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6)      第90章(05-26)      第91章(05-26)     

天神右翼83

在光耀殿這待這么一小會,我就遇到了一堆麻煩。窗簾拉開,遠處的古鐘指著九點鐘,我被人拍起來。似乎是那一堆雕塑中的一員,她飛在半空中,用根棍子捅我一下:“你怎么沒走?”
  我正睡得happy,夢里的大波波美人正跟我說要我扔了路西法和她,我還在躊躇,一給捅,人也傻了,坐起來看著她發呆。我直接懷疑面前這人不是女人,看到我的裸體居然不躲開。莫非是因為……
  我揉揉眼睛:“因為我還沒睡夠。”估計這女的也給我氣傻了,老半天沒說話。等我差些又睡著的時候,她又捅了我一下:“任何人侍寢,都必須在完成任務后離開,你竟然睡到現在,殿下回來你就死了,快走啊。”
  暈,這也太沒人權了,路西法他還一大清皇帝呢。
  弄弄枕頭,我把頭埋進被褥,縮成一團。
  那女的操起東西想抽我,我打了個滾,滾到旁邊繼續睡。她連續抽抽抽,我連續滾滾滾,最后終于在一聲慘叫中結束了賴床生涯,跟tm高潮似的。
  我從云霧中翻了翻自己皺巴巴的衣服,披上,拍拍翅膀飛下去,沒見小屁頭的影兒,最后又拍拍翅膀飛上去,給那女的又打下來。她跳下來攔在我面前:“不要上來了,殿下平時溫和,責罰起人來很恐怖的。給我下去給我下去。”我說:“我是他老公,他舍不得打我的。讓我上去讓我上去。”那女的又一震,看看左右的人,一個勁把我往外推,推到一半不動了,連退回去縮著,母老虎變成了小老鼠。
  我頓時大感不妙,連忙往上爬,手腕卻給人拉住。
  “再說一遍,我沒聽到。”風琴一般的聲音在后腦勺上方響起。我回頭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今天的陽光真是很燦爛~~”他輕輕拍拍我的翅膀:“這里的太陽每天都這么燦爛。”我說:“不不,今天特別燦爛。”他說:“梅丹佐送了些魔界的食物,要不要去嘗嘗?”
  剛一點頭,我就想起梅丹佐仨字,心著實抽了一下,這會兒非毀約不可,出去解釋解釋也好。
  我閉眼咬牙提氣,一口氣殺到大廳,老遠老遠看到一個黑點,又一口氣沖過去,見梅丹佐正站在大理石桌旁,對我一個勁陰笑。紅色的手套中放了個小黑球,煤炭似的,又比煤炭亮。梅丹佐說:“小伊撒爾,看你精神很好啊,好得可以用鼻子吃面條了,啊哈。”
  我回頭看看路西法,他還在慢挪,身上的絲絹飄啊飄,一字步邁得貓看了都會自卑。
  汗,他居然真記得這句話~~~
  梅丹佐從桌上拿了個小銀碗,用手背敲了敲,敲得咚咚響:“我也不要你吃多少,這么一碗就夠了。”說完,他輕彈一下黑球,黑球中央裂開一條平滑的縫,一個拇指長的物體掉進去,滾燙的液體落出來。物體接觸上液體,砰一聲輕響爆開,升起裊裊煙霧,幾乎是瞬間的事,碗里裝滿了根根分明的熟面條。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地獄特產梅師傅方便面,啊哈。
  他拿起一根叉子,卷起一條香噴噴的面,在空中繞了幾圈,慢慢送到我的鼻子下:“來,吃吧,味道很不錯,里面有七十二種佐料哦。”
  下意識感到鼻根疼,我使力擺手:“不不不,我這兩天鼻炎……”
  梅丹佐說:“沒關系,這面條還有消腫去毒的作用。”
  靠,叫殺蟲劑算了!
  我轉身,用無比誠懇真摯的目光看著路西法。路西法看看梅丹佐,又看看我:“怎么了?”我說:“梅丹佐殿下逼我用鼻子吃面~~”路西法輕輕一笑:“梅丹佐,你這是個什么癖好。”梅丹佐說:“小伊撒爾自己說的,不怪我。”
  路西法瞥向我。
  我左顧右盼,聳肩:“我說我要喜歡你,就用鼻子吃面。”
  “他不喜歡我的。”路西法笑笑,說了一句讓我特嘔血的話,“他說他愛我。”
  天啊地啊我死了啊!
  我一邊抽搐一邊擦臉,渾身都有細疙瘩冒起,那感覺比便秘還難受。我忍不住在他身上抓了幾下,他站那裝自由女神,笑得特含蓄。
  梅丹佐長長地哦了一聲:“那面條我吃。”
  梅丹佐開始吃面條,臉埋在碗里也看不清表情。我蹲在大理石桌旁看了看,上面擺了一堆奇奇怪怪的東西。我掏過一個糖果,花花綠綠的殼子,剝開,白生生的像大白兔,可上面刻了魔族的文字。我沒看字就把糖果扔到嘴里,一陣刺痛。路西法重拍我的背,糖果滾落在地上,叮叮咚咚,還帶了些血。
  我一怔,用手擦擦嘴皮。那是我的血。
  梅丹佐看到地上的糖,猛地抬頭看著我:“小伊撒爾,不想要小命了是不是?還嬰兒呢,看到什么都往嘴里塞?”我捂嘴皺臉點頭。
  路西法握住我的后頸,我不由自主抬頭。他湊過來,舌尖沖進來,在我舌上卷了一圈,還帶了一些……我推開他:“齷齪啊居然讓我吃你口水!”
  路西法說:“我是給你治療。”
  我動動舌頭。咦,好像是好了。
  叉子不斷攪拌著面條,攪得面條都變了形,梅丹佐笑了笑:“那個糖是整人用的,下次不要亂吃。路西法殿下認得魔族文字,我就不一一翻譯了……伊撒爾,我看你這段時間比較忙,排戲就晚些說吧,神召見你的事不要忘記……就這樣,路西法殿下,我先退下。”
  幾乎是一口氣說完這些話,他加快腳步趕向大殿門口,還沒完全走出去,就撲翅高飛。
  路西法從懷中掏出一顆藥,靠我唇上:“張嘴。”我說:“這是?”他已經把藥丟進去:“米拉蟲的解藥。”我驚道:“你從哪找到的?”路西法說:“卡洛那里。”我更驚:“卡洛愿意給你?”路西法笑容清雅:“人生不如死的時候,無論你提什么要求,他都會答應。”
  我說:“你……做了什么?”他說:“不知道最好。他現在未死,但也沒活著。”
  我打了個哆嗦,路西法也太……難怪之后會墮天,變成魔王……
  墮天。
  一想到這兩個字,我就渾身緊繃。
  路西法說:“不必同情他,重要的是你自己。如果米拉蟲有了動靜,你變成那樣……我不能保證自己能控制得住。”我搖搖頭:“我沒有同情他,那是活該。”
  路西法牽住我的手,往房里走去:“這樣,最近有沒有想去玩的地方?”我盯著地面上兩個人的倒影,忽然問:“我要休息到什么時候?”路西法疑惑地看著我。
  經過大殿正門的時候,一束強光照進大廳,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于是膽子巨大:“要休息到什么時候,我們才能把想做的事都做了?”
  他最好別跟我裝小白,不然我當場一螺旋踢。
  路西法平平淡淡一笑:“等你能接受了以后。”
  我說:“那就現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