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17)      第90章(07-17)      第91章(07-17)     

天神右翼23

梅丹佐陪我往外面走,剛開始還好,路過的人全都是光耀殿的天使,石雕一樣往前走,當沒看到我們。可是一走出那足球場似的前院,走出路西法的地盤,眾天使的目光簡直就是飛刀,一刀刀戳過來,毫不避諱。的34e
  梅丹佐無所謂,我一路咽著口水走,恨不得把背后那對翅膀給縮到身子里去。走了一半,我對梅丹佐小聲說:“那個,殿下請先回去吧。”
  梅丹佐笑了笑:“我就知道你會這么說。我帶了不少四翼天使來這里,他們都把六翼們的目光當作對他自身的肯定。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我低聲道:“又不是包養二奶,爭個男人還榮耀呢。”梅丹佐一臉疑惑:“包養二奶?”我擺手:“不不,沒什么。我先走了。”
  梅丹佐說:“伊撒爾,希瑪城沒有外表看去的那么干凈,你要記住,無論看到什么,聽到什么,都不要做出任何反應。那是保護自己的最好方法。”
  我點頭。
  梅丹佐說:“還有,不要輕易與別人交心。”
  我說:“我在希瑪只有卡洛一個朋友,再沒多交。”
  梅丹佐沉默片刻,忽然笑得頗神秘:“要是有需求,盡管找我。我會讓你像鴿子一樣,快樂得飛到天上去。”說完拍拍我的肩,走掉了。
  汗,像鴿子一樣……飛到天上去?
  梅丹佐和伊撒爾兩個做愛的方式還真……奇怪。
  因為翅膀沒有恢復,不能直接穿越云層,只有通過塔橋下的階梯往下走。一邊走,一邊受到眾天使的矚目,我感到分外不自在。如果像其他天使那樣,無視,鄙視都算了。他們只是單純的看,不帶感情,甚至沒有好奇。
  現在我發現了,天使的等級越高,情緒就埋得越深。
  一直以為梅丹佐是個浪蕩的紈绔子弟,沒心沒肺,養了一堆男寵女寵還覺得分外自在。可就剛才那幾句話,憑著我這標準男人的粗神經,都看得出來他已經把伊撒爾愛得死過來死過去了,頓時對他心生好感。
  女人擅妒,這是自古以來未變的真理。十個女人打扮,一個是為了吸引男人,九個是為了互相攀比。女人虛榮,更是不容辯解。你把她約到一個清靜無人的山谷里對她說我愛你,不如在擁擠喧鬧的人群中大吼我愛你。當然,最好穿好西裝,手拿鮮花,順便戴上一塊價值幾萬美金的勞力士。
  說是這么說,可是哪個男人能離了女人?在女人的溫柔攻勢下,哪個男人又能擋得住?明知道是海洛因,還一個勁地吸,這就是男人的悲哀。
  伊撒爾那小娘兒們似的心理顯而易見。他喜歡路西法,無非是因為路西法擁有天界所有男人向往的東西。梅丹佐好嗎?好。但是梅丹佐有路西法的權勢嗎?
  梅丹佐可以開一張空支票給他,可天界的國庫都是路西法的。
  就像那些一個個離開我的女人,我帥嗎?廢話,當然帥。可我能像楊路那樣拿鈔票當紙燒嗎?
  女人對fatcat的執著,就像男人對處女的執著。他們都在口口聲聲說,我不介意xxx,實際上,誰不是這樣?不過看那狀況,路西法甚至不記得伊撒爾是誰。顯然他是個直的,恁伊撒爾再好看,恁伊撒爾再擁有女人不能擁有的嬌媚,在他眼里,都只是個男人,充其量是個美少年。倒是苦了梅丹佐。
  男人們總是把他們脆弱的一面藏得很深,并且死不承認。其實在戀愛的時候,他們和女人一樣多愁善感,只是不太外露罷了,因為那被看成是女性的特權。
  所以,現在特想對梅丹佐說一句:哥們兒,我理解你。
  我和尚達奉兩人走進那條所謂天界最貴的街,我甚至動都不敢動。尚達奉莫名看我一眼,叫我繼續走。我看著滿街來來去去的六翼天使,再看看地面,直接懷疑在這里走路會收錢因為鋪路的是金子。尚達奉說我多慮了,帶著我穿過去。
  街道左右邊的建筑排得相當密集,部分是歐式小樓閣,還帶陽臺的。部分門面擺得特豪爽,估計價格也高得很豪爽。街上相當熱鬧,有許多四翼天使在這里工作,天上就飛了幾只,一路撒著花瓣金粉過來。我仰頭看那些花瓣,覺得撒下來的是銀子,所以覺得特別扭。
  我看到了一家眼鏡行。擺在最厚大墊上的那一架眼鏡怎看怎眼熟,原來是梅丹佐那一副。一看到后面的n個0,我就無言了。那個眼鏡店老板見了我本來打算無視,但是一看到尚達奉,立刻蹦過來笑嘻嘻地說:“這是鏡框,如果你想買,我們可以免費為您配鏡片,鏡片打九折。”我抬頭看了看老板,很想對他說,你,直接搶劫算了。
  鏡框下面寫了一行廣告語:天使之王的首選,米亞的眼鏡店。
  然后是梅丹佐的簽名。龍飛鳳舞的,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那是文字。
  老板說:“這副眼鏡的價錢可以買下兩架金制馬車,加上四匹天馬。不同的是,你可以把它放在鼻梁上。”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為奢侈而奢侈。
  接著路過那家著名的“路西法之吻”,看到了那個排場,那叫震驚。占了四五個門面的空兒,掛在外面的衣服漂亮得讓人嘔血,我懷疑路西法剛穿的衣服就這買的。不過,衣服漂亮,價錢更是漂亮得無懈可擊。
  然后,我們一起往塔橋走去。那里直通向希瑪城中央。階梯是盤旋而下的,月白色,道旁還鋪了新鮮的玫瑰花,彎曲而下,石階會發光。我踩上去一顆小心肝都在顫悠,生怕踩碎了叫賠錢。
  哎,農民就是農民,高檔貨,咱用不來。
  等我安全抵達我的小區,尚達奉打個招呼拍拍翅膀飛了。我摸摸衣兜發現原來衣兜里的東西都塞里面了。然后開門,進房。房里黑黑的,摸索到自己房里,把包里的東西都抖出來,忽然看到兩片羽毛。似金非金,似銀非銀,還有點光芒。
  這是那個小屁孩的羽毛。不像任何一種天使的。心下疑惑,準備拿到卡洛那去問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