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4)      第90章(05-24)      第91章(05-24)     

天神右翼89

齊頌過后,就是階位高的大天使進行獨頌。七大天使一個個走到神的面前,進行頌詩或贊歌。朗誦的雙手交疊在胸前,垂頭閉目。高歌的昂首傾慕,聲線洪亮。
  神只是坐在那里,偶爾作個手勢,真是和他的右手像到了家。
  而我看不清他的臉,只知道他有一頭流銀般的長發。
  我們三人往前走了些,站在天使堆中。
  然后輪到了耶穌。救世主果然與別人不同,站在神的面前,表情都要比別人虔誠得多。他用略微沙啞,卻十分清晰的聲音念道:
  耶和華是愛
  讓我安歇青草溪水邊
  神令我省察心中的幽暗
  共度每一天
  耶和華是愛
  在困境中他保守引領
  神為我預備豐盛的恩典
  危難中也不改變
  在世間主恩與共
  他的愛常在我身邊
  神為我施恩惠保守勉勵
  共同度此生
  耶和華是愛
  讓我安歇青草溪水邊
  無限滿足快樂涌自心田
  危難中也不改變
  神在輕輕點頭,朝他比個手勢,讓他上去坐著。
  最后一個是路西法。他展翅飛到祭神的高臺上,昂首挺胸,站得筆直筆直。他對待誰都是這副架勢,我以為面對神時,他會稍微那個些……沒想到沒一點改變。
  長長的金發順著極美的身形落下,路西法雙手疊在胸前微微欠身,開始輕聲吟唱。
  當第一個音符與我耳膜相觸時,我就有些驚了。
  你使天空絢麗大地富足
  你命江河涌流群山復蘇
  你使百鳥歡唱百花盛開
  你賜生命綿延命令萬物
  崇山峻嶺向你屈膝敬拜
  江河湖海為你翩翩起舞
  諸天穹蒼傳揚你的榮耀
  日月星宿向你揚聲歡呼
  哈利路亞全能的創造主
  天堂的旋律從形狀姣好的嘴唇發出,娓娓余音留存于耳中。
  初春花開的清響,火鳳重生的飛鳴。
  他微笑著,冰藍的雙眼彎成了迷人的形狀。
  除了驚艷還是驚艷。
  他在高臺上輕輕抬手,白色的手套灑滿圣光。
  他在向神致敬。
  優雅有禮,卻少了別人的臣服與崇敬。
  神對他做了同樣的手勢,他微笑著坐回御座右側。
  我低聲說:“切,路西法還真拽。”阿撒茲勒說:“他一直都是這樣,誰都知道。神寵他,早習慣了。”我說:“誒,耶穌都沒這么大面子啊……”薩麥爾說:“胡扯什么,耶穌那個老古董除了禱告就是禱告,一味侍奉神贊美神,天界變成這樣他還想用包容來化解,哪能跟我們殿下比?”
  有點不爽,怎么說耶穌后來也是個人類,是咱們的救世主啊。
  我說:“路西法也沒做什么啊。”薩麥爾說:“他沒做什么?你……”阿撒茲勒說:“薩麥爾。”薩麥爾看他一眼,硬把剩下的話吞回去。
  我古怪地看他們一眼,繼續抬頭看上面。
  耶和華總算說了一句話:“讓莉莉絲過來見我。”
  一提到這個名字,我就顫抖。
  不一會兒,有一名身材高挑修長的女子一步步走上高臺,留了一頭棕色的大波浪,發及腰,跪下時,垂落在地上,柔順就像希瑪的云層。
  耶和華說:“聽說你不愿意留在伊甸園。”
  莉莉絲說:“我的父,為什么我與亞當有所不同?為什么他是男人,而我是女人,而我卻又比他柔弱?”
  耶和華說:“他能以男人的力量保護柔弱的你。”
  莉莉斯有些激動:“我不愿為柔弱,我要擁有力量,超越亞當!”
  耶和華說:“孩子,你的能力是被安排的,只要在這園里,你就是柔弱。”
  莉莉斯猛地站起來:“既然這樣,我還是那句話,我要離開伊甸園,以追求我要的力量!”
  莉莉絲從臺上飛奔而下,急急忙忙離開。有大天使想要捉他,卻被神阻止。不知是否我眼拙,竟覺得路西法在笑。不過老子也想笑,這女人太野了,簡直就是新一代女權主義者。莉莉絲穿過人群,即將跑到我們面前,可我卻呆了。
  她只隨便穿了一件白色的破衣服,似乎還是臨時加上去的。裙子有些短,雙腿嫩白頎長,兩根鎖骨倒扣小碗似的剜在肩下,骨節明顯卻秀氣,就像那張輪廓分明的瓜子臉。我這人看美女一向喜歡從下往上看,身材打九分。畢竟太瘦了,衣服過大也看不到胸和腰。雖然沒有傳說中“夜之魔女”的妖艷,可那張臉,靠~~~他爺爺奶奶的,這女人也太漂亮了點~~~
  xx的路西法運氣實在太好了!
  不對,路西法是我的!
  不對!她的臉……
  汗,她的臉……
  我揉揉眼睛。
  她從我身邊擦過,卻也突然停下來,怔怔地看著我。我看著她,她又看著我。我剛想問話,她就把我的話說出來了:“為什么……你和我長得一樣?”
  我還想問你呢!
  薩麥爾說:“莉莉絲,你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莉莉絲回頭看他們一眼,有些急了:“我去哪里好?”
  阿撒茲勒說:“離開白之月,去紅海。”
  莉莉絲說:“你的意思是,要我去……無垠地獄?”
  暈呀,無垠地獄不就是指天界魔界之間的部分,也就是現在空空如也的人界么?這是怎么回事?莉莉絲不是墮落嗎?怎么歷史和我所知道的不大一樣?
  阿撒茲勒說:“或者你留在這里,繼續當亞當的發妻。”
  莉莉絲用手臂撥開卷卷的棕色留海,露出雪白帶細汗的光潔額頭。她咬咬唇,紅櫻上落下兩彎月白:“我知道了……”
  然后她又看了我一眼,跑出圣殿。
  耶和華說:“梅丹佐,夏娃由你來造。”
  梅丹佐上前感謝神,然后退回原位。
  哦,這么看來,歷史應該還是按原來的軌道跑的。只是不知道莉莉絲后來去了哪里。路西法……真的會墮落?
  路西法輕笑,似少年的清脆桑音回蕩在圣殿:“父神,您不是說要召見伊撒爾嗎?”
  難道是我的錯覺?怎么覺得路西法最近瞅著越來越變態?
  這時看神,才發現他的面前擋了一層紗,紗很薄,卻剛好能將臉遮得完全看不見。我靠,垂簾聽政呢?
  耶和華說:“是。他來了么。”
  “來了,他就在這里。”薩麥爾一個勁把我往前推,我緊張得幾乎打抖。最后我走到眾天使面前,有些膽怯地慢慢往上走,直到高臺。剛想跪下,路西法說:“不到請求和道歉的時候,你不用下跪。”
  神說:“今天你可以去子祭壇升為主天使。接下來看你表現決定,是否成為六翼天使。”
  我點點頭。我在做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