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6)      第90章(05-26)      第91章(05-26)     

天神右翼77

我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境中,自己變小了,但卻長了四支翅膀。
  綿綿細雨中,我蹲在草坪上,拿著一根棍子,在濕潤的泥土中挖了一個小坑。翅膀就像海綿一樣,吸收了大量雨水,重重地壓在自己背上。坑越挖越大,我的手臂越來越酸,最后挖成洗臉盆般大。夢中的自己留著番紅長發,順著肩膀落在胸前,估計會很像小女孩。我抱著小腿,看著雨水滴入泥坑,一顆一顆數著。的cc
  身后有人問我:“小朋友,你在做什么呢?”
  我眼也不眨地看著泥坑:“我在等爸爸。”
  那人問我:“你爸爸去哪里了?”
  我說:“他去殺壞蛋了。長著漂亮翅膀、漂亮眼睛的哥哥叫我在這里等他。”
  那人說:“那你挖這個是?”
  我說:“漂亮翅膀漂亮眼睛的哥哥說,等泥坑被水填滿,爸爸就會回來。”
  那人說:“傻孩子……那個漂亮的哥哥騙你呢。水會漏下去的啊……”
  我說:“他才不會騙我!你走開啦!不要吵我!”
  那人說:“小朋友,你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米迦勒。”的fa
  我想了想,抖抖背上的小翅膀,“米迦勒□亞特拉。”
  被這三個字震住,雨聲很大,我幾乎是立刻驚醒。
  我一下坐起來,周圍一片灰暗,陰森森的,令人毛骨悚然。定了定神,往窗外一看,外面的雨聲重重砸落,就像無數細小石粒落入水中。我低聲喚道:“小屁頭?”
  沒有人回答。的86
  我摸了摸自己身旁,床鋪是空的。
  我又喚一聲:“小屁頭,你在嗎?”
  風聲雨聲速祿颯拉,霖霖潺潺,還夾著閃電驚雷,刺得人眼睛發疼,響得人耳膜麻木。第六重天一旦下雨,跟下頭沒什么區別,也是黑黢黢的。我連忙下床,沖出門去。
  在樓下喊了幾聲,依然無人。跑到門口,開門,喊了一聲:“路西斐爾!你給我滾出來!”
  除了雨聲,什么也聽不到。
  道旁種的白玫瑰被沖彎腰,碧草在風雨中飄搖。
  我試探往門外走一步,鞋立刻就被淋濕。我忙收回腳,用毛巾擦了擦,跑到廚房去看了看。火爐旁擺了一碗湯,桌子上一碗牛肉被冰魔法包圍。盥洗池旁放了一疊盤子,洗得晶亮晶亮。一瞅小屁頭那小樣,就知道他是個子弟中的子弟,一標準的頤指氣使小皇帝。一想到小屁頭提個菜籃子上街,再用那雙看都看不下去的小手洗盤子,我就覺得一股氣血直往喉間涌。
  再管不了那么多,鞋也來不及換,頂著一顆100度熱燒的腦袋直往門外沖。
  剛一出門,雨水的傳播速度比光速還驚人,內褲都濕了。翅膀被淋濕的感覺真他x不好受,重得跟老牛拉破車似的。的d
  腦子越來越昏沉,腳像灌了鉛,每走一步都是煎熬。不知是不是發燒更嚴重了,這么冰涼的雨水我竟感覺不出來,還有體溫越來越高的趨勢。我在雨中長嚎,得跟唱男高音似的:“小屁頭!給我滾出來!再不出來爺就剁了你吃!”
  可是聲音發出去,立刻就被雨聲蓋住。我吃力地提起一口氣,醞釀了十足的力氣,準備再吼一聲,卻聽到有人在身后說:“就你?哈,哈哈。”
  我的背脊立刻像注了冰水,無法動彈。身后的人又繼續說:“伊撒爾,你這段時間過太舒服了,連地下室都忘了去呢。我聽圣浮里亞的一個朋友說,你去找過路西法殿下,被他拒絕了,是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種感覺說不出的惡心。
  我說:“我和路西法的事,用不著你來管。”
  然后有人繞到我面前。
  “是嗎?我當初還好奇你用什么方法勾引了路西法殿下,后來才發現不過是用肉欲。結果呢?人家還沒玩就把你扔了,哈,哈哈,笑岔氣了。”卡洛大笑起來,不比骷髏好看到哪去。他施了魔法擋住雨,身后還跟了幾個壯實的天使,都是雙翼的,看著裝和行為,等級應該不高。
  我張大嘴,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或許……真的是他說的這樣。
  憋了半天,我終于忍不住說:“我真沒想過你是這種人。你究竟要無聊到什么時候?”卡洛說:“我不過是來幫你而已。親愛的伊撒爾。”他勾了勾手指,身后幾個人走到他身邊。他說:“這兩天有沒有覺得身體燒得難受啊?有沒有覺得下面癢癢的想要東西捅一下呢?”
  雨水沖打著衣裳,身上的溫度驟然降低。我往后退一步:“你什么意思?那條蟲……把解藥給我!”卡洛打個呵欠,慢慢飛到半空:“很抱歉,米拉蟲的解藥我不小心給弄丟……只用其他方法給你解毒了。”
  那幾個壯漢朝我走過來。
  我急道:“別啊,別過來!米拉蟲染上身會死人的!”
  卡洛笑道:“這道理我比你清楚,蠢貨。他們身上都攜帶了米拉蟲,現在正饑渴得不得了,大家快快聚在一起親熱親熱……那多好。”
  我惶恐地后退幾步,轉身就跑,不要命地往前沖。
  身后的腳步越來越近。
  五臟六腑幾乎都要因劇烈運動而炸裂,呼吸變得愈發艱難。
  我跨進了草坪,雨如飛瀑,不斷敲擊著天靈蓋。
  雙腿幾乎都不是自己的,身后的腳步聲開始漸小。
  快跑變成慢跑。
  慢跑變成慢走。
  慢走變成挪步。
  我跪在地上,雙手緊摁著濕潤的草地,除了雨聲,什么也聽不見。
  一雙棕色的皮靴出現在我面前。
  “跑夠沒?沒力氣了?”卡洛輕佻的笑聲從頭頂傳來,“可以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