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6)      第90章(05-26)      第91章(05-26)     

天神右翼38

我吃力地撐起身子,想要快速站起來。可是,現在站起來的難度,就跟要一只烤熟的火雞站起來一樣。剛直了身,就看到面前停了一雙銀靴,前端微圓,瘦瘦窄窄。這鞋一般男人的腳要穿進去,有難度啊。但是這大小,又不大像女人的。再看看兩條削長的小腿,腿骨筆直,男人長不出來,長度依然不是女人的。
  都說人在極度緊張的時候會胡思亂想,我果然……
  “泰瑞爾,這人怎么了?”
  聲音圓潤飽滿,講話都像在吟唱。這個聲音但凡是個人,聽一次,一輩子都該不會忘記。在泰瑞爾回話以前,所有天使都已經跪下來,有的單腿有的雙腿。泰瑞爾亦抬手放在胸前行禮。
  然后,經典的白手套又冒出來,除了大指外另四指沖所有人抬了抬,眾人集體站立。
  我汗,我不緊張,我不緊張……
  泰瑞爾說:“這位能天使違反了規定,在空中飛行,我將他擊落。”
  我連忙側過頭,面對群眾,不讓路西法看見。
  汗汗汗汗汗,滿腦子都是雷鏡里浮現的畫面,還有路西法吻伊撒爾時,半閉著眼的側臉,汗汗汗汗汗,我到底在想什么!
  銀白靴子動了動,路西法換了個姿勢站立。上面的寶石扣閃閃發亮。
  路西法說:“所有能天使都來了嗎?”泰瑞爾說:“基本上都到了……呃,女性能天使都到了。”路西法沒回話,依然站在原地沒動。
  我不緊張,我不緊張……
  幾百雙眼睛盯著路西法,包括排到頭的人也忘記交邀請函,回頭看著他。估計這里有很多人是第一次看他。這種地方搞的宴會,他竟會屈尊光臨。真難得。
  泰瑞爾輕輕笑了一聲,問:“殿下在找什么人呢?”路西法說:“沒事。你最近辛苦么。”天要下紅雨,路西法居然開始關心起下屬了。但是,有沒有人注意我還在這躺著?趕快走了好不?我總不能一直這么蛤蟆下去吧?
  泰瑞爾說:“多謝殿下關心,還不錯。殿下今天真是外表超群,至耶路撒冷,日月生輝啊。”我下意識抬頭看他,他的視線碰巧與我擦過,對著泰瑞爾笑了笑。
  “謝謝。”
  路西法今天穿的是比那一日還好看,水藍色的披風,精致昂貴的數串珍珠鉆石項鏈,歪斜而下的裙裳,流云一般拉出一條優弧。額上還系了一圈白金鏈,一顆祖母綠垂在額心。卻不及他的眼睛一成漂亮。
  這些都算了。的67
  他只是那么一笑,他亦沒再看我。可我就被抽了魂一樣,失神盯著他不放。
  真人和雷鏡中的相比,差太多了。
  他剛和泰瑞爾說完話,就慢慢把視線轉移到我身上。我失措地回頭看著別處。
  汗,這次連一秒都沒。
  所有人都恨不得把路西法看穿個洞,不過是他該的。穿成這樣,結婚都可以了。不緊張,不緊張……他未必記得我,而且我烤成這樣,他能認出來我改名兒叫爾撒伊。
  可是,下一刻,白手套在我面前展開,五指即便裹著一層布料,看去都還很瘦。這個我曾聽別人說過,是路西法太高貴,不愿用身體接觸任何東西,所以戴著這玩意,避免人家弄臟自己。這人真無敵了,自戀成這樣也算一種境界。
  我看著那只手發呆。
  默。
  默。
  一只烏鴉從空中飛過。
  這些天使真奇怪。他們為什么要用圓溜溜的眼睛看著我?
  我做錯什么了?
  我看著他們,他們也看著我。
  我又回看過去,他們還回看過來。
  最后泰瑞爾終于忍不住說:“殿下邀請你,你在做什么?”我慢慢,慢慢抬頭,看著路西法。路西法頓了頓,拿出一張方巾放我手中。
  這人做什么?他嫌我黑是不是?老子就黑了你怎么著?
  可是,說出口就變成了:“謝謝殿下。”
  靠~~~我太沒用了~~~自我鄙視~~~~
  我擦擦手,方巾不知是塞包里還扔掉。似乎都不大妥當,反正不能還他。免得弄臟他高貴的手套。想了半天,只好攥在手里不動。
  路西法又朝我伸手。
  大哥,別老玩這一套啊。到底想做什么!
  泰瑞爾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暈,你該問問他在做什么!
  泰瑞爾就差沒捂著眼睛不看我了:“路西法殿下邀你一起進去……你……”
  原來是這個意思。我忙把手放在他手中。他微微一使力,把我提起來。周圍的人總算沒再把眼睛瞪那么圓了。
  看看他身后的天使,無語。又是一堆黃金四翼。他沒哪次不弄這么夸張。
  然后,咱倆像要結婚一樣,順著大紅地毯,一直往前走。
  剛走兩步,路西法就輕笑道:“怎么弄的?”
  不要……不要用這么奇怪的口吻和我說話。上次那副拽樣呢?我寧可他把我當馬騎~~我別過頭去不看他:“那,那個,我剛犯了錯事,請殿下原諒。”
  路西法看我一眼,眼波流轉,星辰也未必有如此明亮。
  我不緊張,我不緊張……
  路西法又說:“以前沒參加過舞會么?”我搖頭。參加過是沒錯啦,學校的踢踏舞算不?路西法說:“梅丹佐沒帶你參加?”我依然搖頭。我不知道啊,還是否定好了。
  路西法另一只手握住我的手。
  “沒關系,以后有我。”
  瀑布……汗……
  他在說什么?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
  我終于憋不住了,小聲說:“路西法殿下,您,您是不是認錯人了?那個,不怪你的,我比較糊,看不清也是正常的,您要找錯人了趕快回去……”路西法說:“伊撒爾,你今天還真溫柔。”
  沒錯,沒有認錯。
  難道伊撒爾以前和他有奸情?
  可是上次他對我還那么……
  我媚笑道:“其實伊撒爾的性格一直都挺溫柔的,脾氣也比較好,很少發火,基本上沒有發過火……哈……所以,殿下有什么事兒,請盡管吩咐……”
  我要一直和他這么待著,我到哪去找小屁頭?
  路西法說:“那,溫柔的伊撒爾,今天晚上陪我可好?”
  太~~太勁爆了!
  伊撒爾扶著桿子,路西法抱著他搖……
  伊撒爾扶著桿子,路西法抱著他搖……
  伊撒爾扶著桿子,路西法抱著他搖……
  滿腦子,都是伊撒爾扶著桿子,路西法抱著他搖……
  路西法輕輕說:“別想多了。我只是指在宴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