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17)      第90章(07-17)      第91章(07-17)     

天神右翼25

半晌,我總算反應過來自己聽到的聲音是從什么地方傳來的。我輕手輕腳靠到塞亞湖前,往里面看去。水波里透出了過去的景象。伊撒爾高高舉著一只手,兩條瘦長的腿赤裸跪在臺階上。他的身后,站了無數蠢蠢欲動,幾乎要沖出來將他粉身碎骨的能天使。
  高高站在臺階上的大天使,是略微錯愕的梅丹佐。
  伊撒爾仰起少年青澀的面容,直視梅丹佐,臉上寫滿了不屈與堅毅。
  梅丹佐問:“你真的要這么做?不后悔?”
  伊撒爾似乎想回頭,但是回到一半就又抬頭看著梅丹佐,用力點頭。梅丹佐揚手,手心帶著強光。
  光落,伊撒爾的灰翅膀被斬斷。
  我驚愕地看著這一幕,看著從伊撒爾背部源源不斷流出的鮮血,順著臺階流下,就像一條蜿蜒的紅河。伊撒爾面色蒼白,卻只是哼了一下。媽媽的,我以前都被誤導了。看他長得細皮嫩肉弱不禁風就以為他是女的。我大錯特錯!他不是女人也不是男人,根本就是一個小強!
  一個六翼天使走過來,相當粗魯地捏住伊撒爾的嘴,塞毒藥似的把一瓶罐藥倒進他的嘴。伊撒爾干咳幾聲,臉被震得通紅。那天使扔掉瓶子,似乎恨他入骨。
  梅丹佐都有些看不過去,快速在他身上施法,銀白光芒將伊撒爾籠罩,最后凝聚在他的背部。血肉被撕裂的聲音從傷口處傳來,似乎有重物在不斷敲打他的背,伊撒爾幾欲倒在地上,都一度直起背脊。
  看那瘦巴巴的小身板被這樣折騰,真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虧梅丹佐看得下去。
  最后,四支白翼從伊撒爾的背后猛地沖出!
  就像被人狠狠踢了一腳,伊撒爾磕在地面,一口咬住手背,鮮血幾乎是立即就流出來。
  我這時的感覺就是想抽死自己。當初聽說伊撒爾被人砍了那么多次翅膀,還樂呵呵地跟著卡洛一起笑。就這么一次,還是梅丹佐下手就這樣了,不知道以后那些憤能該怎么砍……
  全新的白翅慢慢在伊撒爾背后展開,伊撒爾虛脫似的趴在地上。
  許久,梅丹佐帶著身后所有天使離開,能天使們也帶著嫉妒怨恨的神情離去。
  明明是新生的羽翼,卻毫無生命似的,耷拉在伊撒爾身體兩側。伊撒爾回頭看看自己的翅膀,淚水毫無防備地沖出眼眶。
  不像是高興,不像是感動。
  就在這時,一雙白靴停在他面前。
  雪白的,掛著銀鏈的,沒有一絲污染。與他骯臟的臉形成鮮明對比。
  有人蹲在他的面前。
  抬頭,正對上一雙水藍色的瞳孔。
  “路……路西法殿下?”伊撒爾擦了擦臉上的淚水,茫然地看著他。
  路西法淡淡一笑,眼中是不可侵犯的高貴。他輕拍伊撒爾的肩,聲音依舊動聽:“你做得很好。”
  伊撒爾如墜夢境般點頭。
  路西法起身,展開六翼,動作優雅至極。
  看著路西法漸漸遠去,伊撒爾站起來,立于空曠的臺階上,踮腳看著遙不可及的圣殿。
  水面漸漸模糊。我盤腿坐在草坪上,一時間腦中空白。
  不過多時,湖中又浮現出一幅畫面。
  我倒,這是啥?連環畫嗎?
  斑白的街道,路燈微暗,街上卻人如潮涌。伊撒爾左顧右盼地在街上走,做賊似的。道旁有個路牌,上面寫著“六十八街”。這條街我在學校聽人說過,就是傳說中的“*********”。性欲旺盛的天使很喜歡在這里尋覓獵物,大部分是男子和同性戀。
  汗,莫非這小子想到這兒找對象?
  這時,一名四翼男天使倚在路燈旁,沖他挑了挑眉。他小心走過去,聲音細若蚊鳴:“這,大哥,知道什么地方比較好玩嗎?”亂亂的卷發下,一張小臉純得像青蘋果。
  那男天使說:“最出名的就是尤勒屋……不過這么晚了,你去那兒,人家都有主的。你不如跟我……”然后一手搭上伊撒爾的小肩膀。伊撒爾下意識往后退一步。男天使一怔,惱羞成怒:“乳臭未干就跑到這里來,回去找你媽媽玩吧,操!”
  ……原來天使也有這種款式的。
  伊撒爾趕忙跑了。走了一段,忽然在一個噴水池旁停下,撈了點水沾在頭發上,把領口解開。然后他坐在水池旁,翹著二郎腿,一副痞子相。
  我暈,這小子想做什么?
  沒多久,一個人停在他面前。
  伊撒爾抬起頭,頗輕佻地朝面前的人拋個媚眼。剛拋到一半,僵硬了:“梅,梅丹佐殿下……”梅丹佐一手勾著一個女人,左親一下右親一下:“小伊撒爾?你也來這里?”
  伊撒爾忙站起來,朝他欠欠身:“我,我剛玩完回來。”
  梅丹佐笑笑:“你去哪兒玩呢?”
  伊撒爾窘迫地看看左右,清清喉嚨,故作放浪:“尤勒屋,覺得那里不夠刺激,所以出來了。”
  梅丹佐放開兩邊的女人,沖他眨眨眼:“哦?尤勒屋你都覺得不夠刺激?真看不出來,你也玩男人。哈,跟我玩玩吧。”
  伊撒爾睜大眼,估計想把自己舌頭吃進去了。
  沒人告訴他尤勒屋是gay的聚集地吧?
  可是,他很快調整了自己的表情,撥了撥頭發,瞇著眼睛挑逗:“行啊。”
  這~~~這孩子沒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