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17)      第90章(07-17)      第91章(07-17)     

天神右翼81

洗完澡,路西法跟我裹著浴衣,晃悠到寢宮。天使最郁悶的就是這一點,稍微沒休息好,羽毛跟掉頭發似的嘩嘩落,一路走一路掉,弄得道旁的天使斜眼看我好幾次,估計他們都以為我是一脫毛雞。
  到寢宮門口的時候,路西法說叫我等等,先行離開。進入寢宮,一眼望去,地面就像一片無波無瀾的湖泊,明明凈凈。走進去,仿佛走上了冰面,宮內卻溫暖宜人。頂著周圍天使的目光,我有些不自在地走進去,停在長方型的宏大窗口前。俯瞰下空寬大平整的大道,一座座細密排列的建筑,空中似云追風的馬車。迷幻蒼莽的帝都盛景,霎時被踩在腳下。
  身后有人在輕輕說:“喜歡這里?”
  我點點頭,又搖搖頭。這里很美。可每次來到這里,都覺得自己身處夢境。
  但覺得不對。的3c
  我飛速轉過頭,看見站在身后的小天使。金帛發,碧藍眼,鉆石一般精致的袖珍鼻梁。我一興奮,撲過去抱住他:“小屁頭!”然后猛捶他的腦袋,捶得咚咚咚咚響。
  有個四翼天使氣憤地站出來,另一名拉住他,面有難色。
  路西斐爾說:“我有事想要告訴你。”
  我激動地說:“我也有事要告訴你!”
  路西斐爾微笑:“你先。”
  我使勁揉他的小腦袋:“我和路西法殿,不,路西法在一起了!他給我說那三個字了,小屁頭~~我太高興了……咦?咦?慢著,你為什么會在這里?你想對我說什么?還有,你的羽毛為什么會變成這種顏色……”
  汗,莫非是我眼拙了?路西斐爾的翅膀一下變成路西法的縮小版,光亮四射……
  我摸摸他小小的羽翼,他立刻停止那一支翅膀的飛行。我捏捏,再搓搓,再揉揉,雖然小,雖然軟,雖然我依然很想烤來吃,可是,沒有錯。
  我抬頭看著他,估計臉色大變:“你……難道你是……”
  路西斐爾小聲說:“是。”
  我往后退一步,一下撞在窗欄上:“不可能!你不要嚇我!”路西斐爾慢慢飛到我面前:“我不想騙你的,可是我想說的時候,已經沒有機會了。”
  我使勁搖頭,搖了半天,最后皺眉道:“算了……我能理解。”路西斐爾抖抖小翅膀,飛過來抱住我:“不要生我氣。”我說:“你先告訴我,你母親和他還在一起沒?還是說,你是他生的?”路西斐爾一愣:“什么意思?”我說:“你不是他兒子嗎?那你母親和他分手了吧?”
  路西斐爾映藍般的眼睛忽然睜大:“你……”他長嘆一口氣,輕聲說,“伊撒爾,你真的,真的……好笨。”
  汗,笨就笨吧,也不用加兩個副詞吧。
  路西斐爾伸出小手,蓋住我的眼睛,萬丈光芒頓時被遮掩,我從指縫間看到那雙亮晶晶的藍眼。那雙眼睛閉上,靠近,松松軟軟的兩片唇靠在我的唇上。熟悉的觸感讓我腦中猛地一蕩,心跳開始紊亂。然后他放下手,一手摟住我的腰,一手撐在身后的窗臺上。
  越來越覺得不對。
  小屁頭的手那么短,怎么可以單手就把我腰環住?
  不知不覺間,我抬起頭。
  我睜開眼,面前的人已比我高出一截。金色的留海絲絲分明,落下來擦著皮膚,有些癢。他的鼻梁變高,輕輕頂在我的臉上。
  然后他放開我。
  成人美男版路西斐爾赫然站在我的面前。
  我的思維已經徹底亂套。
  我抓抓腦袋:“哈,小,小屁頭,你,你長大的樣子還不是一般的漂亮,不是一般的,高貴,有,有氣質,就像,就像……路西法殿下……一樣。”
  媽媽的,我已經變成第二個尚達奉了。誰來告訴我這是怎么一回事?
  能解釋這種現象的可能性只有四種:一,路西斐爾長大和路西法一個樣。二,路西法變成路西斐爾來騙我。三,路西斐爾變成路西法來騙我。四,……我不敢想。
  他捧起我的臉,又吻了一下:“傻瓜伊撒爾,你真的好笨。”
  同樣一句話,同樣的語調,出自同一人之口。可是,感覺完全不同。前面那個稚嫩清澈,后面那個,十足的感性和縱容。
  我回頭看著外面金燦燦的天空。
  老天啊,快降雷把我劈暈吧!
  一朵浮云飄過。
  兩朵浮云飄過。
  n朵浮云飄過。的f
  劈啊,怎么不劈!平時我不求你劈你都要劈,這會求你劈你就不劈了!
  我顫顫巍巍地說:“你究竟是小屁頭……還是我老婆?”他捏住我的臉,晃了晃:“我是你老公。”
  我說:“老婆。”
  他說:“老公。”
  我說:“老婆。”
  他說:“老公。”
  我說:“老婆。”
  他說:“老婆。”
  我說:“老公。”
  他笑了笑,再吻我一下:“老婆好乖。”
  汗,我為什么要和他說這么沒營養的話。我說:“嘿,熾天使可以變成別人的樣,你別以為我不知道。”路西法笑道:“路西法,他喜歡莉莉絲,他喜歡莉莉絲,我是個火球,要爆炸了,啊,他喜歡莉莉絲,怒,我已經爆炸了,你看到沒有,我在燃燒……”
  他在說“啊”是時候,聲音還特輕靈特動聽,跟唱歌似的。
  幻覺,幻覺,我聽到的是幻覺。
  路西法把我抱住,就像在抱枕頭:“小屁頭,你給我滾出去,我不想看到你。才一天我就喜歡上路西法殿下了,你要笑就笑吧。”
  我轉過身,搖搖腦袋,想把他的話搖出去。
  路西法從背后抱住我的腰,輕輕搖晃:“我也想把他打一頓,可是就仗著個原因我沒法:第一,他比我厲害,我打不過他。”他的聲音變得越來越輕,越來越不穩定:“第二,他沒對我說過愛我……第三……我下不了手。”
  站在這里往外面看,光輝無限,如墜夢境。
  我抿了抿唇,陽光刺得人有些想流淚。
  “我愛你。”路西法抱緊我,“以后每天我都會對你說……說到你煩為止。”
  我吸吸鼻子,回頭,一巴掌拍在他臉上。不響,但是動作很夸張,周圍的天使都在抽氣。路西法捂住臉,輕聲嘆道:“我就知道是這種結果。”
  “偷聽別人說話還好意思炫耀,你別忘了你曾經被我倒提著抖,被我暴打,被我當馬騎!”我朝他做了個鬼臉,還特別幼稚地吐舌頭呼嚕呼嚕叫,拔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