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23)      第90章(07-23)      第91章(07-23)     

天神右翼20

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天堂。沒錯,天堂。首先,我會醒來,是因為陽光太刺眼,那感覺簡直就像夏天躺在草坪里,正對著太陽睡覺。然后,我睜開眼睛時,看到了遙遠的屋頂。沒錯,就是遙遠。頂是米色的,上面雕刻著精致的花紋,而我看不清。因為太遠,估計隔我有幾百米。但從我這看去,能確定這是個尖頂房,估計又是哥特式的城堡。最后,我發現自己正躺在云霧中,不知道什么托著我的身體,因為太柔軟,完全感覺不出來質地。
  我小心翼翼地轉移視線,往右邊看去。這里正對光源的方向,因為剛睜開眼,有些不適,看過去只有一片耀眼的金黃,刺得我立刻閉了眼,擰過頭去,半晌眼前都是一片漆黑。
  我再轉過頭,看著自己的左邊。
  無邊無際的浮云,隱隱約約可以看到盡頭的流水壁,及壁上的浮雕。清水帶著點碧光,從高處的瓶中直瀉而下,順著浮雕,流成了無數只天使翱翔的圖樣。我看了那面墻壁很久,一直挪不開眼,不似文物那般破舊,不似仿品那般世俗,這是真正的造型藝術。
  我揉了揉眼睛,將手掌擋在眉前,再次朝右邊看去。這一次,我總算能看到大概輪廓。從這里看去,覺得太陽似乎就在窗外。長條方形隔開了一間間房子,黑框幾乎被陽光熔化,窗口布滿了整面墻。
  上是燦金清空,下是混沌云層。光束從云中漏出,在斑駁的天際下緩緩旋轉。高聳的羅馬柱,七彩的虹帶,飛瀉的瀑布從羅馬柱頂傾落,千百名天使穿過,水簾自動留出空隙,真似一塊可以掀開的布。彩虹,云層,光束一律半透明,輕靈虛渺,交疊橫錯。神的萬千兒女揮動著翅膀,臨虹款步,淡光翼偶爾落下幾片羽,輕裊裊飄飛,靜美空蒙。
  我慢慢坐起來,一時間,只定定地看著窗外的景象,渾然沒注意,自己坐起來這一小小的動作,都在空廣的房內傳出突兀的回音。
  疏忽間,一群白鴿織成一面美麗的網,越過水簾,帶著晶瑩的水珠,星星點點,灑下滿天的破碎光斑。大天使的衣襟比流水輕軟,比游絲飄逸,于輪云中張動,旋舞……
  “你,你終于醒,醒了。”
  忽見對面尚達奉從云中飛起來,我給嚇得差點叫出來,不由自主往后退一些。但立刻恢復清醒,問:“我現在在哪里?”尚達奉說:“撒撒撒撒拉弗右殿寢宮。”我往四周看看:“這里沒有床,怎么叫寢宮?”尚達奉指了指下面:“這這這,這就是是床。”
  我一怔,在上面滾了幾圈,毫無真實感,起碼給我一點觸感啊,感覺跟被吊著似的。滾了一會,坐起來,忽然發現一個問題——我是裸著的。不僅上身,連下身也……
  汗,連忙用翅膀把關鍵部位擋住。但是輕輕一動,翅膀竟開始抽痛。我慘叫一聲,尚達奉急忙道:“你你你你你別動,你你你你的翅膀還沒恢復。”
  翅膀。翅膀。我想起了楊路的骨翼。想起了惡魔。想起了演戲。想起了我沒上的火魔法課。被那團五顏六色的魔法劈中之前的事,我真是一點兒也記不起來了。不覺得痛,沒看到它擊中我身,就這么沒了感覺。我禁不住打個寒戰。那是什么速度,比我神經傳播速度和光的傳播速度傳播還快……
  我吞了口唾沫,問:“今天……幾號?”尚達奉說:“三三三,三號。”
  我大喘一口氣,還好。尚達奉又補了一句:“二,二月了。”
  我聽錯了,幻覺。
  我躺下去,把翅膀墊好,繼續睡覺。
  尚達奉說:“伊撒撒撒撒爾,你快快快起來,不不不然來不及了。”我翻個身,閉眼:“伊撒撒撒撒爾睡著了,別別別別和伊撒撒撒撒爾說話。”但是,越想越不對勁。猛地坐起來,再往窗外看去。突然發現,這里的景色我從來沒見過。而且一到六天我都去過,沒有哪里像這里這么明亮。再看看那些飛出去的天使……全都是……六翼……
  虛著眼睛看,似乎可以看到部分比較薄的云層。然后,約莫能看得到下面雪白的建筑。會統一到滿城都雪白的城,只有一個——希瑪。
  一瞬間腦中嗡的一響,思考能力完全喪失。
  尚達奉又說:“還還還還好西少爺這這幾天體力不支,不不然,你早就魂魂魂,魂飛魄散了。下下下,下次說話注意點啊。”我抬起頭:“我……現在在第幾天?你們那個西少爺呢?”
  尚達奉說:“這,這這還需要問問,問嗎?撒撒撒拉弗右殿肯定是在第第第第第,第七天了。”
  第七天。
  我在第七天,原動天。也就是說,我在圣殿附近。
  我在第七天!!
  冷靜,我需要冷靜!
  我做了什么事,為什么會在這里?不不,我肯定沒犯錯,不然死了也不該被救活。捶捶腦袋,我搖搖晃晃站起來,還不忘用翅膀蓋住xx。走了幾步,往底下看去,頭一昏,差點又栽下去。
  原來我躺的那片大到無邊的云,居然只是這房間的一小部分!云懸空,下面簡直就是一個運動場!六七十個天使并排站在房間兩側,還都是黃金四翼的。我靠!這哪個博物館啊?第七天的東西就是不一樣!
  ……不對,剛才尚達奉說,這是撒拉弗右殿的,寢宮。
  “我的衣服呢?”
  尚達奉變魔術一樣弄了一件衣服給我:“你你你,你的衣服化化,化灰了。”
  汗,那現在我豈不是成了碳黑烤雞?
  我低頭看看身子,沒啊,雪白一片。天堂的醫療技術就是發達。
  我一邊穿衣服,一邊漫不經心問:“尚達奉殿下,撒拉弗什么意思?”
  他結巴說了半天,我總算聽明白。
  撒拉弗是熾天使的意思,是天界最權威的天使才可以擁有的稱號。撒拉弗也是七天及至天界最大最宏偉的建筑群。三個跟金字塔似的大殿立在七天至高處,是撒拉弗的主建筑。中間的最大,右邊第二,左邊第三。左殿別名基督殿,主殿別名圣殿,右殿別名光耀殿。而我現在就在光耀殿。
  嗯,我們在光耀殿。圣殿的主人不用問。基督我知道是誰。就光耀我不知道。
  不過排除法我還是會用的。
  我強忍著背上的劇痛,往云層下飛。
  “伊伊撒爾,你你你要去哪里?路路路路路西法殿下就要回來了!”尚達奉在后面高喊。
  tnnd,他要不回來我還多參觀一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