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4)      第90章(05-24)      第91章(05-24)     

天神右翼88

見耶和華的前天晚上,我在窗旁飛來飛去去,緊張得幾乎缺氧。從光耀殿的后窗往下看,浮云是透明的,天宇廓落。可以隱約覷見黑茫茫中,高處的水影,星波橫漢,橫亙在夜空的銀河。星沙游移盤桓,規律地,緩慢地,清晰地點亮視野,地闊天長。
  上是明媚下幽黑,圣浮里亞依舊是萬丈金光。
  身旁有一個比我還高的架子,架頂懸空掛一個巨大的金蛋,就剛果那個蛋。金蛋顏色很深,卻極亮,在空中徐徐旋轉,搖搖晃晃地就像隨時會爆開。
  我轉身對正在加班的路西法說:“這玩意是不是要炸了?怎么一個勁兒的轉?”路西法抬眼看看我,笑道:“不會。我給它加了封印魔法。”
  我應一聲,又在窗口轉了幾圈,最后溜達回路西法身邊,把他座位靠背上掛的寬大披風拿開,又飛回來。看他翻那些我明明每個字都認識卻看不懂的玩意,我長嘆一聲:“看你每天這么辛苦,該教教我,我或許可以幫你呢。”路西法搖搖頭:“這是我的工作。”我說:“明天我要見神。”路西法說:“還在緊張?”
  似乎這個問題我已經問了他不下十次……他早晚要給我逼瘋。
  我推他一把,他往旁邊坐了些,寬大的椅子剛好可以擠下我們兩個。我說:“有點。對了,我以前聽說天界的工作都是下級遞上級,一層層往上交,那你平時看的東西是誰給的?”
  路西法放下筆,眼睛一彎,特狡黠:“你說呢。”我說:“大天使吧?”路西法說:“聰明。”我說:“我的大天使長哎,明天我要見神……”路西法忍不住笑了:“以前都不知道你是個話簍子。”我說:“怎的,你不爽了?”路西法說:“沒有,這樣很好。”我說:“是是,是是,我什么都好。反正你事多,我睡去了。”路西法說:“今天不想要了?”我說:“不要了,你先忙吧。”
  路西法微笑,我走了。剛走兩步,下意識回頭看看他,看他靠在椅背上,還在沖我笑呢。腦子一轟,我又自私了。我走到他身后,抱住他脖子:“明天一定不讓你累……今天還是……”路西法沖門口的天使揮揮手,然后脫掉手套。
  他們出去了,他站起來,把文書放到一旁,抱我在桌子上坐著:“不會累的。”
  我嘿嘿一笑,掛他身上去。
  第二天早上起來,人又回到了床上。路西法替我穿衣服,兩人對視一笑,親一下,兩下,三下……親了一會,穿的衣服又脫掉。我們剛倒在床上,底下就有人跟唱美聲似的號叫:“我的上帝!你們昨天晚上還沒做夠嗎?”
  路西法撐了身子起來,我翻過身往下看。阿撒茲勒和薩麥爾正站那兒,整齊仰望我們。我清了清嗓子,滾到一邊穿衣服去了。路西法仍不知死活地跟過來套衣服,還漫不經心冒出一句話:“這種事做不夠的。”我當場就噴了。薩麥爾說:“我不是說啥的,殿下您怎么會挑上這個小燒雞?”阿撒茲勒笑得特陰險:“還是全糊燒雞。”
  我操了一個枕頭就砸下去,下面立刻雞飛狗跳。
  薩麥爾拍拍衣服:“天界第一野蠻燒雞。”阿撒茲勒說:“我早說過,我們老大品位很獨特。”路西法說:“沒我的事。”我咆哮:“我和我老婆配著呢,不用你們管!”
  那兩人傻了。的04
  路西法說:“你叫我什么?”
  我說:“老婆!”
  他說:“是老公。”
  我說:“老婆!”
  ……
  薩麥爾說:“阿撒茲勒,你有沒覺得殿下和他在一起以后,有點那個了?”阿撒茲勒:“他在打算追求野蠻燒雞時就有點了,常常毫無根據地笑。”路西法說:“你們說什么?”薩麥爾說:“殿下,您今天看去精神特別好。”阿撒茲勒說:“嗯,其實我們是來接燒雞殿下去圣殿的。”
  枕頭飛下去的瞬間,他們以光速飛出去。
  因路西法身份特殊,先去了圣殿。薩麥爾和阿撒茲勒就是給我當保姆的。
  從別處看撒拉弗宮殿,會覺得三座最大的建筑是靠在一塊的。實際從光耀殿出來,我才發現中間的距離有n個廣場那么寬。圣殿前的大門分正門,左門,右門,都是由羅馬柱和水簾構成。我們從右門進去,穿過水簾,進入廣場。
  鐘聲沙啞,從廣場塔樓響起,一下下在空中哀鳴,像發自遠方世界的嘆息。微風飄泊無依,撲擊著沉沉的玻璃窗,如同奏起古老的挽歌。
  萬頃金光中,圣殿蔽日干云,無窮無盡往上蔓延。
  圣殿大堂是希臘十字形,帶有七個突出的門廊。較長的大廳可以同時容納數十萬人。淡金色的華貴氍毹一路鋪去,呈拉丁十字形平面。中央穹頂高聳,四周的墻用雙壁柱均勻劃分,一根根擎天而上,幾乎看不到頂。人站在長廊中從下往山看,仿佛自己已獨立在天穹之下,渺小如螻蟻。內壁頂上有色澤艷麗的鑲嵌畫、玻璃窗,很像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風格。石雕窗欞刀法純熟,精致華美,令人嘆為觀止。
  無數頑皮稚嫩的六翼小天使從門外飛速進去,每兩個捧一個圣水缽,缽呈貝殼狀,用云母石雕刻而成,其中裝的液體,就像艷陽流下的淚花。
  面前是拔地倚天的巨門,纏繞天使圖紋的雕柱將之高高支起,分為七條大道。從這里,可以看到滿堂飛舞的天使,還有耀眼的圣浮里亞中,最耀眼的圣光。
  圣殿正廳內歡聲鼎沸,一陣未平,一陣又起。我僵硬在原地,薩麥爾輕推我一下:“沒關系,朝圣時間都會這樣。”我吞了口唾沫,繼續往前走,緊張得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我隱約聽到他們在呼喊:圣哉,圣哉。
  圣哉,萬眾之神。
  腳踏入正廳,被里面溢出的光芒刺到閉眼,用手捂著眼。
  呼聲越來越響,整齊而洪亮。
  慢慢睜開眼,發現我所站的地方根本不是一個大堂,因為我看不到邊。
  乳白地面被光洗成金黃。
  前方六翼天使滿天飛翔,灑下圣水,拋出鮮花。
  從來沒見過這么多高等天使,我完全看驚了。
  撒拉弗們在御座四周環繞,手持圣扇火炎短劍,揮舞著,飛翔著,高聲朗誦著贊美詩,因著響亮的聲音,門檻的根基震動,圣殿充滿煙云。
  七大天使守在御座后。
  御座左右,坐著耶穌和路西法。
  天神耶和華坐在高高的寶座上,銀發和衣裳如絲綢般垂下,遮滿圣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