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16)      第90章(07-16)      第91章(07-16)     

天神右翼72

路西法那句話一說完,后面的東西我一個字沒聽進去。
  禱告進行了多久我不大清楚,反正我只記得最后結束時,天使們井然有序地離開教堂,我欲站起來n次,都失敗了。的3
  我準備讓路西法走了以后再站,可是他一直不動。
  最后,教堂里只剩下我們兩個。
  路西法說:“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樣?”
  我點頭:“很好,殿下呢。”
  路西法說:“有點失眠。”
  我干笑:“哈,那還跟我弟弟一樣,他也翻來覆去睡不著。”小屁頭,你不要以為我睡著了,你在床上滾動我就不知道!
  路西法說:“說來你也放假了,我記得你好像說過,你在希瑪定居后,就不想再讀下去。”
  我汗,我有說過嗎?
  我說:“前段時間覺得能在希瑪繼續居住就行,可現在……很想住進圣浮里亞。”
  路西法說:“想住進圣浮里亞?”
  我看了他一眼,忙轉移了視線:“是,聽說那里物價很貴。所以我要努力工作,努力學習……是不是只有六翼天使才能住在那里?”
  路西法說:“如果你找不到地方,可以搬來跟我住。”
  我大驚,差一點就點頭了。隔了半天才忍住:“不用了,謝謝。我自己想辦法。”
  路西法說:“我不會再做失禮的事,你放心。”
  我更驚,連連擺手否認,然后飛速找別的話說:“殿下,在這里能轉學嗎?”
  再讓我待在神法,我會崩潰。討厭的天語討厭的天界史討厭的火魔法討厭的導師討厭的學生討厭的一切。神法不但讓我找回了高三時的bt,還有更多的惡心事例……例如卡洛。tnnd!
  路西法說:“可以,你想轉?”
  我說:“我想去七天,但是不知道怎么轉。”
  路西法站起來:“跟我來。”
  我跟過去,掏出包里的手套,遞給他。他點點頭,說了聲謝謝,把手套戴上。然后他將帽檐拉下了些,脫掉另一只手套。最后,他通過長長的袖口,用沒戴手套的手,牽住我的手。
  我倏地抬頭看他。
  他微微一笑,替我理了理領口,戴上帽子,拉著我走出大教堂。
  假期一到,天使們都閑下來了。街上熙熙攘攘,到處都可以看得見成群結隊的伙伴,成雙成對的情侶。可無論人再多,希瑪都不像耶路撒冷那樣喧嘩熱鬧,不像圣浮里亞那樣馬車橫行,清清靜靜,煙霧環繞。眼前的建筑是白色的,加上蒼茫的云氣,更是分不清彼此,摸不著邊際。
  有很多從教堂里走出的天使,他們都穿著白色長袍。所以我和路西法并未被人注意。心中有些竊喜,我直用眼睛瞥他,傻兮兮地笑。一次兩次無所謂,笑多了果然還是會被發現。在我第n次笑得不倫不類時,路西法終于捏了捏我的手,回頭看著我,溫柔跟不要錢似的蕩了滿眼。我干咳兩聲,踢腿往前走。
  看著前方雪白透明的街道,神圣的階梯,道旁種下的白玫瑰,玫瑰上隱隱閃爍的星光,我突然有種撲過去抱住他親吻的欲望,最后被自己強壓下去。
  他帶我到七天學院門口,指著光輝書塔說:“你先去那里,我一會就來。”我點點頭,戀戀不舍地松開手,轉身走掉。剛走兩步,停了停,又走兩步,再停停,總算忍不住回頭。路西法還站在那里,沖我擺擺手:“快去吧。”
  我說:“你不是有事嗎?”路西法說:“嗯。你先去。”我轉過頭,快速走了三四步,又停下來,回頭。他還站在那沒動。我腦子里嗡的一響,快步走回去。
  路西法說:“怎么了?”
  我那分鐘腦殼真的被燒壞了,抬起頭,飛快親了他的嘴。
  他眨眨眼,定定地看著我。
  燒壞就算了,還壞得越來越離譜。
  我抿住唇,像跟他有仇似的瞪了他許久。然后摟住他的脖子,又親了一次。
  這次時間比較長,貼著他的唇起碼三秒。但是很快堅持不住,撤退。
  他依然只是怔怔地看著我。
  靠,我就親了他能把我怎么樣?給耶和華哭鼻子說“嗚嗚嗚叔叔人家不要啦有個低等天使輕薄人家”?
  豆腐吃干凈,我撒丫子跑了。一邊跑還一邊舔嘴巴,唇沾余香。
  剛跑出兩步,手就被人捉住,身子被扯回去。
  心中一懔,背上一寒,我那個態度叫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美麗的殿下,我錯……”
  后面的話被他的吻堵住。
  他在我唇上碰了兩次,看我一眼,又閉上眼碰一次。然后,快速而溫柔地輕啄。我也給他嚇著了,一時回不過神。的94
  他將我推到七天的門柱上,開始咀嚼我的唇。我急抽一口氣,嘴唇微張。這一張,他就探進來深吻。纏遍全身的酥麻令人顫抖。身子被抱住的瞬間,他的舌碰到了我的,試探性地碰一下,就開始瘋狂翻攪。我回抱住他,緊貼在他身上,越吻越深。
  兩人像是餓了整個寒冬季的野獸,如饑似渴地緊貼在一起,互相吸吮,抵死纏綿。
  吻了是一回事,吻完又是另一回事。剛才還跟個流氓似的輕薄他,待兩人分開,我發現自己成了標準的熟蝦子,還是龍蝦,熱血一直轟隆隆往上沖,不得不用手背消溫。
  路西法勾了勾我的下巴,說:“快去,再晚點這沒人了。”我點點頭,第三次往那邊走,結果又被路西法拉回去吻了一下:“如果你愿意,晚上來光耀殿,我們繼續。”
  第四次離開終于成功。這回絕對是真正的撒丫子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