀書晉升,或者安分守己過小日子。回頭一想,發現我在天界已經生活了一年多。還有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是創世日。
  第二天,耶穌在希瑪城外的大教堂做禱告。教堂用的是路西法的名字。
  我一聽耶穌這倆字,立刻丟掉新買的雜書,屁顛屁顛跟過去,還學著其他天使,把翅膀收起來,把腦袋裹起來,整一個白版魔界邪惡法師。
  教堂外的廣場略呈橢圓形,地面用黑色小方石塊鋪砌。兩側由半圓形大理石柱廊環抱,恢宏雄偉。靠近教堂的柱頂,各有一尊雄鷹雕像,作展翅欲飛狀。廣場兩側有兩座造型講究的噴泉,泉水從中間向上噴射,下分兩層,上層呈蘑菇狀,水簾飛落,如一層透明珍珠鏈;下層呈缽狀,承接泉水成細流外溢,潺潺有聲。
  為表對神與神之左手的尊重,所有天使都是步行進入教堂。看著面前的大教堂,本來特世俗的我,都忍不住理理衣角,打腫臉充胖子。
  教堂的歷史很長,長到讓人記不清年歲。可因為時常熏陶著圣光,一切嶄新明亮。
  走過寂靜的長廊,來自七天的光芒穿過重重云層,落入窗欞,在地面飄搖,就好像精靈的舞蹈。進入正堂,站在穹窿頂下抬頭上望,頓時感到大堂內的一切都顯得如此渺小,第一眼看上去根本無法領略它宏偉的規模。穹頂幾乎是希瑪的最高點。
  正殿盡頭的彩色玻璃大窗上,有一只圣靈不死鳥,翅膀纏繞著葡萄藤,涂滿芳香。鍍金寶座上方,是光輝四射的榮耀龕。椅背上有兩個小天使,手持開啟七天之門的鑰匙,以及鮮花。
  耶穌站在寶座前,頭戴三重冠,肩掛金色長袍,面對著高升的旭日,閉目進行禱告。
  天主使太陽上升,光照惡人,也光照善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
  不可讓太陽在你們含怒時西落,也不可給魔鬼留有余地。
  你們的裝飾不應是外面的發型、金飾、或衣服的裝束,而應是那藏于內心,基于不朽的溫柔,和寧靜心神的人格。的30
  你們縱然動怒,但是不可犯罪。
  要彼此款待,而不出怨言。
  要依照自己所領受的神恩,彼此服事。
  你們的光當在人前照耀,好使他們看見你們的善行,光榮你們在天之父。
  心要歸向神,眼目要喜悅神的道路。
  要敬畏神,遵行他的道,愛他,盡心盡性事奉他。
  心里潔凈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看見神。
  締造和平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們要稱為神的子女。
  我給你們一條新的命令:你們應該彼此相愛。
  如同我愛你們。
  平平淡淡的語句,平平淡淡的神情,耶穌與我想像的相差不多,清瘦的臉龐,短短的頭發,絡腮胡,很平凡的一張臉,卻因平凡而觸動人心。
  一到這種地方,就常常忘掉很多欲念。我垂下頭,腦子里也不知道裝了些什么。
  眼角瞥見有人在我左邊坐下。
  我坐起來,往右邊挪了挪,對身旁的人微笑,再看向耶穌。
  身邊的人同樣穿著白袍,帽檐搭在額前。留著金色長發,用絲帶系住,垂在胸口。一雙碧藍眼睛澄澈透亮,勾人魂魄。
  看了耶穌大概有五秒吧,猛地回頭。
  “路……西法殿下?”
  路西法把手壓在嘴唇上,指了指前面:“噓……”
  我點頭跟擊鼓似的:“殿下怎么會來這里?”
  路西法笑:“我聽禱告,順便來看看你。”
  我哦了一聲。的16
  隔了一會兒,他忽然說:“不對,剛才我說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