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17)      第90章(07-17)      第91章(07-17)     

天神右翼46

我首先要確定,我不上課有兩個理由:一,照顧小屁頭。二,學習。
  可是,看著掖好的被子,和抱著胳膊一本正經坐在旁邊的路西斐爾,我無語了。
  我笑得特僵硬:“怎么今天睡這么久?”
  路西斐爾比我還僵。不過只有一秒鐘。然后他接過我的書,翻了翻,說:“光看這一本是不夠的。之前學的也要考。而且,天語和天界史是聯系起來的,最好同時看。”
  麻煩死了。我邊打呵欠邊點頭。
  路西斐爾說:“你可以去光輝書塔找書看,那里藏書是整個天界中最齊的。”
  光耀書塔是什么玩意?
  估計我的臉上都寫出了小白樣,路西斐爾頗耐心地給我解釋了。
  如果說神法的驕傲是那座聳天的歷史塔,那七天的驕傲就是光輝書塔。希瑪的這兩個名學院一個在南一個在北,都通向七天。兩座名塔的頂端,便是一個在撒拉弗左殿旁,一個在右殿旁。難怪耶穌會到神法去教歷史,而路西法只會光顧七天。
  這兩人都是懶骨頭,鑒定完畢。
  小屁頭不像別的小孩吵吵嚷嚷,比我還閑得下心,隨便抱著一本書都能看一天,還頗享受地吃著一些小點心。于是我和小屁頭互相依偎著,又在屋子里待了一個白天。
  黃昏的時候,我提議要休息,然后我們在樓下的小花園里轉了幾圈。時已入秋,花園里不再有蜜蜂蝴蝶,路西斐爾改行玩落葉。他撿東西的姿勢都要注重禮儀,先是慢慢蹲下,一腿高一腿低,一手挽著衣角,一手拾掇,背脊挺得筆直。我看他的動作,欲哭無淚。這小孩不知道是從什么家庭長大的,做什么動作都充滿貴族氣質,也不知道累不累。
  收集了一堆落葉,他拿了個筆記本,把葉片夾在里面,合上,然后和我牽著手在小院子里逛。
  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就在想,其實這樣的生活也不錯。不怎么累,又不怎么空虛。比在大學里天天打游戲談戀愛追女生還追不成給楊路那小子氣個半死,要好得多。
  第二天,路西斐爾依然睡得很久,我和卡洛一起去上課,走到半路,忽然從包里摸出一根羽毛,是路西斐爾的。轉了幾圈,發現這羽毛的顏色跟路西法的有那么一點點相似。當然,沒有路西法的漂亮。這小孩的羽毛最近老掉,弄得滿屋子都是,還要我辛苦打掃,真是煩透了。
  難道說,秋天樹換落葉,這孩子要換毛嗎?
  這時,有個男子忽然過來,好奇地看著我手中的羽毛:“這位先生,您手中的羽毛可否給我一看?”
  我點點頭,給他。卡洛也奇怪地看著他。
  那個男子小心翼翼接過我手中的羽毛,就像在捧著一件珍稀寶貝。然后,他試探地問:“如果我出一百個金幣,您是否肯賣給我?”
  我正和卡洛對笑,結果一聽這話,兩人的嘴巴都裂開著不動了。
  一百個金幣?的a8
  我沒聽錯?
  這人的腦子被驢踢了,此時不詐,更待何時?反正是他說的,不能怪我!
  我正準備答應,卡洛卻慢悠悠地晃晃手,一副慈禧老太太的架勢:“不成,你沒看出來這羽毛是上好貨色么。起碼這個數。”卡洛豎起三根指頭。
  我黑,這孩子比我更黑。我輕掐他一樣,叫他別太得寸進尺,一根破羽毛,能賣幾個錢?人要學會知足啊。結果卡洛狠踢我一腳,使了吃奶的勁兒,我懷疑我給他踢廢了。tnnd他穿的可是真皮靴啊。
  那男子臉色一變,知是遇到行家了,從懷中掏出一張巴斯牛皮紙,一支羽毛筆,唰唰揮筆,毫不客氣地在上面寫了一行字,扔到我們手中,狂奔而去。
  那速度,就像晚一秒就會爆發世界大戰似的。
  我跟卡洛拿到巴斯牛皮紙,最上面寫了一個抽象的簽名,最下面有四種錢幣的圖案,正反面都有。第一排最大的印著圣光六翼與十字架的后面,寫了一個數字:3000。
  我和卡洛對望一眼,癡了。
  這人百分百的腦子秀逗了,多寫了個零。
  我和卡洛仰天大笑,聲震四方。
  我脫下外套,舉在天空甩甩甩,正甩得興奮,衣服給甩出去了。
  后來我問卡洛,為什么有人會買羽毛,還出這么高的價錢。卡洛說,好的羽毛可以提升法力。然后飛速拖我進一家排場挺大的店鋪,里面人來人往,出來的人,每人手中都拿著小盒子,分白藍金三色。
  卡洛說:“混血的羽毛顏色不純,不方便修行。這家店的羽毛是最純種的,而且出處都標明了,是整個天界里排行第二的羽毛店,而且沒有假貨。”
  “連羽毛都還有假的。”
  卡洛說:“賣假羽毛的奸商最多了。你要聽到別人說五千金幣就可以賣你六翼黃金的羽毛,千萬不要信。那很可能是四翼身上摘來的,更可能是用白羽毛染的。不過染出來的很好認,因為靈光不夠。但是四翼和六翼,非專家就不好分了。”
  我點點頭,原來還有這個道理。
  哎,宴會上那些藍翼天使掉了這么多羽毛,我居然不知道去撿……
  卡洛指了指水晶柜子里裝的一排羽毛,最次藍四翼,最牛黃六翼。什么人的都有,法力越強的越貴。一般藍四翼別人都是批量購買,黃六翼就是想啊想想啊想,想了一整天才決定買不買。
  一個群天使正圍著一個高架撐著的金盒,紛紛議論。我拉著卡洛過去看,看到金色的羽毛,下面寫著人名:水之天使□加百列。再下面寫著底價,7后面一串零。
  卡洛扁扁嘴:“去,那個蠢女人的羽毛每次都抬這么高價,還拍賣呢。”
  我正數零數得開心,就給他拽出去了。
  出去以后我問:“那,路西法的羽毛多少錢?”
  卡洛說:“路西法殿下的羽毛不賣的。就算賣,也沒人買得起。”
  天國副君就是牛啊。羽毛都不賣的。
  我想想小屁孩,他的羽毛都可以賣三千,真是……一想到就覺得興奮,等他睡覺的時候,把他羽毛拔光,啊哈哈。的17
  后來某一日,我特慷慨地拍拍路西斐爾的肩,說你的羽毛我賣了三千金幣哦,該分你一千的。哈哈,不要謝我,要謝卡洛,是他抬的價,不然我們都給騙了。
  路西斐爾聽說他的羽毛居然可以賣3000個金幣,興奮得臉都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