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10-16)      第90章(10-16)      第91章(10-16)     

天神右翼12

卡洛立刻屁顛過去,我也蹦過去。剛蹦過去腦中就雷劈似的一響:我到這邊來做啥?我這么英俊高貴的人,怎么能演魔王?加上我正處于二十年歲風華正茂……想來想去,還是演受害的小精靈比較合適……嗯,我承認,我只是想站在加百列那邊。
  正準備朝加百列那一隊撲去,卻猛地發現短時間內,兩條長長的隊伍已經羅列得整整齊齊。這時候我要跳過去了,加上臉上著阿拉伯女人似的面紗,欲遮還羞的,估計又會變成眾人的焦點。
  哎,撒旦就撒旦了,雖然我比較喜歡加百列。
  “你在那自言自語些什么呢。”卡洛回頭,眼神鄙視。
  我有自言自語嗎?我笑笑:“卡洛,你想報名撒旦?你長得這么天使,能演么你。”卡洛指了指自己的頭發:“我的頭發顏色比較灰,湊數吧。你不也一樣。瞧你那眼睛明亮得跟太陽似的。”
  “我靠,眼睛像太陽!你給我去裝兩個太陽上去試試!”
  剛吼完這一聲,我又變成了焦點。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卡洛轉過頭低聲道:“跟你在一起,就是蒙了面都還丟人。”
  此時,一個斗雞眼男天使正在演凱比。五大三粗的個子,縮成一小團,還不停的哆哆嗦嗦……加百列拍了兩下手,揮了揮。
  然后,一個小個子男天使在演撒旦。撒旦是主角,果然就要優惠些。拉斐爾專門讓個四翼天使當參選者的沙包。那個小個子男天使抽劍指著沙包天使:“我要用邪惡的力量,消滅你!”沙包天使一個后仰,還特入戲。拉斐爾撐著下巴,淡淡一笑,揮手。
  水冰月被黃牌了。
  卡洛哈哈笑道:“這也演得太假了些。”我說:“他們多少都會有些緊張吧,畢竟是當著大天使。”卡洛說:“對啊,拉斐爾殿下……我一定不可以緊張。”我拍拍他的肩:“加油加油!別讓你暗戀的拉斐爾殿下失望!”卡洛臉上一紅:“別說了,人家要聽到的。”
  我聽到什么了?
  汗,我只是開玩笑而已啊。
  ………………的f2
  原來,原來卡洛這家伙是個玻璃!敢情天國也開始流行同性戀了!
  就在我目瞪口呆之時,天邊又奔來了東西。要不仔細看,我會以為有人把一整個棉花廠都拖過來了。
  所有人都整齊回過頭,我隨大眾。
  這一回來排場還要宏偉些。幾十個黃金四翼天使,八匹天馬,八匹獨角獸,兩匹……獅鷲獸。我終于看到獅鷲獸了!它的體積比天馬要大上一倍,主調是金色。巨鷹的頭,雄獅的身,利爪緊扣,翅如洪波,它們牽引著圣光馬車,自遠處撲翅而來。巨獸們仰首,步伐整齊,混著云彩與光芒,仿佛自輝日中降落。
  我瞇著眼往上看:“什么人?車還用十八匹圣獸拖,不會是路西法吧?”卡洛搖頭:“路西法殿下幾乎不出圣殿,去過的最低重天就是第六天,而且次數屈指可數。”我說:“這么拽?”
  卡洛說:“人家有拽的資格。我看可能是耶穌殿下。”
  耶穌在我們大學,其實該這么解釋:yellow書。
  所以,一聽到這兩個字,我就特興奮。
  大馬車駛到梅丹佐的對面,所有人都往上看。可惜從我們的角度,只能看到梅丹佐的臉,然后一個黃金四翼天使開了車門,還是看不到人。梅丹佐轉頭,睜大眼一笑,忙單手疊于胸前,欲起身行禮,但是不知怎么的,行到一半又縮回去。
  加百列和拉斐爾抬頭,以詢問的目光看著梅丹佐。梅丹佐打了個姿勢,左手捧著右手肘,右手舉起,很像咱們小學上課發言的標準動作。然后加百列和拉斐爾都單手斜放在胸前,微欠身。
  耶穌的面子真大。
  就在這個時候,所有天使都一起跪下,四翼的單腿,雙翼的雙腿。就我一人傻站著。梅丹佐看我一眼,忽然瞇了一下眼睛。我剛想拔腿跑掉,卡洛扯著我下去。
  混帳啊,我才不跪。我蹲!
  這時,豪華版馬車里伸出一只手。雪白的手套,手腕處五六圈銀色的鏈條。四根指頭齊并,往上抬了抬。
  眾天使又站起來。
  梅丹佐說:“大家繼續吧。”然后沖那馬車對面的天使笑了笑:“怎么想到下來了?”
  接著繼續塞選。
  但是大家的目光都不離那馬車。我推了推卡洛:“是耶穌嗎?”卡洛甩開我的手:“等一會再說。”靠,看耶穌看傻了。
  馬車上的天使輕輕說了一句話,沒聽清楚,但我傻了。
  我一時間竟然分不出是男是女!
  要說是男的吧,哪可能這么清脆?如果是女的,又略顯低沉。
  我退化了……的10
  但是,我確保這輩子沒聽過這么好聽的聲音。賤人楊路的聲音很不錯,但跟這人一比,都成老頭了。
  回過神是因為后面有人不耐煩道:“你走不走的?”
  我忙往前邁一步,晃晃腦袋,問卡洛:“你會不會火系魔法?”卡洛說:“四大元素的基本魔法,是個祈禱天使都該會。但是你不是學這個的嗎?怎么,全忘了?”
  我點頭:“趕快教我個最簡單的,急用。”
  卡洛說:“一個銀幣。”
  我……
  算了。摸了一個銀幣丟給他。他給我念了一段咒文,然后攤開手。輕微的轟炸聲,手心冒出一團黃色火焰,但是很快就消失了。他說:“這個只能燒毀柔軟的東西。”
  我應聲,這樣應該就夠了。然后自己也念了一次,攤手,轟,猩紅焰火從手心沖出來。火焰竟然比他的大很多。太神奇了!我驚喜地看著手,差點扯了面紗在天空中轉。
  卡洛說:“到底是學這個的,就是咒文忘了,施展出來都與別人不同。”
  我看看前面的人,還有四個到卡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