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23)      第90章(07-23)      第91章(07-23)     

天神右翼64

加翼的祭壇有兩個,一個在第六重天,一個在圣殿外。前者是提升子的階級,叫子祭壇;后者提升神圣階級,叫神圣祭壇,名字起得挺沒創意。說簡單點,就是兩根翅膀的在六重天加成四根,四根的在頂重天加成六根。
  祭壇離希瑪很遠,在第六重天的邊境,也是第六重天唯一可以感受到黑夜的地方。一同前去的天使有很多個,包括從耶路撒冷前來的能天使。他們看到我的表情不經推敲,就知道是在詛咒。
  祭壇在一座巨大的湖泊中央,夜霧籠罩的湖面,反射出粼粼的水光。水很淺,只至腰際。天使們不能飛到祭壇上,而要從湖中走過去。木星虛幻海似的光環在我們的右上方旋轉,速度很慢,無數發亮的小星點順著光環移動,銀藍,亮紫,淡金,很像蜃樓海市。
  深藍夜,霜影在湖面掠過。白翎在空中翩飄,列成長長的隊,雪花一般,一根根懸在祭壇上空,不規則地移動,不規則地上下浮動。
  天使們從湖畔一個個下水,羽翼在水中滑動,聲音輕靈,很像八音盒的妙樂。
  拉斐爾牽著我的手,走入湖中。
  湖水冰寒,我禁不住輕呼一聲。拉斐爾握緊我的手,莞爾一笑:“放輕松,很快就能到了。”我點點頭,跟著他一步一步往前走。周圍的天使都在看著他的六片黃金翼,看著他瑰麗的紅發,皎白的面龐。大天使果然走到哪里都是最拽的。
  隔了很久才走到祭壇下,我看到了站在上面的沙利葉。
  他穿著短衫,背后一把絢麗的銀色短弓,瘦削的小腿骨上綁著一個小箭囊,金瞳在螢光下顯得格外妖艷。他面前的力天使裸著上身,頭發濕潤,腳下滴落一顆顆晶瑩的水珠。
  沙利葉左手捧金觥,右手蘸圣水,一邊輕聲吟唱,一邊在力天使的額,下顎,胸口點過,背后的六翼輕輕舞動,光輝奪目。
  力天使有些局促,只看著沙利葉不動。
  沙利葉捧起主天使的雙頰,印了一個吻在他的唇上。
  霜花一般的銀光,相交的唇粉紅,像極了春末夏初的月臨花。
  就像有冰藍的粉末降落,施了魔法一般。水影中,碧光下,羽翼一絲絲染為藍色。
  我輕聲感慨:“好神奇,每個天使都會這樣嗎?”
  拉斐爾說:“嗯。”
  我說:“那你當時也經歷過了?是誰為你進行的加翼儀式?”
  拉斐爾說:“梅丹佐殿下。”
  我說:“他不是火系的么,按道理說,火是克風的。”
  “是,當時他叫我去找烏列殿下,可我堅持。被逼于無奈,他帶我來到這里。”拉斐爾恍恍惚惚一笑,“然后我的初吻就獻給他了。”
  我無言。在這么******的天界,居然還有人講初吻,tnnd拉斐爾實在太純情了。
  我看著沙利葉放開身邊的主天使,兩人一起走下臺階。
  “可是,一會……我們也要……那個親嗎?”
  拉斐爾牽著我的手上去:“沒有關系,只是形式上的。”
  說這么委婉,直接說不用舌吻不就好了么。
  我說:“每升一級都要親一下?”汗,難怪這里這么多同性戀,沒火都給親出火了。
  拉斐爾說:“不,只限于子祭壇。在神圣祭壇加翼,要共浴。”
  我說:“共共共共……共浴?”
  拉斐爾說:“嗯。要擁抱,親吻,身體貼身體,兩人的每一寸肌膚對方都必須觸摸過。但也僅限于此。”
  汗……這么摸來摸去親來親去,還光著身子,還泡浴池里,這么情色……還不如直接xxoo算了!
  我小心問:“那那,那你找的還是梅丹佐?”
  拉斐爾點點頭。
  我說:“會不會有反應?”
  拉斐爾半晌才點頭。
  我擦汗:“憋得一定很難受吧,同情一把。”
  拉斐爾看著祭壇,發如紅玉,熒熒發亮:“當時我們……并沒有忍。”
  轟隆!
  我聽到什么了?
  ……拉斐爾跟梅丹佐,有奸情!
  “到我們了。”拉斐爾牽著我的手,往祭壇上走去。
  我腦子里還在徘徊著這兩人光著膀子親親的樣子,都沒發現自己已經站得很高,被底下的人盯著看。
  拉斐爾脫掉我的上衣,放在一旁。然后端起臺上的金觥,沾了圣水,點在我的額心。
  瑪瑙一般的眼極美,柔似水,亦同水一般無所依傍,流離失所。
  他輕啟唇瓣,開始吟唱。
  詞我不大明白,應該有很多專有名詞我沒學過。
  歌喉婉轉,唱出天界古老的旋律,在寂謐暗夜中,明滅星光下,回蕩,飄漾,如同傳說中的人魚唱月。
  六翼散發出淡金的光芒,在黑夜中展開。
  他的手指點向我的下巴,胸膛。
  圣水冰涼,順著皮膚滑下。
  滿目的星光,那是會發光的瓊花。
  背心感到灼熱,身體滋生出新的部分。
  感到莫名的惆悵。
  拉斐爾在吻我之前,依然在微笑。
  我試著活動翅膀,睜開眼時,新的生命在背后展開。拉斐爾的發變成了銀紅色,那是羽翼襯出的白光。
  我們走下祭壇。然后我撲翅,在空中翱翔。看到新生的四支白翼,心中的雀躍遠遠超過了我所想。拉斐爾跟在我的身旁,含笑看著我,似乎也很滿意。
  這時,迎面飛來個四翼天使:“拉斐爾殿下,魔族接近天界邊境,要不要派人去處理?”拉斐爾說:“敵人多不多?”四翼天使說:“不多,力量薄弱。”拉斐爾說:“直接解決了,沒出大事不必通知我。”四翼天使應聲走了。
  我跟著他飛去。
  拉斐爾說:“伊撒爾,你去哪?”
  我笑:“大恩不言謝!改日再報!我去湊熱鬧!”
  剛飛到希瑪境外,就看到有個六翼天使帶著一堆四翼天使,站在通向圣浮里亞的階梯上。我立馬來個急剎車,還是跑遠了,又飛回去說:“路西法殿下!”
  路西法說:“怎么了?”
  我聳肩:“沒啊,我就是喊喊的。你看,我有四翼了!”然后我轉過去,狂妄地抖了抖翅膀。
  路西法清淺微笑:“你剛來我就看到了。很漂亮。”
  我說:“謝謝殿下,殿下我走了。”
  路西法看我的表情特錯愕。我瞧我真是興奮過頭了……居然在他面前炫耀翅膀。我是豬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