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23)      第90章(07-23)      第91章(07-23)     

天神右翼85

路西法按住我的手,依然慢條斯理地脫,我早晚得給他逼瘋。衣服一件件被褪下,他把它們掛在一旁。我光溜溜了,哪還好意思給他脫,手捂著關鍵部位下水,不敢再用跳的。
  路西法脫自己的衣服倒挺快,三下五除二搞定,也跟著下來。
  我眼睛一彎,游游游,游游游,打散一堆聚攏的玫瑰花瓣,身上還貼了很多。游到他面前,抱住,親。熄滅的火剛燒起來,他就把我推開:“先洗澡。”
  我哦了一聲,飛速洗澡,上搓下搓左搓右搓。他拉住我的手說:“這樣洗不干凈,而且對身體不好,我幫你。”
  耶和華級的人物果然都是老頭,天天想著保養去了。
  他撥開擋在我們兩人之間的花瓣,反倒沾了一手花,紅潤通亮,嬌艷得幾乎滴血。他亦沒有管它,只蕩開溫熱透明的水花,挪到我的面前,輕輕靠在我的身上。
  兩人的身體完完全全貼合,若有若無的摩擦,撓得人心發癢。
  我極度厭恨曖昧,于是抱住他,試圖消火,沒想到火越燃越大。
  他的下巴枕在我的肩上,手繞過我的雙臂,替我擦背。
  我抱緊他,忍不住說:“好了嗎?”
  路西法在我后頸上使力吻了一下,手臂繞過我的腋下,腰際,在腰上擦了擦,我給咯吱笑出聲,捧著他的臉親了好幾次,也去撓他癢癢。結果撓了半天他沒反應,我又無趣地抓了幾下:“去,原來你不怕。”這話剛說,他的嘴角就微微抽了一下。
  這家伙原來是裝的!
  我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撲過去使了吃奶的勁兒撓。
  他終于忍不住微微彎了腰,輕輕哼笑,聲音蕩得人神魂顛倒。
  然后我們繼續抱在一塊兒擦背,這回我也替他擦,可以分神。
  我懶懶地與他依偎著,一邊看著他的背脊。
  他的皮膚潔白細膩,如雪如玉。
  六翼絨毛細膩如絲線,羽翎修長,整齊地排列著,散發著丕靈睿日的光芒。
  我輕輕撫摸著他的羽毛,絲滑的手感觸得人心如潮涌。
  他的翅膀微微一顫,美麗圣潔的光散開,似從云間透出的一縷希望。
  我咬了咬他的耳朵,下身頂他一下:“好了嗎?”
  他輕吸一口氣,手指順著尾椎,一直撫捫到臀部。
  我下意識收緊雙腿,他拍了一下:“不要急,不然我會打你。”
  我力圖放松,他的手指慢慢探到我的兩股之間,大腿內側……那一片的皮膚就像脆弱的燕壘,稍一接觸就有成千上百的神經網被牽動。
  我咬住手腕,越來越佩服自己的忍耐力。
  他似乎有意識在那里摸索,下身還一直跟我來回搏斗。
  我終于惱了,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整一吸血鬼:“你到底要不要做!你要不敢來我來了!”
  路西法松開我,狡黠微笑:“想要為什么不早說?”
  我說:“我現在說你都這種反應,早點真不知道你會冷淡到什么程度!”
  路西法推著我的肩往后移,最后我傾斜靠在浴池旁。
  他站直身子,朝我傾過來。
  “伊撒爾,這么急著完事做什么?”
  我呆住。啥意思?
  他倚到我的身上,繼續用下身與我摩擦。
  “我們要享受過程,而不是急于得到一個結果,是不是?”
  我點點頭。
  他眼中又蕩開了別樣的星光:“如果過程不太放縱,我們可以連續做一整天甚至很多天……這樣不是更好么。”
  我恍然點頭。的76
  我還記得他告訴我,要我教他怎么與心上人做愛,而不是泄欲……現在看來,似乎反過來了,汗。
  難怪情場無敵殺手帝都頭號色魔梅丹佐都說,路西法,verygood。
  難怪人家說他搞女人一流厲害。
  難怪尚達奉要把他寫進自己的代表作。
  也難怪以前的女朋友總說我太“浪蕩”,敢情我都是射了就跑~~~
  md,我還把這詞當寶貝,還以為它和“瀟灑”、“風流”、“不羈”是同義詞,原來就是間接在罵我不懂情趣用下半身思考!
  路西法摟住我的腰,唇如赪霞,一點點靠近,一絲絲壓上我的嘴。
  我試圖壓下自己的火氣,與他接吻,相當緩慢纏綿。
  情難自控,我抱住他的脖子,舌尖舔過他的唇瓣,幾乎要將他推進池水中。
  他放開我,微微喘氣:“現在休息一會,我們的時間還有很多。”
  就像在水中注了酒,透過皮膚,流入血液。我靠在岸邊,眼前的景象搖搖晃晃,世界酣醉。
  不一會,兩人都軟了些。
  水面漸靜,花瓣輕淺起伏,水珠升騰,凝成霧氣,在空中流轉。
  透明的,帶著蒙白的,染了玫瑰香的……熏得人迷離敞恍。
  路西法說:“想在上面還是在水里?”
  我說:“上面。”
  我在水里n次差點摔倒。而且在水里,總接觸到的……都不大真實。
  他點點頭,上岸,扶我上去。
  岸邊有一個寬大的臺階,上面鋪了雪白的羽絨。
  我剛半躺下,路西法就壓下來,開始在我身上快速而輕巧地細啄,從脖頸到鎖骨,從鎖骨到胸膛,從胸膛到小腹,最后在我那里舔了一下,本來半垂的,立刻站起來。
  就這樣來回折騰了近一小時,在我即將被自己燒死的時候,他分開的雙腿,身子往前傾些,用詢問的目光看向我。的a0
  我渾身僵硬,點頭。
  他俯下身,吻了我一下:“你以前應該有過在下面的經驗,不會很疼。聽話,放松。”
  我深呼吸,又點頭。
  “我知道。”我抓住他的手,“可是,我跟你……這是第一次。”
  “不是,不是第一次了。”
  還沒有時間驚訝,路西法就已進入我的身體。
  確實如他所說,不很疼。可是有一種讓人更難忍受的感覺串出。
  那是一個字,空。
  身體變得空。
  無窮無盡的虛空。
  就像一個黑洞,里面有一個貪婪的磁場,無論多少東西去填補,都不會有充實的一日。
  有無數花朵在周遭成長,花苞在生命中綻放。
  如火,如血,如荼。
  近于紅黑色的花朵,妖異濃艷,觸目驚心。
  它的名字叫曼珠沙華。
  雙腿不由自主地合攏,卻被硬生生強入的東西逼得無法接觸。
  它橫亙在我的身體內,它成為了我的一部分。
  而它是他的。
  路西法動得很慢,我聽到黏濕的聲音回響在耳際,就像用棍子搗動蜂蜜,粘稠,潮蕩。
  不斷的占有,抽離。
  與侵略時的興奮與狂野不同,被人進入的感覺伴隨著疼痛。患得患失的疼痛。
  上次被那堆丑男亂搞,我真沒一絲感覺,就只有六個字,想吐想吐想吐。
  這次不一樣。完全不一樣。
  在付出身體,享受欲望的同時,有什么東西失去了。
  與以往的掠奪,獨占不同。
  有什么東西失去了。
  我抓住路西法的頭發,將他硬扯下來,恨不得兩人化作一個,再不分離。
  路西法緊緊抱住我,一次一次親吻,一次一次進入。
  曼珠沙華的花語是不祥,分離,以及……悲傷的回憶。
  曼珠沙華,彼岸花。傳說,它是魔王路西法最喜歡的花。
  后來,耶穌問我,如果你的一生能靜止在某一刻,你會選擇什么時候?會是在路西法還是副君,你還是力天使的那段時間嗎?
  眼下的天界,那是一片滄海,一片桑田。
  我回頭對他笑笑,我搖頭。
  我對我現在的生活很滿意。耶穌殿下,如果您有空去魔界,將會看到那里有大片大片的曼珠沙華。一天一天,它們越來越濃烈,越來越悲傷。
  有的東西會消失,而有的東西是永恒。
  曼珠沙華是罪孽。
  美麗,妖艷,盡管絕望,可它依然散發出罌粟的芬芳。
  就像年少時單純的心愿,和不可能實現的誓言。
  就像站在彼岸的你,和站在此岸的我。
  依然讓人等待,讓人癡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