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10-16)      第90章(10-16)      第91章(10-16)     

天神右翼43

燈盞忽然熄滅,斷電似的,大廳內瞬間充斥黑暗。群眾們集體倒抽一口氣,沉默片刻,變成一團亂麻,場面之嘈雜,之壯觀,跟titanic沉船時有得一拼。伸手不見五指,我摸索著走了幾次,都撞上了桌角,痛得我抽搐。薩麥爾的聲音在旁邊響起:“怎么回事?沙利葉,點燈!”沙利葉哦了一聲,就聽到阿撒茲勒說:“不忙,看看情況再說。”
  窗外一片深藍,透著點皎潔的月光,依稀可見耶路撒冷城的重重璧殿,暗影交疊,和環繞在城周圍的薄霧。星光如浮金,月光如素液。一陣晚風吹過,虛幌連軒,匹練飛空。
  窗前的人只手扶著欄桿,指若春纖。挽起長發時,指尖與發絲絞纏于一處。背后的六支光翼在月色下明亮流幻,說不出的秀美與清艷。他慢慢側過頭,面對著我的方向。
  我怔忪地看著那里,有些呆滯。
  群眾卻漸漸安靜。
  有云柱游入大廳。一絲絲,一縷縷,柳煙一般,溟溟濛濛,有些凜冽,又分外空蒙。
  大廳內越來越安靜。
  云柱在房內纏繞,寥寥上升,就像阿爾卑斯山上的水霧。
  大廳內已完全聽不到任何聲音。
  這時,一道光劈入,射向高空,疾顛俯沖,那是鋼刀劃破巨石的力道。
  光芒照進來的同時,一只四翼天使飛進來,周身環繞著流螢,星光繞著他旋轉,回舞,熒亮,神秘,不規則,四處流散。
  這一個前腳進來,后腳就又進入一個。
  一個接一個。的3c
  一個又一個。的49
  像是沒有終結,像是看不到底,動作一致,衣著一致。以迅速卻優雅的姿態,將大堂的上空包圍。
  天使們穿著銀色的薄衣,衣如蟬翼,在煙霧中顫抖著,狂舞著。
  就像自伊里安島飛來的極樂鳥。
  他們手抱豎琴,圍在空中,靜靜地看著其他人進來。
  翅膀撲打的聲音整齊而悠長。
  大堂前的月光如同白玉,星光的碎片稀疏灑落地面。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淡金色的身影疾馳而入,混著團團紅光,擦過人們驚詫的眼,擦過霧縠云氣,如火流星一般沖刺,翔舞,最后猛地在天使群中剎車。
  六翼天使的發是妖艷的玫瑰紅,披散在肩頭。雙鬢的發被風揚起,露出一張皎月般的臉。
  拉斐爾自上而下,凝視著大堂中央的水池,輕輕閉上雙眼,將雙手交疊在胸前,虔誠的神情,就像在進行祈禱。巨大的黃金六翼在空中拍打,偶爾落下一片明亮的羽毛。
  周圍的天使們亦閉上眼,指尖搭上琴弦。
  琴聲悠揚,纏綿輕柔,無數花瓣與星光從琴弦中落下。
  我瞇眼看著他們。
  煙波浩渺,天使們的容顏模模糊糊。
  人們都凝神望著他們。
  拉斐爾的羽翼毰毸,周遭風花顛馳,他朗聲念出咒文:
  從清晨樹梢上的輕響
  到深夜幻月下的悲鳴
  從溫柔輕拂的微風
  到狂暴肆掠的龍卷
  跨越夢幻的界線
  打開真實的門扉
  畫出悲傷的開始
  直到最後的終結
  虛幻的末日主宰
  請借與我無上之力
  崩碎希望的混沌
  聲音剛落,俯仰間的芳華——
  一聲巨響,如天降轟雷,池中清泉砰然爆炸!
  眾人驚呼。
  水光四射,水花四濺,嘩啦一聲,水退回去。
  底部有東西在不安分地蜂動,就像貪婪的巴蛇,躍躍欲試,幾欲吞沒天地萬物。更像潘多拉的盒子,開了,便會釋放出無窮無盡的罪惡。
  眾四翼天使的神態如同斯芬克司雕塑,翹首著,仰望著。
  方退,復起。的25
  光芒迭激,狂絲回舞。
  池水再一次爆炸開,海嘯山崩,卷涌而上!
  如同出海的白龍,如同震天的迸流,如同激蕩的彩舟,如同瘋狂的火虬,一次次,一波波,鳴舞、沸騰、洶涌、蕩覆!
  水勢越來越勇猛,花舞越來越急速——
  拉斐爾猛地睜開眼睛。
  那一瞬間——的b7
  如同埃特納火山的爆發,煎鹽,逸勢,疊雪,雷暴,鋪天蓋地翩旋而來——
  驚霰四起!
  雪花與狂風在急馳中糾纏旋轉,鉚足后勁,不斷往上橫闖,就像要撕裂寂空,濺出漆夜的鮮血。
  拉斐爾的發如同秋末的番紅花,于凄風中焱飛。
  小小的水池終于壓不住底下狂勁的力量。
  拉斐爾攤開雙手,手心向上,慢慢往上抬——
  玻璃的碎片在地面跳躍。
  整個城堡都在晃動。
  蛟龍得云雨,天馬破行空。
  江水在峽谷中呼嘯!駟馬在狂風中奔馳!
  一只擎天大樹剝裂地面,沖破一切阻礙,青霄直上!
  明綠的樹葉將黑暗照亮。
  我禁不住驚呼。
  藤條在迸水中纏結,四落的水花如同詭麗的白影珠,樹根就像一只只堅牢的利爪,不斷往下蔓延,緊抓著地面,變成了殿堂內的一座滄浪洲。
  陽靈般的光芒霎時閃現。
  我輕輕瞇上了眼。
  剎那間,拉斐爾從空中墜落,仿佛中箭的雪天鵝。
  人們忙跑過去接,梅丹佐卻是第一個。
  拉斐爾的紅發瑰麗,面色蒼白。
  他看著那棵大樹,輕輕說道:“我讓它復活了……”梅丹佐怔了怔,嘴角揚著卻皺了眉。他點頭。拉斐爾拉住梅丹佐的衣領,吃力地說:“從今以后,你不欠我……我不欠你。”
  梅丹佐依然不語。
  拉斐爾露出憔悴的笑容:“生日快樂,梅丹佐,殿下。”
  天使們開始鳴唱。
  神鳥蒼烏的聲,圣獸風母的形。
  雨條云葉,煙霏露結。迷網一張張展開,心在不安中郁律。
  有柔軟東西自面頰拂過。那是迦陵頻伽帶過的風。
  大樹牢牢地站在大廳中央,于云層中,有那么一絲縹緲,有那么一絲孤寂,枝繁葉茂,就像一幅精美古老的拜占庭壁畫。
  那是提坦神阿特拉斯,頭頂天,腳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