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4)      第90章(05-24)      第91章(05-24)     

天神右翼37

一晃眼到周末,幾天沒見路西斐爾,似乎有點失魂,丟了孩子似的。梅丹佐發過邀請函,還順帶親自通知我一次,弄得我煩了直吼你拿我當文盲不識字呢。果然梅丹佐沒再來,直到他生日前一天晚上我才看邀請函,被狠狠shock一次。媽的我果然是文盲!一個字都不認識!
  第二天一大早就起來,到處打聽梅丹佐住哪兒,結果沒人鳥。敢情人緣太差也是一種罪孽啊。
  直到下午,我帶足了干糧,準備長征。還好路上隨便找個湖就可以喝水,不然我準給壓死。什么叫純天然,什么叫凈化,什么叫不污染也可以治理,請參照天界圣浮里亞及希瑪等城。
  帶著地圖一直走到希瑪的北門,出境,離開了大片的雪白建筑,找到中空的地方,往下飛。話說天界的構造我一直沒弄懂,希瑪是個標準的空中城市,土地踩上去那叫一個實在。可從第六重天往下飛,在半空往上看,只能看見云層。如果一個孩子在第五重天長大,而又沒人告訴他有第六重天的存在,他一定會以為自己站的地方最高。
  天界最繁華的三座城就是圣浮里亞,希瑪,耶路撒冷,其中以圣浮里亞為最。三座城市的主色調分別是黃金,銀白,深藍。不過,聽一些天使說,到過圣浮里亞以后,都會有個共同的感想:以前覺得無敵的希瑪和耶路撒冷跟它一比,就叫變貧困地區,還是需要救濟的那種。
  圣浮里亞我去不是沒去過,說實在的,沒那感覺。因為我覺得那里太不現實,繁華二字根本不足以形容。叫我在那多待幾秒我都怕給摔死。
  我沒法想像,一個在圣浮里亞住習慣的人,怎么愿意跑到下面來過生日。
  梅丹佐完全可以在圣浮里亞過……哎,色字頭上一把刀啊。
  路根據《神典》記載,第五重天北部為荒涼廢墟,設有天使的牢獄。南方環境舒適宜人,有不少回旋舞蹈的精靈。它們用優美的旋律替殉教者的靈魂歌頌,靈魂們不受任何制約,卻又制約一切,有永恒的恩澤如雨露滋潤。
  我落在第五重天北部,很可惜,看不到精靈們跳舞歌唱。說是廢墟,其實并不破舊,只是荒涼,無人煙。眼前是看不到邊的平原,最遠處有一片古堡的形影。那里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監獄。這才算監獄么,蒼涼又陰森,哪像禁閉之地,簡直就是變相的旅館。看來是拉斐爾的心眼兒太好了。
  古堡后面,有兩道光芒出現,光輝火紅燦爛,在天界的兩極之間放出白光,晶瑩閃爍,兩道匯集繁星點點的光芒,劃出令人肅然起敬的標記。白色霞光之中,隱隱聽得到吉加和豎琴,多弦輕彈,奏出柔美的丁冬之聲,從中傳送出一曲優美旋律,正如點綴著萬丈星光的銀河。
  再看看那片古堡。感慨,關在那里不死也得瘋。打個冷戰,繼續往下飛。
  從荒原到勝景,只隔了數層浮云。
  我降落的地方應該是耶路撒冷城外。和城里一比,簡直就是兩個地方。以耶路撒冷為中心的圈兒很有意思,最外層是水圈,中間是叢林,里面是城市。我停在最外圈。
  水圈由數百條大小河道相互溝通,石橋串連綴接而成,就像一串瑰寶,由顆顆晶瑩的珍珠連綴起來。天明地藍,叢林遠處,聳立著幾處高樓和尖頂教堂,如同于藍色盆景里點綴上一簇簇村落。空中海鷗白鴿振翅飛過,奇異的光芒照在白羽上。
  一到周末,天使們倒不飛了,泛舟在水濱里,緩緩往耶路撒冷劃去,像進了水晶宮一般。偶爾有天使手捧面包渣,輕抬起來,就有白鴿子飛來啄食,我在飛過這一段的時候,都禁不住停了停。那景象,自是說不出的怡然。
  飛到天黑,我才到了門口,立刻就準備去買面紗把臉蒙了。結看見許多四翼天使站在門外。我緊張得腳指頭都扣緊了,可他們剛排好就展翅高飛,竟無人留意我。我偷偷摸摸溜進城,看到里面的天使都在往外面跑,有幾個耐不住性子的往外飛,被雷劈糊了。
  又看到那個女商人,我過去問她發生什么事了。
  她說,今天是梅丹佐殿下的壽辰,在城外慶祝呢。我問具體位置。她說在水圈外。
  我差點抽死自己,全白跑了。
  這會兒看到很多人在外面搶邀請函,可憐的傳單四翼天使們被抓得皮開肉綻。
  然后我又飛出去,可惜本來就來晚了,再次飛到叢林外的時候,天已黑盡。燈光映著碧水,明月照亮湖面,波光粼粼,溶溶滟滟,一只只小船停在岸邊,天使們早已不知去向。
  遠遠的就看到一條長龍,一堆天使正在那里排隊。應該是沒有邀請函的吧。不管它,我不能遲到,堅決不能遲到。我可不想大家正玩得開心,我一人沖進去殺風景。
  一邊想著一邊拼命飛,也未留心底下有人叫我。
  事實說明,太急性的后果就是被雷劈。我真給雷劈了。
  轟隆一聲驚響,頭頂一亮,我抬頭的瞬間就穩妥完成了自由落體運動。
  以前一個路西斐爾就算了,現在還有!
  媽的,這些混帳天使怎么都這么喜歡劈人!
  周圍的人影黑壓壓,壓過來。我趴在地上,姿勢跟練蛤蟆功似的。身體不覺得痛,只覺得麻得厲害。我揉了揉臉,發現手上黑了一塊。我靠,我是不是已經熟了?
  聽到一個洪亮的聲音:“請排隊!”
  這聲音真熟悉。
  我再揉揉眼睛,起來一看,真是他。翅膀修理工。
  泰瑞爾指了指長長的隊伍:“收到白色邀請函的天使,請站這邊。”他又指了指另一條空路:“收到金色邀請函的天使,請站這邊。”我正想說那沒人,就有一個黃金六翼天使從那里低空飛過去,身后還跟了一堆沾光的四翼天使,那架勢,那氣魄~~果然牛掰。
  “啊,那是加百列殿下!”有人在旁邊小聲喊。
  我剛抽出金色邀請函,但一看到自己黑黢黢的羽毛,想想算了,丟人不是這么丟的。加百列要看到我被烤糊了,不笑到抽才有鬼。
  我趴在地面,完全無法挪動身體。
  泰瑞爾說:“閣下請起,有貴客來了。”
  有人來關我什么事?我的邀請函是金的,你卻把我劈了,我就擋這里不動,讓他們踩死我吧!
  泰瑞爾說:“請快起來,路西法殿下來了。”
  你爺爺的,你不早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