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10-16)      第90章(10-16)      第91章(10-16)     

天神右翼62

第二天考神數。我就一個感覺,這也忒簡單了。黎小天王我啊,對什么都不大在行,就理科牛,especially數學。的d7
  考完以后,我立刻奔回家門口,踢了踢門前被五花大綁的死狗:“卡洛,這兩天過得爽不?”卡洛的四翼已被砍去一對,也沒人給他療傷,血跟瀑布似的。他半睜著眼,冷笑:“你有本事殺我啊。殺了我,你永遠拿不到米拉蟲的解藥。”
  我沖過去,一腳踢在他肚子上:“解藥拿出來。”卡洛說:“你這算是求人的態度?”我腳對準他的xx,狠狠踩下去:“求你的鳥屎!”卡洛使力咬著嘴唇,死活不說話。
  nnd,好樣的,這小子還有點骨氣。
  我打開門,把他的腦袋放在門縫中央,使力一關門,轟!
  卡洛慘叫一聲。
  我雙手疊上去,又拉門——
  轟!轟!轟!轟!轟……
  來回撞了十來次次,老子那勁兒,估計再砸幾下他腦漿都得迸出來。砸完以后,我又從旁邊拿出一塊石頭,扔到他的翅膀上,喀嚓一聲,估計斷了一根。卡洛叫得跟殺豬似的。我把周圍的石頭都搬了,砸上去,也不知道砸的是翅膀還是身子,反正最后飆血了,我就再砸不動。混帳啊我居然暈血。
  我一腳把他踢到門外,擦擦汗,咬牙切齒跟逼供似的:“給我想清楚,明天你要拿不出來,老子切了你!”
  回到房里,路西斐爾坐在床沿,抬頭看我一眼:“真看不出來,你下手蠻狠的。”
  我屁股往床上一甩,挑釁道:“怎么著?看不爽?”
  路西斐爾嘴角勾起一抹淡笑:“這才是我的寶貝。”
  我一拳頭敲在他腦袋上:“寶你的頭!臭小鬼,滾去喝你的牛奶!”
  第二天考天語。嗯……不知道是個什么感覺。應該,可以,過吧?
  回來把卡洛打個半死。繼續和小鬼瞎侃,最后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和他吵起來……呃,只有我一個人在吵,他盯著我笑。
  第三天考天界史。汗,我直接懷疑路西法知道考題~~~
  又把卡洛打了個半死。跟小屁頭兩人不知道怎么搞的打起來了,最后他被我當馬騎,我正得意,小屁頭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把我推翻,差點被他強吻。還好我的巴掌扇得準,呼。
  最后一天,考魔法,這是四門科目里,除了天語有口搭外,唯一需要實踐的。話說神法神法,就是注重魔法,考官里竟然是大天使,把我徹底驚了。任何一系自五級以上都在一起考,水系考官是加百列,風系是拉斐爾,雷系是烏列。火系是猶菲勒,祈禱系是尚達奉。據說七天也在考試,劍系是薩麥爾,弓系是沙利葉,領導系是阿撒茲勒,防御系是泰瑞爾。
  說真的,我非常鄙視梅丹佐,加百列拉斐爾都到了,連剛被砍了翅膀的烏列也到了,他居然沒到。我正在給沙包同學感慨他擺架子,沙包氣得差點把我打成沙包:“你以為殿下是因為什么原因不來?他給你考試,你若過了,人家不會講閑話?你真是氣死人!”
  我頓時覺得自己變成了迷你蟑螂。
  因為是特殊日子,所有城堡象征魔法都在頂端爆開。祈禱城堡頂上光芒萬丈,風城堡頂花瓣旗幟翻卷,水城堡頂冰雪流水混合,雷城堡頂閃電強光交加,火城堡頂噴出巨型火焰。火城堡是八角蓮的顏色,冒出的火焰,就像梅花雀的翅膀。
  我順著人群進入城堡,拿著金色手卷,反復默誦了幾遍,在手心試驗。兩面都背得滾瓜爛熟,以防不測。中級以上的火魔法果然就不是一般的牛,每個人炸開的火花都跟放禮花似的。
  雖然是六級魔法,可依然要考基本功。初級魔法的考官都是主天使,有很多個,所以沒排多久就叫到了我。
  那個主天使考了一天,人也傻了,靠桌邊看都不看我一眼:“火焰球。”
  “偉大的火神啊,傾聽我的祈禱——”我左手握住右手手腕,右手在空中劃了一個圈,火焰在指尖流過,漸漸變成飛躥,無數火精靈在指與指間跳躍,轟然爆炸,一個火球沖出!
  考官在我的名字后打了三顆星。
  我郁悶了,上前一步說:“我沒有做錯,為什么只有三顆?”
  考官說:“你看看你周圍的人,誰在使用火球這種初級魔法還會念咒的?”
  我說:“沒有規定念咒要扣分的!”
  考官說:“要念咒,就說明不熟,不熟就要扣,你愛考不考,不考我打零分了。”
  我憋了一口氣,走了。
  中級火魔法抽簽抽到了火焰護盾。我吃了教訓,低聲念咒文,聲音小得只有我聽得到。血殷色的十字架在我面前展開,腳下一圈慢慢燃燒出烈焰,最后沖上來,將我包圍。
  三星again。的1ef
  我郁悶地問考官:“為什么是三星?”
  考官用羽毛筆根指了指隔壁的天使。
  那是個力天使,他沒有念咒,火焰幾乎是立刻沖到我頭頂,將整個人裹住,看不到一絲縫隙。
  我長吐一口氣,朝下一個考官走去,抽中的是火焰烈風切。碰巧旁邊的主天使也抽到這個。哎,力天使和我對比都這么大,主天使就別說了。她放出炎爆刀片,我放出萎縮葉片。
  下一個是最終考官猶菲勒,在大堂中央,中間留了起碼兩百平方米的空位,專門拿給彪悍大天使爆發高級魔法。這一年的天使魔法都特強,最后一關排了很長的隊。前面的基礎分都丟光了,最后一次就是拿滿分也沒戲。更何況,我排在這么后面,還看到了那么多比《魔戒》效果還牛逼的現場大魔法。一會輪到我,估計又得丟面子了……
  “下一個,伊撒爾。”沙包在前面叫我,聲音風平浪靜,一點也不像跟我串通過……呸呸,一點也不像跟我認識。的20
  我慢慢磨蹭過去,周圍的人都在看著我發笑,媽媽的,沒見過沒翅膀的天使啊?反正都是丟人,干脆丟徹底一點吧。
  我抖抖衣裳,提高嗓音:“咳咳——咳咳——我叫伊撒爾。”
  此聲一出,唾罵聲不絕。
  汗,我不過是想活躍活躍氣氛么……
  我撥了撥手腕的繃帶,又清了清嗓子:“狂暴的……”等下,哪個才是梅丹佐叫我施展的?我竟然忘了……
  我絞盡腦汁……實在想不起來。
  算了,隨便試,不成功的就不是!
  我再清嗓子的時候,周圍的人又開始唾罵:“咳咳——火為點,炎為線……”
  身體開始發熱,手心隱隱有血色的光芒。
  就是這個,沒錯了。
  “火為點,炎為線,三界之焱構成無盡的面——”
  強大的力量在沖擊著身體,我睜大雙眼,心跳得越來越快,就像有無數擂鼓在里面狂震!
  不對,不對!
  梅丹佐叫我念的是火焰巨人。
  我用錯了!
  可是,聲音像不是自己的了,雙手亦像失控一樣往上抬。
  “恐懼的烈焰穿梭永恒的空間,不滅的紅蓮劃破時光的界線——”
  明耀的大堂上空,一道水紅線穿刺而過,帶出一條長長的血鏈,鏈結處,紅蓮不斷滋生,不斷蔓延。
  我睜大雙眼,想要尖叫,想要掙脫,可燠熱在體內散播,無法釋放。
  所有人都驚慌失措地看著我。
  失心一般,中魔一般,我高舉右手,彎過頭頂,握成拳。
  有東西在身體里顫動,視線混沌,耳鳴不絕。
  四周的環境在不斷變色,濃濃的紅霧血一般流下,將大堂包圍。
  霧氣在旋轉,紅蓮在綻放。
  旋轉、綻放、旋轉、綻放、旋轉、綻放……越來越急,越來越快!
  空中有無數團火光在爆炸。
  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砰!
  混亂中,人群開始逃竄。腦中清新,可行為已完全失控。
  我聽到自己在高聲念咒——
  火為點炎為線的0
  三界之焱構成無盡的面
  恐懼的烈焰穿梭永恒的空間
  不滅的紅蓮劃破時光的界線
  存在於虛無空間的偉大皇者
  我以火天使之名請求你實踐傳說的誓言
  創造出破碎的最初
  回歸於混沌的終結
  無盡火焰在我面前爆開,視野里只剩下刺目的鮮紅!
  天地迸裂的聲響!
  身體被子彈擊中一般顫栗——
  身體在下一刻被撕裂——
  我撕心裂肺地慘叫——
  火焰變成雪白,就像流星劃破天宇,擊碎晨昏,帶過虛無的光線,俯仰間回到黑夜。
  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聽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