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23)      第90章(07-23)      第91章(07-23)     

天神右翼11

剛出書店,再次看到那個路西法的雕像,我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可怎么看都看不出哪里有問題。正準備深入研究,卻被突襲的光芒刺得睜不開眼。
  圣光照亮耶路撒冷城的夜空。
  所有天使仰頭。
  雪色四翼天使成群自上空,呈四方隊伍飛過,米色的裙擺在風中飄蕩,如一朵朵被吹散的流云,一只只在海面上晃搖的扁舟。最后天使群停在半空,穿著短衫和長衫的交錯排列。身著長衫的戴著各色手套,身著短衫的腰佩短劍,或背負長弓。隊伍似乎是特別訓練過的,連翅膀揮舞的頻率都是一樣。一看這排場,就知道有大人物要來。
  我x,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不是說要提倡步行嗎?
  脫莖而去的百合花瓣,薔薇花瓣自高空撒下,天使們紛紛舉手歡呼。然后,更神奇的景象出現了:兩架雪白的馬車自天邊而來,那真是電火行空雷騰云奔,穿過重重云朵,直沖到我們上空。一車配的天馬,八匹,紅暈沖口,展翅撲騰。一車配的獨角獸,同樣是八匹,翹首長鳴,逐日追風。
  四翼天使們整齊轉身對著獨角獸車,幾位天使過去開門。我正好奇半空怎么下馬車,就看到里面伸出兩條雪白的長腿,赤足,愣像踩在半空一樣出來。然后人出來,停在半空,卻無翅膀。因此驚愕的同時,更為那天使的儀容驚愕。
  她閉著眼,穿著一身天藍長裙,自胸部到腰部都是緊裹著,裙擺輕得像一吹便會破裂。銀色腰帶下掛著一串百合花。金色的卷發一直流落膝蓋,波浪間閃爍著奇光。
  她雙手捧在胸前,慢慢睜開眼睛,露出深藍色的瞳孔。
  與此同時,六支黃金翅膀慢慢自她背后展開。
  也是同時,所有人都在輕聲嘆息。
  我輕聲道:“好漂亮。”卡洛翻了個白眼:“哪里漂亮了,就是個普通女人。”我正準備問他這美女姐姐是誰,看樣子沒必要了。這是大天使加百列。
  加百列給了我靈感。我終于想起那雕像有什么不對了。
  當時我在地上看到楊路的翅膀,只有一對。而且,是惡魔的骨翼,而非天使的羽翼。傳說路西法墮落以后,依然以墮天使的形態統治魔界,按道理說,應該是六支黑羽翼。而且,紅眼睛也是惡魔的象征。那楊路究竟是什么人?
  越想越頭暈,干脆不想。
  再抬頭,發現天馬車里的天使也出來了。
  與加百列的清肅不同,拉斐爾面容清秀,穩重卻愉悅,掛著包容慈愛的微笑。他腰間配著智天使的象征,炎之劍。穿一身白衣,紐扣,手腕處的一圈,以及手套,褲子都是黑色,底下又套了一雙白靴,整個看去就是黑白配,卻相當搭調,看來是那家路西法之吻的杰作。
  拉斐爾甚至連翅膀也未展開,就牽著加百列的手落在地面。
  這一次的拉斐爾真是徹底顛覆我對他的看法。非祈禱之時,他比天界任何一個天使都要有親和力。
  原以為只有他倆,沒想到馬車上又傳來一個聲音:“你們選,我就不下來了。”
  那聲音只能用三個字形容:惹人厭。
  這是身為男人的直覺。一般這種輕浮的,自以為是的聲音,絕對是花花公子。注意,是花花公子,不是色狼。
  事實驗證了我的想法。抬頭看到一張漂亮的臉,而那張臉上掛的表情卻足了十二分的輕佻。短棕發微亂,倚在靠背上,半條腿在馬車外晃蕩,靴子是紅的,晃得人眼睛痛。然后,卡洛說的一句話,讓我更加厭惡他:“啊,伊撒爾快看,你的梅丹佐殿下來了。”
  xtnnd,這就是梅丹佐!果然不是一般賤!
  xtnnd,伊撒爾也不是什么好東西,這對狗男男!
  看老子沖上去把他從馬車上踢下來,扔在地上踩一腳,正踩中他的xx……汗,我太激動了。
  不過,天使有xx么?既然女的都有胸,那男的……
  哦,應該有的,想當年伊撒爾可是當他的男寵。
  這么說,這個身體讓男的給xx過……真的不是一般,惡寒。
  四翼天使也都紛紛落下。梅丹佐在馬車中繼續晃悠他的一條腿:“劇本是我寫的,現在還差兩個角色,一是反派,是變成魔王的墮天使,也就是撒旦。一是配角,被魔王害死的小精靈凱比。想演撒旦的,請站到拉斐爾殿下這邊排隊,想演凱比的,請站到加百列這邊排隊。每人表演時間一分鐘以上十分鐘以下,可以自由發揮。用心演,才能演得好。大家可別用肺演啊,啊哈。”
  用心演,才能演得好。大家可別用肺演啊,啊哈。
  媽媽的,這笑話真的太冷了。難道這就是時下最流行的冷笑話嗎?
  我突然想起第八號女友給我講的一個笑話,我笑不出來,她把我冷凍了好幾天:一只雄鹿在路上飛快的跑,它跑啊跑啊跑,跑啊跑啊跑,最后跑成了高速公路。
  從那以后,我就學會了如何在別人講冷笑花的時候狂笑。
  所以,大家面面相覷的時候,我條件反射的暴笑出聲。
  然后,所有人看著我。
  加百列也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十足一代臨世妖姬:“聽了梅丹佐殿下的笑話也能笑出來,真不容易。估計這世界上除了伊撒爾,就只有閣下了。”
  梅丹佐臉皮厚,靠那兒不動聲色地淫笑。
  拉斐爾擊掌:“好了。大家排好隊,開始選角。想演撒旦的請到我這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