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3)      第90章(05-23)      第91章(05-23)     

天神右翼27

梅丹佐不以為然,扔了一個手卷給我,站在我旁邊笑。我有些尷尬地翻開那手卷,上面寫著大字:神譴。看樣子這是劇本。里面寫的字實在個性,看得我愣看不出那是文字。
  梅丹佐把手卷合上,給我大概說了一下故事的情節,我聽完以后就感慨那情節叫一個俗,真不知道梅丹佐怎么想得出來。大概發展如下:首先,這是一個三角戀的故事,還是一女二男的。兩個男主角一正一反,正的溫柔體貼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玉樹臨風浪漫多金成熟穩重,由拉斐爾來演。反的邪惡霸道無良殘忍好色不專嗜血貪財濫殺無辜,由我來演。圣女主角就像無數玄幻yy和韓劇上演的那樣,可愛活潑純潔真誠美麗動人窈窕迷人無數男人環繞羨煞旁人,這個角色除了純潔的老處女加百列,別無人選。
  然后,說說撒旦。撒旦這名兒一直被咱們給理解錯了。撒旦的本意是“敵對者”,借指地域大魔王。人類所知道的傳說里,最出名的一個莫過于墮落后的路西法,于是就把撒旦和路西法劃了等號,連我也這么以為,那就是大大地錯了。其實在路西法之前,魔王就有n個,不過都給“天界三劍客”耶和華耶穌和路西法用推土機鏟平了。
  所以,我演的撒旦,只是一個普通的魔王,還是個注定被鏟飛的魔王。
  故事發生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那一天,美麗的圣女在偏僻小林里走,相當俗套地遇到了撒旦,撒旦相當俗套地迷上了她的美色——注意,不可以是愛上,只能是好色。撒旦么,注定是好色的。接下來,撒旦想要輕薄圣女。
  再接下來,俗套到極點讓人再無法忍受的英雄救美上臺。英俊的戰爭天使男主角,拉斐爾,登場了。這我一直無法理解,拉斐爾明明是祈禱天使出生,怎的就能演戰天使了?
  兩個人大大搏斗一場,當然是撒旦輸。但是撒旦不甘心,用了很多卑鄙的手段,殘殺了不少善良的生靈,怎么都想得到圣女。中間的糾葛就不再多說,總而言之,在撒旦最后一次企圖輕薄圣女的情況下,戰爭天使扔出絕世寶劍,圣女接手,一刀劈了壞蛋。接下來,圣女回到城堡,livehappilyeverafter,withtheprinceofangelshemarried……
  …………
  我把劇本握緊,拍拍梅丹佐的肩,嘆道:“哥兒們,你不覺得這個劇情很搞笑嗎?”梅丹佐展眉:“俗啊,很俗。我拿給路西法殿下看過,他也說俗到極點了。可是在神面前,不能太放肆。要讓我自由發揮,我會讓這個女人死了。”我一怔,再嘆:“真沒料到你是個悲劇愛好者。”梅丹佐說:“誰說這是悲劇了?讓戰爭天使和撒旦私奔不是更好?”
  我汗!梅丹佐!你牛!
  因為前個月的欠缺,一直沒有排練,他們聚在這兒,沒事就背臺詞練對手戲,到目前為止,他們都已經將臺詞背得差不多了。可我啥都不會,估計又要給人鄙視。
  還好第一幕臺詞不多,就是加百列在樹林里走啊走,我撲過去,抓住她的手,拉拉扯扯一陣子,等拉斐爾出來把我砍了就是。這一幕我沒少整她,抓她的時候特地加了把勁兒,加百列啞巴吃黃連,只暗自沖著我瞎瞪眼兒。其實她平時性格挺安靜,一生起氣來就感覺寒毛都要倒豎似的,急是急了點,但真看不出來,這么直爽的姑娘竟會如此八卦。
  呸呸,我是看見美人就愛偏袒,她說了卡洛,那是雷打不動的事實,我堅決不要和她套近乎,藐視她,敵對她,鄙視她!
  我服死天界劇組精益求精的精神了。一個下午就折騰開幕那一點內容,幾十上百個配角就站旁邊看。大家不覺得累,我一直跑啊一直跑,還要一直猙獰地笑,臉部抽筋抽到無懈可擊。話說第六天第七天是沒有黑夜的,頂多是沒太陽。等我們忙完過后,太陽已經沒了。
  群眾閃人之后,梅丹佐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去吃飯,我搖頭。其實餓死了,吃不起而已。
  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我跛腳走到湖畔旁,一尻子坐在地上,長長舒了一口氣。突然想起卡洛說要來接我,在湖邊先坐坐。正準備脫鞋,余光卻看到個人在我身邊坐下。
  回頭一看,拉斐爾正坐在我身旁,抱著膝蓋,發如紅蓮,綻放開妖艷的花瓣,光彩奇異。可是襯上一張清柔的臉,鼻梁一伸下來,巧秀高聳,如冰石雕刻般。唇如含珠,稍有些單薄女氣,卻被劍削的眉掩去。
  拉斐爾長得好看,而且性格穩重慈愛,就像圓潤的珍珠,含蓄緩慢地釋放著光彩,讓人能去欣賞,能去描摹。不像路西法,根本是一顆耀眼的鉆石,連美也帶著點侵略性,在你沒看清他的真實前,眼已被刺傷。
  “今天累了吧?”
  拉斐爾的笑容一直都是一個模式,未見他過冷笑,也未見過他捧腹大笑。我一直覺得這家伙是天使中的天使,就是上帝批量生產的標準模子。待人好是好,但是覺得他確實沒“人性”。
  尤其是在卡洛的事上。怒!
  死卡洛,怎么還不來?
  我點點頭,又搖搖頭,伸個懶腰:“不累,倒是困了。拉斐爾殿下有什么事么?”拉斐爾說:“卡洛還好嗎?”我再怒!一來就提這事兒,別怪我發毛了!聲音卡在喉嚨里,因此發出來時顯得格外扭曲:“好得很,好到哭死了。”拉斐爾說:“加百列她不是故意的,主要是……”我打斷他:“加百列殿下和拉斐爾殿下都是好人,就卡洛是壞人。”
  哎,不和他廢話,一會卡洛看到了還以為我背叛他呢。
  我起來,拍拍身子走掉。拉斐爾忽然捉住我的手:“伊撒爾,別告訴……其他人。”我微微一怔,笑得更扭曲了:“伊撒爾沒什么地位,學不來貴族天使做的事。”
  本來準備再看看伊撒爾的過去,結果給拉斐爾打斷,郁悶。回去找卡洛,看他正氣喘吁吁地蹲在房里。我在他身邊蹲下:“不舒服嗎?”卡洛看我一眼,點頭。我拍拍他的背:“好好休息一下。哎,今天我和加百列吵……”卡洛蹙眉道:“我真的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