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3)      第90章(05-23)      第91章(05-23)     

天神右翼79

天使就是好,腿不能走還能飛。路西法不知用了什么魔法,把卡洛“空運”回樓下,又把他定在原處,然后攙我進去,兩人純粹倆水雞。他輕車熟路找到我的房間,打開柜子翻出我的衣裳。我看到床頭疊好的小衣服,忽然道:“完了,小屁頭……”路西法回頭看我一眼,抖抖衣服,把我裹起來,愁眉蹙額:“不要再想別人,最重要的是你自己。”
  他將我整個人抱起,飛出去,在門上加了一道淡金色的魔法墻,順便把卡洛也困在里面。我勾住他的脖子,低聲說:“真是惡心死我了,我估計接下來幾天我都吃不進飯。靠。”
  路西法沒有回話,只動勁兒摟住我的腰,一直往上飛。
  我一時也不知該說什么好。
  曾經聽四號親親說過一個故事,名叫《第二次貞操》。
  一個女孩被幾個人強暴,失去處女之身。在絕望與悲傷的時候,她打電話給男朋友,把事情老老實實給他說了,并且乞求他不要放棄自己。電話的那一頭,男朋友很久沒有說話,最后說,你給我十二個小時考慮考慮。女孩強顏歡笑說好,掛下電話,她就認認真真梳妝一下,準備好安眠藥,等待到天亮。她終于放棄,于是準備打電話給他道別。就在這個時候,他打電話過來了,說我想了一個晚上,我想告訴你。她打斷他說我知道你要說什么,請最后對我說一次我愛你,可以嗎。她男朋友說,我愛你,可這件事不是你的錯,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她答應。他說,在我們沒結婚之前,請你為我守住第二次貞操,行嗎?
  安眠藥和電話同時掉落在地上,電話那邊沒了聲音。男孩子被嚇壞了,沒命跑到她家,發現女孩正對著樓梯哭泣。然后他們緊緊擁抱,流下了幸福的淚花。
  最后,四號親親還在加上了總結性的發言,純粹是把那個故事最后一段背下來了:其實,每個女孩子都有自己的第二次貞操,第一次也許在你不經意、無奈或者還不明白貞操是什么的時候失去了,你完全可以保護好你的第二次,把她給你最愛的人!
  四號親親淚眼滂沱地問我,你會不會像那個男人那樣對我好?
  當時我就回了一句話:x他媽第二次貞操!
  四號親親驚了,說,難道我不是處女,你就不要我了嗎?
  那個男人該去死了,女朋友被強暴,非但不立刻沖到她身邊給她安慰,給她關心,還說“你讓我考慮考慮”,還說什么給我你的“第二次貞操”,難道她以前找過男朋友有過性經驗就該拖出去槍斃了?那個傻女人更搞笑,一覺得對不起男友二不保護自己投訴暴徒三竟然想著自殺,這么不自愛的女人居然也有人要。我直接懷疑這個故事發生在一百年前,真想問那女的是不是還裹腳呢。
  最重要的是,這個鳥故事居然還感動了很多人!
  于是我把我的想法告訴四號親親,她聽后更感動了。可是沒多久,我們就一拍兩散。為什么?因為她說,黎彬,我真沒法接受你這種思想,你太浪蕩,你沒有貞操觀念,你沒有責任心,我想找一個能珍惜我,能為我第一次負責,能照顧我的男人。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從那以后我學乖了,懂得在女人面前展現自己的“責任心”,懂得把她們的“貞操”當榮耀。但時間一長,我也有需要。于是我立志不找處女。
  至于這個《第二次貞操》,我一直是當笑話拿去給哥們兒分享。
  路西法抱著我停在光耀殿門口,我忍不住嘆口氣。我想起同性戀也是分男方女方的。瞧他臉跟一包公似的,不要一會進去,他對我冷冷說一件事:“你的處男膜破了,我們還是分了吧。”那我百分百噴他一臉血。
  進入空曠高頂的大堂,路西法對身旁的人說:“去浴室放好水。”那幾個人走了,我立刻說:“這不是我的第一次。”路西法點點頭,毫不詫異。我說:“我真是當給狗咬了,別跟我說你該負責什么的,我受不了。”
  路西法溫柔地刮刮我的臉,笑得有些憂傷:“就算是處男也無所謂。”
  “你是不是說反了?”
  “沒有啊。”的5f
  我早該想到其他人都有非處情節,他們老大也該一樣。媽媽的,這句話比梅丹佐的冷笑話搞笑得多。不過路西法還不算很極端,牛人是梅丹佐,他的非處情節簡直升華到了一個新的高峰。這么嚴重,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瞧上伊撒爾的。
  我說:“你可以放我下來了。”
  路西法說:“放下來你身上會疼。就這樣不行嗎?”
  我想了想,點頭。然后他抱我進入浴室。
  剛進去的時候,我霎時呆滯。里面煙霧迷蒙,金粉鋪落似的地面,處處冒著亮晶晶的氣泡,浴池跟個小型游泳池似的。白金龍頭,上鑲嵌貓眼石。水面上飄著薔薇玫瑰花瓣。走進去的時候,我輕呼一聲,回聲響了數次。
  環境很夢幻,很像仙境,沒錯。但怎么看怎么眼熟。
  路西法放我下來,伸手試了試水溫,解開裹在外面的衣服,我下意識捂住下半身。路西法往下面看了看,又抬頭看著我:“不要害羞,總會看到的。”我搖搖頭:“沒有,沒有。”然后自己刮掉衣服,撲通一聲跳下水池,慘叫一聲。
  那個地方就像是被火燒一樣,tnnd太痛了!一想起剛才那一堆人,我跟吃蛆似的難受。我脹紅臉說:“你出去,讓我自己洗。”路西法說:“一起吧。”我搖頭,水花亂甩。
  我終于發現,這個地方是……雷鏡里的……
  路西法拿出一根細繩,系住頭發,搭在肩上,然后慢慢脫掉衣服,就像妖艷的白蛇在褪皮。不抬頭還好,一抬我差點仰天噴鼻血。天使比天使,氣死天使。大家都是天使,一看到那堆猥褻男我就想嘔,但是看到路西法……
  我們現在的關系,算是……?
  耶穌叔叔上帝爸爸,不帶這么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