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17)      第90章(07-17)      第91章(07-17)     

天神右翼80

路西法朝我游過來,將濕潤的發絲撥到腦后,標志的臉蛋一覽無疑。我強壓住撲過去的沖動,慢慢往水中沉。路西法在水中輕輕扶起我的腰,我急道:“我很喜歡你我也很想要,可是我不想這么快,我們可以考慮慢慢發展,等時機成熟大家體力好了再說!”
  路西法愣了片刻,自水中將我往他身上帶去:“現在你這樣,我怎么可能……腿搭上來,我給你清理。”我也傻了,有些窘迫地笑笑,腳下輕輕一蹬,勾上他的腰際,雙手吃力地捉住身后的欄桿。路西法說:“不必緊張。”
  我遲疑片刻,雙手摟住他的頸項。說不緊張,身體還是跟鐵板似的繃著。和他對視了片刻,我想摸摸他的臉,停了一會才用指尖摸他的眼角:“殿下,你……”路西法捂住我的嘴,繃著臉說:“重新叫。”我咂咂嘴說:“路西法殿……嗯,路西法。”他微笑:“你繼續說。”
  我說:“我什么時候才能再見到你?”
  他有些錯愕:“你不跟我住在一起?”我心中一跳,住一起,睡一起,然后就xxoo再ooxx……汗,我的鼻血……我晃晃腦袋說:“我還有個弟弟,我要照顧他……”說到這輕抽一口氣。路西法的手指伸到我體下,輕輕摩擦:“嗯。”指尖微微伸進去,我條件反射地摟緊他的脖子,把下巴擱在手臂上:“他很依賴我,我暫時不搬。以后……我能見你嗎?”路西法說:“這個事情晚些說,現在先把傷口處理了,疼嗎?”
  他的手指在我體內抽插,動作很輕,但痛得要命。我嘴皮子忍不住打抖,說話跟卡殼似的:“別這樣了,我自己洗。”路西法另一只手的大指食指分開我的臀瓣,疼痛稍輕了些,可是依然不適。他輕吐一口氣,說話的速度很慢:“沒關系,能忍得住。”
  問題是他能忍我不能!
  我閉眼咬住手腕,盡量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四肢收緊,依貼著他,就像葛藤攀纏著樹。氤氳中的景象忽大忽小,心臟強而有力地敲擊著胸膛。血液遲遲往身下流動,渾身的熱度都凝聚在了一處。心跳聲越來越大,呼吸灼熱而粗重。到最后自己都難以承受,鼻子不夠用,微張開口,深深吐氣,吸氣。
  路西法說:“別抱這么緊。”我微松手,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趕快結束吧,好難受。”路西法說:“已經好了。”
  我眨眨眼,好了?這才反應過來他把我身上都洗干凈。
  汗,怎么覺得很像洗豬肉……
  于是立刻從他身上跳下來,嘩啦一聲,水花四處激蕩,花瓣伴微浪起舞。我剛想爬上去,路西法就倒了涼涼的東西在我頭上,我的心直坐云霄飛車。他撈了點水,弄我頭上,開始揉搓,滑滑的泡沫漸漸散開,順著脖子落在肩頭,混入水中。我抬頭看看他:“咦?”路西法說:“先別抬頭。”
  可惜說晚了。白團泡沫落在眼中,一陣刺激疼痛。我立刻閉上眼,用手揉眼睛。路西法忙把我的留海往上撥,澆了些水上來,用手背擦去。我垂下頭,他在我頭上抓抓抓。
  我無聊,左看看右看看,眼睛落在他胸前雪瑩的皮膚上,沾了點水珠,順著胸膛落下。我用食指搓了搓。路西法垂頭看我一眼,醉心一笑,繼續替我洗頭。
  我快膜拜死他了,是誰告訴我他是個h強人?我瞧他挺恬然無欲的。
  我繼續無聊,目光又一次停下。他的乳首石榴果般挺立,因為手臂晃動而微微牽扯,閃爍著紅寶石的光芒。我傻了巴機地捏了捏他的乳尖,他手上動作立刻停下來,然后繼續搓我的腦袋。隔了一小會,我用手心覆住他的乳尖,打了幾個圈兒。他身上一顫,低聲說:“不要胡鬧。”我應一聲,不動了。
  他舀了點水替我沖頭,我緊閉著眼,卷發一拉直就變得特長,垂了一臉,難受得像用抹布包頭。我把頭發撈過去,用力甩了幾下,濕狗甩毛似的頭發炸開花。路西法寵膩地摸摸我的頭:“我還沒洗完,要不你先上去?”我搖搖頭:“你洗,我看。”
  我暈呀,這話說得真是夠水準。
  路西法點點頭,轉身擊掌。我說:“做什么?”他說:“叫人幫忙。”我說:“哎,你連幫別人洗都可以,自己就要別人幫了?”他說:“你不喜歡?”我看看進來的天使:“我幫你吧。”
  路西法眼睛彎起來,笑得那叫一個撩人:“好。”
  我狗刨游過去,從旁邊的寶石盒中捧出水晶液體,抹在他頭上:“小屁頭一定很高興。”路西法的金發落在水面,浮萍一樣擺蕩:“怎么說?”我說:“他很擔心我呀。我失戀,他陪我很久。他要知道我和你……那個,呃,反正他會很高興。”路西法說:“那件事是我糊涂,是我的錯。”
  我伸手臂枕著他的后腦勺,替他沖腦袋,惡狠狠地說:“說,以后你還會不會找別人?”路西法閉著眼微笑,沒回答。
  沖干凈以后,我擦擦他的眼睛,捧著他的臉,瞇眼說:“快回答,你要說會,我現在就把你淹死在這。”他臉上仍掛著碎滴,露光閃亮,一笑起來,睫毛就會顯得更加濃密。
  tnnd,這混帳活膩了!我一個飛撲,撲他身上,弄得岸上都是水。滿天瓊珠落下,我想和他打架。他忽然抱緊我,兩人明顯變化的地方靠在一起,他的聲音變得特煽情:“泄欲的事我做多了,從來沒有試過因為喜歡而去做……還要你教我。”
  我這人吧,就是容易激動。
  我用力回抱住他,瘋狂吻他。他一樣瘋狂。
  瘋狂一陣子,兩人都招架不住。最后他推開我,呼吸有些急促:“不親了,上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