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6)      第90章(05-26)      第91章(05-26)     

天神右翼86

覺得有什么東西在后腦勺磕碰,然后是翻書的聲音。聞到一股濃濃的奶香,還有熟悉的體香。我睜開眼睛,用力眨了幾下,看到一片……胸膛?我抬頭,剛好對上碧藍色的瞳孔。
  還沒反應過來現在是個什么狀況,他就垂下頭吻我。
  我發懵,看他好久才往自己身上看去。
  我現在在光耀殿的寢宮,身上裹了厚厚的被子,枕頭是路西法的左手臂。他正倚在一個絲絨靠背上,右手拿書,左手翻書。而半空正懸著一個象牙盤,盤周圍掛了一銀鈴,稍有些風,鈴鐺就會響。盤中放著一個玻璃杯,裝了半杯牛奶。
  路西法放下書,取了牛奶喝。我坐直了身子,身上的被子滑下,立刻光溜溜。
  傻了巴機的看著自己的身子,還有路西法半裸的身子,我的直覺反應就是,我們那個什么了。背上一涼,我的翅膀猛地收住,想蓋住身上,可韌性不夠,蓋不全。這天挺涼快,怎么我就這么熱……我扯住被子把身上裹住,只漏兩只眼睛出來。
  路西法握著杯子,手指雪瑩。
  成人版路西法喝牛奶跟喝酒似的優雅,怎么小孩就喝得到處都是?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人品問題?
  而乳白色的液體讓我想起……
  我縮得更小了。
  路西法似乎在忍笑,忍了半天還是笑出來了:“睡得怎么樣?”
  我點頭,面團似的被子跟著晃啊晃。
  路西法說:“那就好。感覺如何?”
  感覺?
  什么感覺?難道是那個?他沒這么搞笑吧?
  路西法自動補充:“我是說,舒服嗎?”
  我汗!我大汗!!
  他真問的是這個!
  這話問得挺拐彎抹角,實際,實際不就是……“你被我插得爽不爽”!我終于知道,為什么每次和我的親親們上過床,她們都會有些害羞,還不敢看我。
  可是,我是男人吧!做男人要爽快!承認吧!承認吧!
  終于,我一咬牙,點頭。
  路西法笑:“那要不要再來一次?”
  我背個蝸牛殼似的往前蹭,蹭蹭蹭,從被窩里伸出手摟住他:“讓我先抱會。”
  寥寥云霧中,路西法的臉如同掛著水珠的百合瓣,讓人看了就想戳破。
  他放下牛奶,回抱住我。
  終于知道為什么每次和親親們上過床,她們都會黏在我的身上,好像失去我就會掛掉。那個時候,我常常會覺得很……疲憊,經常敷衍人。現在覺得我tm真該拖出去槍斃了。
  我說:“你一直沒睡?”
  路西法搖搖頭:“我是起來了。小懶豬,你睡了十三個小時。”
  我撇嘴:“十三個小時算什么,我最高睡眠紀錄是三十四小時。”
  路西法說:“真厲害,難怪皮膚這么好。”
  聽完這句話,我欲哭無淚。當時高考結束,興奮過頭,連續熬夜七十二小時沖網游,然后狂睡……起來以后,發現皮膚果然好,就像月球表面那樣,充滿了神秘而抽象的美。好在我是一大好青年,野生動物的生命力令我在短期內恢復正常,不然拖出去嚇人效果百分兩百的好。
  我說:“對了,你有沒有過在下面的經驗?”
  路西法說:“有啊。不過只有一次。”
  一次?
  路西法肯在下面,肯定是因為很喜歡了……一次……有點不爽。
  我說:“呃,那是什么感覺?”
  路西法說:“有點疼……但是印象很深刻。”
  他都說有點疼了肯定是很疼。重點是,印象深刻!
  我磨牙磨牙磨牙,惱怒地說:“哪個混帳東西把我老婆弄得‘有點疼’了?不爽!不爽!”路西法笑著摸摸我的臉:“沒有關系。那一晚對我來說,很重要。”我打開他的手:“過去的事不準再想!現在你是我的!只是我的!”
  靠,我怎么能說出這么變態的話!
  不行不行,我太激動了,冷靜,冷靜……
  路西法說:“那不是過去的事。”
  這一下,發不起火了,我呆滯。
  “好了,不逗你玩。”路西法說道,“還記得梅丹佐的生日嗎?”
  我點頭。
  “那天晚上梅丹佐送你回去,我變成小孩隨后趕到,但你衣服都沒脫,小孩子手不夠長。我看你醉了,就恢復原來的樣子替你脫衣蓋被子。然后你叫我的名字,好像是無意識的。我湊過去聽,沒來得及變小……”
  我說:“然后?”
  “然后你就上了我。”
  轟隆隆——轟隆隆——轟隆隆——
  無數道驚雷在我腦中劈開,我呆,呆,呆,再呆,最后一把捉住他的肩膀使勁搖:“為什么不躲?你是豬是不是?你為什么不躲啊!”
  路西法笑道:“你說呢。”
  我停手,想起第二天早上小屁頭縮成一團的模樣,心里跟刀捅似的滴血。我使力抱住他:“很疼……是不是?”路西法雙手收緊,把我抱得特嚴實:“傻孩子,我怎么可能覺得難受。”
  我搖搖頭:“對不起。”
  路西法說:“既然你都說過去了,就不要提它。現在不早了,想先吃飯還是先做?”
  我說:“我……不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