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23)      第90章(07-23)      第91章(07-23)     

天神右翼78

我集中念力,剛要念咒,一團藍光降落在我的頭頂,腦中忽然一片空白,隨即再念咒,竟完全失效。
  卡洛說:“你會念咒,我就不會封了?”
  說完一腳踢在我的腦門上,皮靴與頭骨碰撞出窒郁的聲響。那一撞,幾乎要把腦髓都撞出來。我的身子在雨中搖搖擺擺,還未定神,他又一腳踢過來,我立刻砸進草坪。
  眼眶滾燙,世界在搖晃,旋轉。
  雙腿被人拉住,硬拖回去。我的雙手抓在草地上,死死扣住。可是身后的力量大得離譜,指甲在草地中斷裂,斷去的部分如同尖刺,刺進血肉。疼痛電擊一般傳到心臟,幾乎將腦膜撕碎。
  草葉劃破皮膚,鮮血在流出的瞬間被雨水沖去,只剩一條裂肉的傷口。我努力抽出自己的腿,抬起來,很快被壓下去,然后再抬不起來。
  褲子被人撕開,在如此吵嚷的雨聲中,碎裂的聲音竟清晰響亮。
  然后,碎片被一個勁往下拉。
  我夾緊雙腿,眼睛頓時瞪得極大。
  一人拉住我的一條腿,往兩邊使力扯開。最隱私的部位暴露在空氣中,雨水直沖進兩腿間,流入最脆弱的部位。我用力捶打腦袋,掙扎著坐起來,一拳擊中其中一人的下巴。
  喀嚓一聲,骨頭或是牙齒破碎的聲響。
  那壯漢悶哼一聲,捂著嘴角,半晌往旁邊一吐,一顆帶血的牙齒落在地上。
  我又一拳打在另一人臉上,卻被他擋住。
  趁這個空子,我飛速站起來。但還沒站穩,就又被拖下來。
  這一次,手腳被人捉住,我用指甲使力掐身邊的人,卻被賞了重重兩拳。
  我大聲吼道:“我操!卡洛!你今天敢動我試試,下次老子叫人把你閹了!”卡洛打了幾個哆嗦:“我好怕怕喲。可是我今天就是要動你,你認為我這次還會像上次那么傻么?給你回來的機會?今天就操了你再把你分成一塊一塊扔出去,你再爬回來啊,哈哈!”
  腰被蠻力抬起,我不斷往后退縮:“滾!滾!誰敢動老子,老子就宰了誰!”
  那些個人停了停,一人站起來,手忙腳亂地解開褲腰帶,巨大的昂挺早已高高翹起,他扶著它,抖了抖,齷齪的液體落下來,滴在我的腿上,滾燙炙熱。
  我瘋狂地搖頭:“不!不要!你們會后悔的!不要!”
  雨水很快將液體沖去,碎發落下來,蓋住眼睛。我只知道不斷搖頭,又見那人撲下來,壓在我身上。渾身的筋骨幾乎在掙扎中折斷,我不斷反抗,不斷被壓下去……終于有東西頂住我的穴口,心跳在那一瞬間停止跳動。
  面前放大的,分外肥胖的嘴臉在淫笑。
  我顫聲罵道:“卡洛你這欠干的賤人,自己被人干了就惹別人——啊————”
  那人身軀往前一聳,撞進我的身體。
  腦中一片空白,我聽到那人在低罵:“操,卡洛你找的什么貨色,痛死我!我進不去!”卡洛說:“哎呀,怎么會這樣?”那人說:“卡洛我操,你趕快給我想辦法,痛啊。”
  卡洛說:“再拉開點。”
  扯著我雙腿的人,愣把我的腿往兩邊掰,我的手痙攣了數次,依然無法抬起。
  那人使力抽出來,再使力插進去。
  和這種人合為一體……
  我頓時惡心得想吐。
  我扯著嗓子大罵,聲音不斷發抖,一次一次吞入別人的欲望。身體被迫搖晃,屈辱與羞恥讓我目眩。卡洛蹲在我的面前,裂著嘴笑:“親愛的伊撒爾,不是說路西法殿下很疼你么,怎么還這么緊?咦?路西法殿下應該碰過你的呀……想想他那雙漂亮的藍眼睛,不是時時刻刻都在注視你嗎?伊撒爾……哦不,我可憐的伊撒爾……”
  路西法……
  我再罵不出來。
  路西法。
  我喃喃念著這個名字。
  胸口有東西在開始溶化,朝眼眶筆直上升,就這樣停住。
  頭一個人扯住我的頭發,興奮地射出來。
  然后是第二個人。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進入就要容易得多。
  反抗漸漸變得微弱。
  我只能看到眼前的景色在晃動,在飄搖。
  路西法。
  明明才認識了沒多久,卻像已思念了百年,千年。
  朝會結束的鐘聲響起,希瑪城外的階梯透出耀眼的光。路西法現在一定穿著絲絹的華衣,高貴從容地走出圣殿,帶領著千千萬萬神的兒女。
  只是,希瑪的雨依舊未斷。
  最后一個人解開褲帶,欺上我身體的時候,我閉上眼睛。
  路西法……路西法。
  念著這個名字,頓時忘記了疼痛。
  明明知道沒用。
  明明知道永遠觸摸不到他,永遠沒有資格擁有他。
  可是,只要呼喚他的名字,就不再感到害怕。
  只要呼喚他的名字,就會覺得自己變得勇敢,變得堅強。
  就會變得……非常非常堅強。
  身上的人久久沒有動靜。
  我慢慢睜開眼,看他正圓瞪著眼,眨也不眨地盯著我,相當可怖。
  他的頭頂漸漸有血流下,順勢滴落。血滴正要落到我的身上,卻被一道光攔在半空。然后,那個人向后倒去,重重砸在地上。
  然后我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人。
  雷聲響起,四周的人也紛紛倒下。我甚至沒看清他們是怎么被擊中的。
  我慌忙避開視線,回頭看著卡洛。卡洛驚慌地后退,卻突然定在原地。我吃力地爬過去,搬起一塊石頭,撞在他的腿上。他哀號一聲,立刻跪倒在地。我高舉起石頭,砸向他的腦袋。
  他的慘叫聲像殺豬,血不過一會就流出來。
  我吃力地撐地半跪,又一次舉起石頭:“你媽的!老子說話算話!”
  大石落在他的命根子上,嘶吼過后,他暈過去。
  我四處摸索自己的褲子,已經被撕成碎片。站在不遠處的人沒有使用魔法遮雨,渾身濕透,貼身的衣衫勾勒出秀美的身形。然后他向我走來。
  “滾!”我脹紅了臉大吼。
  亂發擋著臉,狼狽得不成人形。
  他頓了頓,又繼續往我這里走,每一步,似乎都會耗去一個世紀。
  最后他在我面前蹲下,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我甚至沒有低頭看身體的勇氣。
  雨聲淅瀝,將呼吸都掠奪了去。
  模模糊糊的雨霧中,路西法的聲音斷斷續續:“無論以后發生什么事,無論我們是否會被隔開,就算你想殺了我……我也不會再放手。”
  我一拳打在他的臉上。
  “這些鳥話對別人說去!給我滾!我身份低賤,不代表我人格就低賤!想把老子當玩具耍,下輩子吧!滾!”
  路西法沒有躲,雨水順著臉頰流下,像極了眼淚。
  他摟住我:“我沒想過要玩你,從來沒有過。”
  我掙扎著離開,他用力將我抱緊:“伊撒爾,我絕對不會再走。我們在一起,再也不要分開,好不好?”
  我哆嗦著嘴不知如何回答。
  他慢慢撫摸著我的羽毛:“我輕易退縮,是我的錯……對不起。以后我會對你比現在好十倍,一百倍。我會讓你把所有不愉快都忘掉,我會把我能給你的快樂統統給你。從今以后,沒人能分開我們,誰也不能,你聽到嗎?”
  我再忍不住,回抱住他。
  他身上一震,長長吸了一口氣,他的聲音在顫抖:“我愛你。”
  腦子頓時麻木。他不留一絲空隙地抱著我,落在我唇上的吻輕如雨點。
  我揉揉眼睛,使勁搖頭。
  他的眼眶微微發紅:“我會永遠愛你。”
  我捧住他的頭,聲音已經徹底變調:“我也是。”
  然后他湊過來,雙唇覆住我的。
  風過雨停,白玫瑰的花瓣落了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