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3)      第90章(05-23)      第91章(05-23)     

第2章

睜開眼時,自己正被溫暖的東西包裹著。隱約聽到有人在說話,卻聽得不甚清楚。慢慢睜開眼,橘黃光芒透入眼簾,再看看自己四周,盡是染著橙色的雪絨。慢慢的,雪絨展開,劇痛在背上蔓延。我咬牙,嘶的一聲,發現自己正抱著雙膝,蹲在地上。
  頭疼得厲害,我揉了揉眼眶,聽見有人在和我說話:“……你沒事吧?”
  我抬頭,面前正站著一個少年,身著白衣,銀發灰眼。腦中依舊是一片混沌,慢慢站起來,看了看環境,徹底傻眼:黃昏時分,紫橘流光幻滅交錯,一團團彩云將我們包圍。空氣清冽新鮮,只是普通呼吸,都像在雨后漫步于大草原。
  莫非,我真的蹬腿翹掉了?
  這,這就是天堂?
  下意識往底下看去,卻只看得見蒙蒙細霧,細霧下是一片蔚藍,綴著無數棕色小顆粒,神秘,瑰麗,卻令人窒息。我慢慢彎下身,瞇了眼,發現自己正踩在云朵上,大驚。姑奶奶爺爺的,我,我真到天堂了!爸媽呢?小美呢?那個變態丑人楊路呢?還有我的兩瓶喜力……
  剛想抬頭,又看到了近在咫尺的東西。
  一縷棕毛落在額前。
  我使力扯住棕毛,往下拉了拉。頭皮微微生疼。不是毛,是我的發。
  我尚處于牛眼狀態中,茫然地看著面前的少年,卻聽見遠處傳來呼喊聲:“下一個,卡洛!”少年應了一聲,對我說聲我過去了,就轉身走掉。
  他轉過去的一瞬間,我呆了兩秒鐘,揉眼揉了十秒鐘。
  幻覺,絕對是幻覺。
  那個卡洛,竟然長了翅膀!兩片微帶銀灰色的羽翼,兩而且還是不對稱的,左邊那支正在輕輕揮動,右邊那一支,卻半耷著,奄奄一息。卡洛似乎有些激動,走過去的時候,翅膀舞得特別快,就像一只討好主人的小狗。
  因著他的翅膀,我背上又開始抽痛。下意識往背后看去,我又一次呆滯。
  我伸出顫抖的手指,輕觸一下身后的羽毛,溫熱的。就是剛才將我包圍的東西。我又稍稍扭動了背脊,那羽翼跟著動了一下。再呆滯了數秒,我終于崩潰。
  我,我我我我我我也有!
  我也有!
  我也長了翅膀!
  我一屁股坐在云層中,身子卻撲通一下,往左邊倒去,嚴重重心不平衡。我回頭看了看自己的翅膀,右邊那支正不斷地搖啊搖,左邊那個卻動不了,還扯得我背上一陣劇痛。
  這時,有一個人,不,有一個天使從我身邊走過,回頭白了我一眼:“你要不排隊,就別在這堵路,后頭人多著呢,謝謝。”另一個天使也走過去,撇嘴道:“你看伊撒爾那樣,就跟沒見過翅膀似的。”前頭那個笑了:“他不一直都傻兮兮的么,俗得要命。”
  我歪著身子,一只翅膀還在空中搖來搖去,看著他們的樣,全都是倒的。
  伊撒爾是我的英文名,他們怎么知道?
  就在這時,卡洛屁顛屁顛跑過來,笑嘻嘻地說:“伊撒爾,你快看快看,我的翅膀修好了!”我呆滯的點點頭:“哦,原來你翅膀修好……什么?你的翅膀修好了?!”
  卡洛展開雙臂,翅膀跟著飛速拍幾下:“是啊是啊,泰瑞爾殿下實在太厲害了,就這么輕輕一劃,我的翅膀就好了!”他要再搓搓手,放在身旁,保準就是一蒼蠅。
  我咽了口唾沫,小聲說:“那個,泰瑞爾殿下,是?”
  卡洛不撲翅膀了,只擰著眉,表情跟剛才那倆傻x天使一樣:“你是不是在魔界被打暈了?連泰瑞爾殿下都忘了?咱們天界的守門人啊,翅膀受傷掉,找他修復啊。否則回不了天界么。”
  我點點頭,哦了一聲。原來如此,我農村人進城。
  天堂竟如此發達。
  敢情翅膀,也是可以修的。
  我清了清喉嚨,撲過去,一爪子搭在卡洛肩膀上,開始吐苦水:“哥們兒,告訴兄弟,你是怎么死的,兄弟死得太冤,給個女人甩了不說,還被情敵耍,耍過之后,還撞大卡車,升天……”
  話還沒說完,卡洛就將手搭上我的額頭:“你今天真的傻了。親愛的伊撒爾。死亡一詞,是用在惡魔及泰坦那種低等生物上的,對高貴一族天使來說,只有回歸原始,沒有死亡。”
  我笑:“不是不是,在死之前,我們總是人類吧?”
  卡洛搖搖手指:“親愛的伊撒爾,我們天使,都是耶和華的孩子,是至尊至貴的。人類有什么玩意?沒聽過,但是,如何能與我們相提并論?你真的摔壞了,回去歇歇吧。”
  他沒聽過人類?汗,難道這時,上帝還沒造人?
  但是,耶和華?那是個什么名字?好熟,我肯定在哪里看過。
  想到這,忽然覺得不對,一拳砸在腦袋上,怒了。我x,這小王八羔子,敢這么說地球的主宰者,老子一肥錠打在你臉上,讓你知道人類的力……
  “下一個,伊撒爾!”洪亮的聲音傳過來。
  我心中一跳,終于把歪著的身子倒過來,舉起手大吼一聲:“到!!”
  這,他們看我做什么?就連卡洛也……
  我管不了他們,自己溜過去,站在那個衣著最華麗的人面前。揚頭一看,一座歐式羅馬門,一眼望去,竟找不著盡頭。紫光映在上頭,更如染了夢幻的色澤。兩根門柱上,刻滿浮雕壁畫,幾只天使纏繞而上,將門柱環繞。
  我驚,好大的金箍棒。
  泰瑞爾的翅膀,似乎比我們的都要大上兩倍。而且不像我和卡洛帶灰色。巨大,雪白,在夕陽余暉中閃閃發亮。他的面孔讓人無法直視,天使來自神界的風采,讓人肅然起敬。
  泰瑞爾的頭發也是金色,我的也是金色,可為什么在我看去,就不是同一種色?我的像大x,他的像金子,還是24k的。這也太人品了。
  泰瑞爾道:“轉過去。”
  我老老實實地轉過去,一邊想著,他腰間那小匕首殼子蠻好看。有光從我背后透出來,背上一陣溫暖,肌肉緊縮,泰瑞爾在后面說:“可以了。愿天帝耶和華與你同在,哈里路亞。”
  我一驚,撲哧一聲,忍住沒笑,泰瑞爾就是個神父。
  剛走兩步,泰瑞爾又在后面說:“伊撒爾,你的懲戒期限未到,不可以回第七重天,知道么。”
  我敷衍應了一聲,往里頭走去。卡洛跟上來,在我身邊飛來飛去,翅膀拍得撲哧撲哧響:“親愛的伊撒爾,別老走路,那多難看。”
  不走路做什么?跟你一樣,蒼蠅似的,弄別人一身羽毛?
  想是這么想,我畢竟沒有嘗試過飛行的感覺,心中癢癢的,微微動了動翅膀。身后的羽翼在月色下展開,云間的投影神圣而又綺麗。雙腳慢慢高升,地面上的投影展開翅膀,輕輕撲打,速度緩慢,卻異常穩妥。一顆心撲通撲通地跳動,緊張得無法呼吸。
  看著下面離自己越來越遠的云層,海洋,島嶼,周圍混沌的天宇,廣袤無邊的天界,身為人類,懼高感洶涌而出,停在半路不敢動:“我們現在要去哪里?”
  蒼蠅天使飛過來,一只腳伸得筆直,一只腳半蜷著,看去格外愜意:“我回第一天,你去第二天。你都聽泰瑞爾殿下說了?懲戒期未滿,你只能去第二天。”
  我徹底傻了,什么第一天第二天?
  小蒼蠅很體貼地問:“親愛的伊撒爾,你別告訴我,你已經健忘到連九重天都忘了。”我頗乖巧地點頭。他睜大眼,微張口,就像在看到我吃蟑螂:“伊撒爾,豬都有腦子,為什么你就沒有?你是不是吃過撒旦給的忘魂果了?”
  我干笑,只得點頭。沒辦法么,我是個合格的理科生,沒讀過《圣經》和《神曲》。
  卡洛頗同情我,替我細細解釋過,他說得那叫一個專業,我聽得頭暈,以我的話解釋,就是這樣:天分七層,由七位大天使掌管。越往里頭走,就越強越抽象,也就是說,咱們人類是看不到地。越往外面,就越弱越物質化,也就是說,咱們人類是能看得到地。
  到底說來,還是在鄙視人類。
  上帝的御座在是最最最里頭,他跟前坐了兩個人,左邊那個,就是咱們的耶穌叔叔,右邊那個,是天界最牛的熾天使,名字爺還沒問。耶穌跟前,還圍了九層天使軍團,也很牛。九層天使軍團和天一樣,越往里越靠近上帝,就越牛,就是純粹光的存在。低級的天使通過它的上司天使,來獲得上帝的啟示。它們又可以通過自身的奮斗,和不懈的精神,提升自己的階級,一級一級地往上爬,好處呢,就是官大,銀子多。
  天使的分類更麻煩,總共有三級,上級叫神圣的階級,分熾天使,智天使,座天使;中級叫子的階級,分主天使,力天使,能天使;下級,叫圣靈的階級,分權天使,謀天使,一般天使。
  而被我附身的倒霉天使,伊撒爾,以及小蒼蠅,都是第六級天使,能天使。
  能天使,是神所造的長子,還是批量生產的。這群孩子,與惡魔爭戰時,可都是天界小前鋒,所以一直待在第一天和第二天間,擔任捍衛上帝爸爸的任務,防備惡魔的侵入。不過,能天使與黑暗勢力接觸頻繁,翅膀多少撲點灰,還產生了一堆墮落者。所以,幾乎所有天使對能天使都有些偏見。
  我分外郁悶。果然我連死了都天打五雷轟,沒好報,爺就是當了天使,都要當吃力不討好的,羽毛倒黑不黑倒白不白,還要受人鄙視。老天,難道人長太帥了,也是一種過錯?
  不過,我現在終于想起耶和華是個什么人。原來就是耶穌的老爸,咱們的造物主,上帝。在咱們那一代的青年中,你可以不知道耶和華,但是你要說你不知道撒旦,會被一群人藐視。據說撒旦有七人,老大名叫路西法,魔界之王。
  路西法只要出現在少女漫畫中,那一定是帥得驚天地泣鬼神,邪與美的結合體,光與暗的綜合體,可以把姑娘們甩得死了又死死了又死,還是贏得大片芳心。路西法只要一出現在游戲中,十有八九會強得驚天地泣鬼神,血有幾萬點,絕對是過關boss,可以讓小子們挑戰他死了又死死了又死,還是翻不了版。說不定我這回來到天界,任務就是滅掉撒旦,然后成為能天使光宗耀祖的英雄,嘿嘿嘿。
  于是我問道:“卡洛,那那,我們什么時候才能去地獄瞧瞧路西法大人啊。”
  卡洛蹙眉:“地獄和路西法殿下有什么關系?路西法殿下哪是說見就能見的,他現在基本不離神殿。見他的難度,跟見神有得一拼了。”
  我驚:“等等,路西法不是魔王么,怎么會……”
  卡洛道:“閉上你的烏鴉嘴!路西法殿下是除神以外最完美的人,你竟說他是魔王~~~我要把這話翻給拉斐爾殿下聽,你就等著再關它個幾百年吧。”
  我啞然。
  莫非,我穿越過來的時間,比較遠古?
  原來這個時候路西法還沒墮落,還是天神的右手,最美最牛的熾天使。默。那等他墮落,我的尸骨都得風干。我苦笑:“我了解,那你總該告訴我,我犯了什么錯?”
  卡洛說:“因為你跟梅丹佐殿下,嗯……”說到此處,忽然哇的一聲,指著天空叫道,“那個,你看,你看那里~~~”我順著他所指方向看去,烏黑一團,什么都沒有。
  正待詢問有什么,再低頭,卡洛已經變成了個小小的黑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