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10-16)      第90章(10-16)      第91章(10-16)     

天神右翼22

我說亞當他就亞當了。難道亞當的名字是這么來的?不會吧,太荒謬了!可是,不是都說亞當的名字是上帝取的嗎?原來圣經記載上帝給自己兒子取名叫亞當,是剽竊的路西法,路西法剽竊了我,我剽竊了圣經,圣經剽竊了上帝……我頭暈。
  路西法輕輕倚在窗欄上,動作與耶路撒冷中心的雕塑一模一樣,可是差了十萬八千里遠。這么說似乎前后矛盾,可真人與雕塑就是不同。例如雕塑和楊路生了一張臉,可看著路西法,我沒法把他和楊路聯系在一起。的05
  “伊伊撒爾,快快快行禮。”說完拉著我跪下。
  “啊啊,是是。”我立刻跟著他跪在地面。
  剛跪下就禁不住汗顏。我為什么要跪?除了自己爹娘,我從不給人下跪的,不爽啊!難道在路西法的淫威下,我也開始屈服了?不!路西法輕聲說:“起來吧。”
  我起來,想抽自己一耳刮子。
  “你過來。”動聽的聲音回蕩于寢宮。
  我悄悄看看左右,所有天使依然跟木雕似的。尚達奉和梅丹佐一個勁兒給我使眼色。我恍然,朝路西法走去。每走近一步,我就覺得自己的腦袋加重一斤,離路西法越近,我就越想玩金蟬脫殼。所以,越走越慢。直到尚達奉又開始催我,我才一鼓作氣,快步走到他面前。
  到他面前的時候,我的腦袋已經快縮進領口了,自己渾然不覺。
  “抬頭,我看看。”
  我啊了一聲,抬頭看著他。看了不到一秒,立刻垂下去。
  路西法語氣很平和:“不必緊張。”
  我根本沒有緊張……可是,我的腿怎的就站不穩了?
  我又抬頭,但是一與他對視,就把視線轉移到別的地方。
  “你叫伊撒爾?”
  “是,是。”的b
  “什么時候醒的?”
  “剛,剛才。”
  大汗,我變成尚達奉二世了。我終于知道尚達奉為什么會結巴了。肯定是因為他寫了那本書以后,被路西法拖在身邊,時間一長,就變成現在這樣。看這狀況,為了我的未來著想,我一定要早點離開光耀殿!
  路西法看了我一會兒,忽然一笑:“還是個孩子。”
  靠,孩子!伊撒爾那個小淫婦生得細皮嫩肉,能怪我?你以為我想長成這樣?
  “與路西法殿下相比,伊撒爾自然是孩子。”說出來就變這款式了,老子真想捶死自己,這都什么跟什么啊?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人啊!
  路西法說:“梅丹佐的舞臺劇要演好,知道么。”
  我使力點頭。的4d
  路西法拍拍我的肩,我渾身僵硬。
  “尚達奉,送他回第六天吧。”
  他只說了五句話。可我覺得過了幾百個世紀……不,幾千個伯度。我剛想以百米沖刺的速度飛奔出去,想起一件事,問道:“路西法殿下……認識楊路嗎?”哎,威武不能屈!
  路西法搖頭。的1b
  “那……西少爺是……我是說,他沒事吧?”黎彬啊黎彬,做人不能這么虛偽!
  路西法神情淡淡的:“不認識。”
  看他那樣就知道不想繼續下去。我退后一步,再退后一步,跑到尚達奉旁邊,指了指外面。梅丹佐忽然說:“伊撒爾。”
  我朝他點點頭。梅丹佐推了推眼鏡,看看路西法,又擺手:“你一個月沒去學校,要受罰。”說完從懷中拿出一卷牛皮紙,朝我扔過來。我伸手接了個穩。梅丹佐笑:“拿著這個到祈禱城堡一樓,就當請了病假。”我點點頭,謝過他,跟著尚達奉一起出去。
  到了光耀殿的正廳,我終于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博物館了。人站在里面,簡直就是大海上的扁舟。又不能飛,走到腿都軟了才到門口,累得幾乎趴下。前腳剛邁出門,后腳梅丹佐就跟出來:“小伊撒爾,你還想當一次斷使么。”
  想了半天,我才想起什么是“斷使”:“不想,一點也不想。”
  “不想當就好好學習,只要通過考試,你就是演完戲,都可以繼續住在希瑪。”
  “真的?不是說雙翼天使不能留在第六天嗎?”
  “傻瓜,沒人告訴你么,神法和七天是最權威的學院,這兩個學校任一六級一過,立即得到白色四翼。過七級,藍色四翼,過八級,黃金四翼。過九級,就是大天使了,那可是六翼喲。”
  “胡扯,哪有這么容易的?”
  “九級要考的是天語,神數,三界史,還有究級魔法,過了這一關,立刻變成四元素之一的大天使,或祈福大天使,或神劍大天使,或神弓大天使。從神法考出來的元素大天使挺多,但是七天近一千伯度只有薩麥爾一人。你知道,現在天界無戰亂,誰都不想去揮刀舞劍。玩魔法的天使多了,競爭太大,其實你可以考慮換到七天去,我可以幫你。”
  雖然我也很想揮著法杖玩魔法,可是,我根本記不住咒文。
  干脆,轉學吧!
  可是,據說路西法經常去七天……
  “不,我還是老實待在神法。梅丹佐殿下要能幫我,就幫我找份工作吧。”
  “你缺錢?”的37
  “缺得很啊。”
  話剛說完,梅丹佐就塞了一個紙卷給我,蛋黃色的紙,銀色的線:“神法外面有一家撒拉弗貨幣行,你在上面簽下金幣數,去那里取就是。”我捏了捏手中的紙,再捏捏。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這是巴斯牛皮紙?就是說,這是一張空頭支票?
  這也太土匪了!
  我把巴斯紙塞回去,梅丹佐挑挑眉:“喲喲,又跟我玩客氣?這上面的簽字很值錢,可以買下一座耶路撒冷城的。”我連擺手:“我做不來這種事。”
  梅丹佐一怔,收回牛皮紙,取下眼鏡擦了擦:“太正義了不好,小伊撒爾。你多久前就這樣,吃那么多悶虧,不懂汲取教訓啊。再說了,你就甘心一直當低等天使?”
  “你怎么老瞧不起低等天使?不就多幾根翅膀么。”
  慢,我沒聽錯吧?伊撒爾正義?天要下黑雨了。
  “好好,我錯了,聽你的,你說的對。”梅丹佐伸出手,揉了揉我的頭發。
  不知不覺就變這樣了。看看自己,再看看梅丹佐,汗,這是個什么相處模式?
  感覺,真曖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