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17)      第90章(07-17)      第91章(07-17)     

第9章

我沒臉見人了。真的,沒臉了。跟一個漢奸使用同樣的英文名,還長那么像,我這老臉往哪兒擱啊。現在再回頭想想我剛到這里時,那些天使看我的眼神……汗。
  我異常沉重地垂頭自悔:“卡洛,我現在知道錯了,真的,我要改邪歸正。”卡洛翻個白眼,嘴巴一歪:“這話你都說了幾千次了,有用么。”
  我呆滯,我啞巴了。
  往下看看,第三天也穿過,進入第四天。已是黃昏時分,太陽掛在天邊,滿目漆黑的森林,森林的后頭,是第四天最繁華的地帶,耶路撒冷城。撥開枝椏,看著耶路撒冷城最主要的一排城堡,我再一次覺得眼前的景色亦真亦幻。天界的主建筑都是哥特式的,從我這角度看過去,總覺得太陽就掛在最高的城堡尖兒上。夕影燒紅了云,燒紅了城市,黃昏的耶路撒冷城,坐落在玫瑰色的云層中。仿佛會在下一刻爆燃,出落成一只火鳳,擎天一馳。
  我們從森林上空飛過。卡洛指了指下面黑漆漆的森林:“這里有很多深坑,專門埋葬墮落的看守天使和叛變者。幽閉一段時間后,他們將會被投入火湖里,永世不得超生。”
  卡洛說得云淡風清,我禁不住打了個哆嗦。聽他的說法,以前的伊撒爾就是個漢奸。他連憤能都敢背叛,難說不敢背叛天界?他在勾搭梅丹佐之前還是個能天使,指不定就勾搭過魔界的某某惡魔某某魔女什么的……這下憎惡他的人多了,萬一真有點什么事,他們瞧我死不透,把伊撒爾做的事抖出去,我不是要代他死上一萬次?
  原來上天真是公平的。給我一張如此英俊瀟灑的臉,就注定我要紅顏薄命!
  我還陶醉在林美眉的葬花世界中,卡洛拉著我降落在地,指著城門前正在收攤的商人:“不想死就去買個斗篷或者面紗,把你那張自以為很美的臉遮了。”
  我哦了一聲,走兩步,又回頭:“沒錢,先借你的。”卡洛翻個白眼:“做夢!”
  “等我掙了錢,還你兩倍。”
  “三倍。”“二倍半。”“三倍。”“二點七倍。”“三倍。”“二點九倍。”
  “不借了。”的17
  這王八羔子小賤人,自己哥們兒都要壓榨!我一咬牙:“靠,三倍就三倍!銀子拿來!”卡洛那守財奴抖了一個銀幣給我,我在手上拋了兩下,跑過去和那女天使商人說:“這位女士,斗篷多少錢?口罩多少錢?”女商人說:“口罩?”
  汗,不小心說錯話了。我連忙糾正:“不不,面紗,面紗。”
  “斗篷2。5個銀幣,面紗7銅幣。”女商人一邊拿出斗篷面紗,一邊看著我,“伊撒爾,你把臉埋這么低做什么?”的5
  我廢了。
  “你你你,你要砍就砍吧,砍了我還會回來的!”
  女商人說:“我砍你做什么?”說完在我耳邊悄悄說:“前段時間你不是在我這丟了一袋金幣么,現在你度過危險期,總該拿回去了吧?萬一給人搶了,我可賠不起。”
  ……我聽到什么了?
  一袋金幣!是金幣!
  女商人把面紗放我手里,我問:“金幣呢?”她小聲說:“在斗篷下。”
  我一愣,掀開面紗。
  下面壓了沉沉的一個布袋。我把銀幣丟給她,她找錢,我再看看錢袋里的金幣,起碼有幾十個。原來伊撒爾這家伙早就做好第二手準備,帶了這么多銀子潛逃。
  我戴上面紗,掏出一塊金幣看了看,半徑起碼是銀幣的兩倍。果然正面有六個翅膀,背面有十字架。我把金幣架大拇指上,朝卡洛一彈,金幣在空中劃過完美的拋物線。卡洛眼睛一亮,撲上去接住,對我裂嘴一笑:“天,耶和華神路西法大人!你怎么會有這么多錢的?”
  我神秘一笑。你問我我問誰?
  然后我跟卡洛一起進入耶路撒冷城。原動天也就是天界的政府提倡多步行,以免翅膀進化雙腿退化,所以在城里都不能飛行。你要敢飛,結果就是被看守天使用雷像機關槍掃射一樣劈下來。
  城外的人收攤,城內的店開門。天黑了,燈亮了。滿街都是五花八門的小玩意,人類做假發,天使賣假翅膀。看到一家店擺著雪白的翅膀,跟真的似的。幾個漂亮姑娘在里面試翅膀,還對著鏡子照啊照。身后高挑英俊的男朋友直搖頭。我理解,男人最怕的事就是陪女人逛街!想到以前某個女朋友,有次我給她三百多塊叫她買件好衣服,結果她把我拉到地下商場從早上買到晚上,買了十來件“大出血”。后來發現女人都一個規律,她們不是喜歡買漂亮衣服,而是喜歡換上新衣服的感覺,就跟換男朋友似的……靠,又想到小美。
  想到小美,就想到楊路,想到楊路,就產生幻覺了。
  老子竟然看到楊路的幻覺了!
  不遠處是耶路撒冷的市中心,那是一個小型廣場。廣場周圍都是通往各個街道的支路,從天上看,估計會像蜘蛛。廣場中央有一座白銀雕塑,雕塑站在一個流動水池中。水池被新鮮的滿天星和紫羅蘭包圍,水池邊緣上坐著許多天使,大部分都是情侶,或是倆女天使靠一塊,忒像les。
  水池中央那巨大的白銀雕塑,是個六翼天使的形象。因為是雕塑,所以不知道他翅膀什么顏色。上面兩對翅膀展開,下面一對翅膀垂下,留著及腰的長發,用帶花的藤條松松系著,搭在胸前。天使的身上沾著許多花瓣,逼真的仿佛可以嗅到鮮花的芬芳。他半斜著腿,站在城市的中央,臉上帶著自信的笑,慵懶卻絲毫不減高貴之氣。這些其實都只是次要。
  關鍵是,那張臉,那張臉~~~分明就是楊路那個小賤人!!
  我快步跑過去,最大的感想就是朝雕塑吐一口唾沫。可是等我走近了,卻只能看到他修長的腿和華美的短靴。抬起頭,也只能看到他的尖下巴。雕塑的右腳旁放了塊大理石碑。最下面寫了一行字:天國副君。天界中最美麗,最有權柄的一位天使,其光輝和勇氣,不可企及。
  中間又一行字:光耀晨星,。
  最上面雕刻著鑲金大字:路西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