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4)      第90章(05-24)      第91章(05-24)     

天神右翼90

這一刻,圣殿顯得尤為安靜。路西法靠前了些,微微一笑:“還不趕快謝父神?”我忙特沒出息地鞠躬:“感謝神!”汗,差點就說出謝神龍恩了。
  神還是打手勢,又繼續說:“你可以找任何天使替你加翼。”我說:“是!感謝父神!”
  覺得古怪吧,那是肯定的,但是我哪敢問呢。
  結果沒想到耶和華是個好人,下個問題就正中紅心:“你不好奇我為什么要給你晉級么。”
  我說:“好奇……”
  耶和華說:“你操縱末日的黃昏的時候還是能天使。能有這種力量,而地位又不高的人,只可能是火之天使。”
  火之天使?那是什么意思?
  耶和華說:“你父母的名字是什么?”
  我說:“我,我沒有父母。”
  我根本不清楚是誰,竟然忘記去問卡洛。不是說神無所不能無所不在么,他應該比我清楚。他問這個是什么意思?拿我當文盲吧?
  “那就是了。”耶和華說道,“你的父親是雷諾□亞特拉。”
  我瞠目結舌,看看他,又看看路西法。路西法面無表情,對上我目光的時候,似乎也不吃驚,還安慰性地對我一笑。
  我說:“怎么會是……他?”
  耶和華說:“雷諾是司火的神劍大天使,于光暗三戰中戰死,是整個天界的英雄。他的兒子當時是主天使,但因戰亂下落不明。”
  我有點明白了。伊撒爾是雷諾的兒子,現在神老大的意思是叫我歸位。汗,我已經無敵了。自從莫名穿越到這個奇怪的地方,就一直經歷奇怪的事,現在奇怪到我連自己不是伊撒爾都忘記了。
  我看了一眼路西法。
  他說這可能是一場夢。
  如果某一天我們在互相擁抱,親吻中睡去。再睜眼,發現一切不過是假象,那我該如何去面對?
  耶和華說:“雷諾的獨子降臨的時候,天狼星變成火紅色,那預示著新的首席戰士將是火之天使。他將帶領天界的萬千民眾,走向光明偉大的未來。”
  我握緊雙拳,難以自控地想起了曾經做過的夢。
  耶和華說:“雷諾在二戰立下大功,他索取的獎賞就是,讓自己兒子的名字,作為下一個最光輝的稱號,世世代代流傳下去。”
  路西法坐在他的身邊,依然高高在上,眼里多了幾分千年不化的清寂。
  “伊撒爾不過是你流連在天界底層的代稱。”耶和華一字一句說道,“米迦勒□亞特拉。這才是你真正的名字。”
  一時間頭昏目眩,我克制不住跪在地上,聲音徹底不穩:“感謝……偉大的神。”
  米迦勒□亞特拉。
  天界首席戰士,天使軍團的領導者,米迦勒。
  慈悲的天使,神之王子,米迦勒。
  天界第二任大天使長,上帝的右手,米迦勒。
  帶領百萬天使大軍,代替天神譴罰叛軍首領路西法的光之君主,米迦勒。
  崇崇巍巍的圣殿頓時變得十分脆弱。
  似乎只要有人大聲說話,有風吹過,它就會瞬間坍塌。
  耶和華的聲音淡如煙影,無感情地敘述著每一個字:“米迦勒原是你的名字,現在復位。切勿讓你逝世的父親失望,你所做的一切,要對得起亞特拉這個象征榮耀的姓。”
  我點頭,不斷點頭。
  路西法清淡地微笑,靜靜地看著我。
  須臾間的目光交接,鑄就了一生的難以忘懷。縈繞著,長存在我的睡夢中,記憶中,一直一直。
  朝會很快結束,我順著天使群走出。
  剛到圣殿門口,梅丹佐就出來了,拍拍我的肩說:“一直想要爭取這個稱號,沒想到你才是正主兒,這不是給我找氣受么。行了,以后不叫你小伊撒爾,叫你小米迦勒吧!”
  我茫然地點頭:“謝謝。”
  梅丹佐說:“行了,你該休息夠了吧?記得回來拍戲。”
  我依然點頭。的37
  梅丹佐扶了扶眼鏡,微笑著揉揉我的頭,轉身走了。
  每一個人經過我身邊的人,都在看著這里,然后竊竊私語,或驚奇,或鄙夷。
  我就這么平白無故地取下米迦勒的名字。
  路西法出來,身后跟著阿撒茲勒,薩麥爾,沙利葉,還有另外幾個不認識的熾天使。不過看他們的衣著,應該也是七天出身。
  寬闊的走道就像一個大堂,天使們說話的聲音傳上高頂,又于幾秒后回響。
  路西法走路的姿勢優雅高貴,淡金的地毯跟他的羽翼一比,都顯得十分黯淡。
  我根本無法想像他變成墮天使的樣子。
  他走到我面前,垂頭吻我一下:“怎么看你不大開心,我的米迦勒殿下。”我說:“你老實告訴我,先有我,還是先有莉莉絲?”
  路西法微笑:“寶貝,你在吃醋?”
  我說:“她的臉為什么和我一樣?”
  路西法說:“因為亞當的臉和我一樣。”
  “也就是說,如果你愛上莉莉絲,是因為我,對不對?”質問幾近逼問的語氣。
  路西法說:“我不會愛上她。”
  我說:“那么,如果你對她好,也是因為我,對不對?”
  路西法說:“你怎么會想到這里去?我和她什么事都沒發生過。”
  我說:“回答我的話!”
  路西法忍不住笑了,展臂抱住我,淡金披風上有他身上的味道:“如果我對她好,一定是因為你。”
  我字字清晰地說:“記住你說的話。”
  身后的幾名天使都在大聲起哄,薩麥爾叫得尤其夸張。不一會,起哄就變成了鼓掌。我緊緊抓住他的手,小聲說:“你幫我做加翼儀式,可以嗎?”
  路西法說:“當然。”
  命運掌握在自己手里。
  無論遇到什么事,只要他不放手,我不放手……那誰也不可能分開我們。
  我終于敞開心胸地笑,拉住他橫沖直闖,飛奔出去。身后一陣陣喧嘩聲,歡呼聲,回蕩在圣殿華麗的穹頂下,帝都縹緲的煙云中。沸天震地,長長遠遠,就像婚禮時的祝福,伴隨著世紀敲響的,幸福的鐘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