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23)      第90章(07-23)      第91章(07-23)     

天神右翼56

第二天是最后一天上課,之后幾天放假,然后開始考試日。想著要考試,難免有些緊張。拿出筆記本正正經經地記筆記,這是幾百年沒做過的事。還好我寫的字像鬼畫符,除了我自己沒人能認識,保護知識產權,也圖個方便。
  終于捱到下課,一堂天語聽得八九不離十。按著路西法和小屁頭說的大綱復習,果然很有效果。剛喜滋滋地跳出城堡,就有幾個人快速走過來,將我圍住。在七天待多了,果然容易嬉皮笑臉。我都忘了這里是什么地方。看看他們,我笑道:“幾位有什么事?”
  話音剛落,其中一人就揚起手,甩了個我個穩妥的漏風巴掌。
  又想來找麻煩,以為老子是好欺負的?我舞著拳頭,一個右勾拳飛過去,飛到一半,一陣狂風刮過,拳頭竟自行飛回,砸到我的臉上。我悶哼一聲,往后退一步。
  “靠,你們這群小人,要打架就不要用魔法!”我有些惱怒地大吼。
  “哦喲喲,他說不要用魔法呢。咱們是不是該尊重一下他呢?”
  “當然,偉大的伊撒爾殿下,我們已折服在你雪白的雙翼下。”
  “這蕩貨不知道還要在希瑪待多久。看他的樣子,恐怕早就勾搭過梅丹佐殿下,買通關系要過考試了吧?梅丹佐殿下一向英明,怎么這時就犯了糊涂?”
  “這事和梅丹佐沒有關系!他什么都沒幫我……嗚……”
  肚子上遭人使力一踢,柔軟的五臟六腑頓時受了尖石侵入一樣,翻騰胡搗。
  “帶走。”帶著嘲諷的令下,胳膊就給人架住,強行提著走。我揮舞著手臂想要逃開,身旁的人不知從哪拿出一條暗黑的荊棘,纏上我的手腕。骯臟尖銳的刺抵我的皮膚,我還未來得及說話,那人就用白布包住我的手,摁下去。
  我哀叫一聲,痛苦讓我渾身痙攣。白布上拱出突兀的尖刺,幾乎是一秒的時間,殷紅的液體就在一片皚白上擴散開。那人一邊強拖著我走,一邊提起荊棘,在我還未來得及緩和的時候,又一次扎進去。我的手不斷發抖,抖得越厲害,血液流得越多。到最后,濃濃的血腥味飄散出來,一整塊白布都變成了紅色,血滴順著布角流下,邊走邊落,猩紅明亮。
  因為劇痛,導致我沒法留意自己走過的路。最后停下來的地方,是在一個敞間,頗具希瑪特色,放眼一去,一望無際的白。我被人踢滾在地上,荊棘扎得更深了些。
  一名天使走過來,拽著我的翅膀往前走,停到一面墻前,然后抓著我的頭,吃勁甩到墻上。砰的一聲,我的額頭碰上墻壁,腦髓霎時像要甩出頭殼,世界顛倒。
  我滑落在地上,抬頭惡狠狠地看著他們:“我根本不認識你們,為什么要這樣!”
  “因、為、你、賤。”
  “我賤什么了?我演戲演對味了就被提上來,是憑實力上來的!而且演完我要過不了考試,一樣會被趕走,你們怎么看不慣了?!”
  “你跟梅丹佐殿下不是一天兩天,這就算了。現在你居然敢打路西法殿下的主意?殺你都臟我們手!”其中一人罵完了,還吐我一臉口水。
  小雜種,老子逮了機會就砍死你!
  “對于這種低等天使,還有什么好說的?”
  “對,別跟他浪費時間,直接砍了走。”
  “不,直接砍……太便宜他了。”有人在后面輕輕說,聲音帶著些憎惡,帶著些雀躍。
  我徒然抬頭,看到站在人群中的卡洛。
  那句話,是卡洛說的。
  卡洛根本沒正眼看我,踮腳對身邊的人耳語幾句。那人點點頭,嘴角漸漸裂開,又轉頭對身邊的人說話,那人應聲退下。
  卡洛走到我的面前蹲下,仰頭,半睜著眼,沖我吐了一口氣:“伊撒爾,別怪做朋友的不幫著你。那是因為你太自私,太自以為是,太自作多情。”
  我禁不住提高音量:“我做了什么你要這樣對我?”
  卡洛說:“你口口聲聲說的話,不算數。你以為路西法殿下會愛上你么,不灑泡尿照照,看清你是誰。就憑你這張惡心的嘴臉,這種惡心的性格,這種地位,路西法殿下會看上你?別以為有了個眼睛長歪的梅丹佐撐著,你就可以恣意妄為。我告訴你,現在烏列殿下寵我得很,我就是把你砍了,梅丹佐也不能拿我怎么樣。”
  我猛地坐起來:“我跟路西法見面不過幾次,怎么可能!卡洛你瘋了!!你絕對瘋了!”
  啪——啪——的fc
  卡洛兩耳光打來,冷笑道:“你心里想什么,自己最清楚,我看到你就惡心。”
  這時,剛才退下的人過來了,提著一桶水,桶壁上浮著冰花。打開蓋,里面有騰騰冰氣冒出。
  卡洛站起來,興奮地說:“我來,我來。”
  周圍的天使都相望一笑,卡洛雙手在空中舞出好看的形狀。冰桶下盤繞著雷電,劈啪作響。它在空中漂移了一段距離,最后挪到我的頭頂,翻轉,倒下。
  冰水嘩啦一聲,洪水一般沖下來,將我渾身澆了個徹底。刺骨冰涼立刻把我整個人凝固,傷口淋了冰水,就像伸手入烘爐,灼燒的痛。
  卡洛湊近了說:“你說得沒錯,人要相信命運。風鏡是不管用的。烏列殿下馬上提我為力天使,我連考試都不用參加,哈哈,哈哈,嫉妒是嗎?這種待遇你永遠也得不到。親愛的伊撒爾,早點放棄你那些愚蠢可笑的奢望吧,啊哈——”
  他笑得相當猙獰:“熱脹冷縮的原理你懂吧?這樣拔羽毛,會比較刺激哦。”我抱著雙臂,打著哆嗦,驚得說不出話。他一手按住我的翅膀,一手拽上住我的一把羽毛,輕輕拔了拔,然后用力一拉——
  如同突然擊碎的地下泉,鮮血毫無阻滯地飛入半空。
  我躺在地上翻滾,嗓子幾乎撕裂。
  卡洛手中握了一把羽毛,放在我的面前,輕輕一吹,帶著新鮮血肉的羽毛根在我臉上擦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