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5-26)      第90章(05-26)      第91章(05-26)     

天神右翼26

接下來,梅丹佐拋了兩個女天使,勾著伊撒爾的小腰桿直奔hotel了。天界就是天界,連hotel都做得跟教堂似的。兩人進入白色主調的房間,房間中央還有一個小型噴泉,那環境浪漫得不行,可伊撒爾在原地拘束得幾乎要打哆嗦。
  梅丹佐把伊撒爾按在床頭,一邊替他脫衣服一邊問:“你在上還是在下?”伊撒爾的手緊握成拳:“上……下,上,下……”梅丹佐笑道:“你在爬樓梯嗎?”
  伊撒爾默了。梅丹佐將他的衣服垮到手腕,輕聲道:“我只在上。把翅膀收了。”
  伊撒爾又默了。
  梅丹佐抬頭:“你別告訴我你以前辦事都帶著翅膀。”
  伊撒爾忙點頭,將翅膀合攏,撲撲兩下消失了。
  梅丹佐脫下自己的衣服,連帶著身下的也掛干凈。伊撒爾往他身下掃了一眼,臉上微紅,把頭擰到一邊。梅丹佐看他一眼,聳聳肩,把他推倒在床上,把他身上僅有的衣物除去。
  伊撒爾閉著眼睛不敢動。
  梅丹佐壓到他身上,伊撒爾連呼吸都沒了。我實在無語,上伊撒爾和上座雕像有區別嗎?梅丹佐勾住他脖子在他耳朵上舔了一圈,伊撒爾的臉立刻漲得通紅。
  “小伊撒爾,在下面的時候,記住要先把腿分開。”梅丹佐不通不癢冒出這句話,我看伊撒爾的表情,覺得他有自殺的沖動。
  伊撒爾勾住他的腰,伸了手背擋住眼睛。
  老手就是老手,搭腿,掰開,抹藥膏,一氣呵成。梅丹佐滅了燈,垂下頭去吻了吻伊撒爾,剛想進入,伊撒爾的手擋在他胸前,慌亂得不像樣:“殿下,不要……太快。”梅丹佐沒鳥他,又垂頭,玩了個法式長吻,伊撒爾剛放松防備,就發現有東西在慢慢插進他的身體。
  伊撒爾渾身發抖,頭跟撥浪鼓似的搖晃,嗚咽哼道:“痛……怎么會這么痛……”
  梅丹佐將他的腿拉得更開了,極輕柔地在里面晃動:“第一次都這么痛,會慢慢好起來的。”
  看伊撒爾的表情,像死了一百次。
  nnd,不是我說什么,在梅丹佐面前裝老成,還是這方面的老成,明擺著班門弄斧。他不覺得丟人,我都替他丟人。的8
  后來,伊撒爾的呻吟聲沒停過,越到后面越撩人,看得我這老家伙都禁不住面紅耳赤。
  最后結束了,伊撒爾趴在床上動都不敢動。梅丹佐穿好衣服,扔了一瓶藥在床上:“之后再抹抹這個應該不會再那么痛。”看那表情,像是一個新婚中國男人發現老婆沒落紅一樣。
  以前聽人家說,中國男人發現自己的老婆不是處女,會說:別人用過的東西才給我用。美國男人發現自己的老婆是處女,會說:別人不用的東西才給我用。
  梅丹佐是個美國人,鑒定完畢。
  梅丹佐走了沒多久,伊撒爾就跛著腳去找卡洛。卡洛大驚,把他鄙視了幾天幾夜:“梅丹佐殿下最不喜歡跟處男處女搞,你竟然還在他面前裝,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伊撒爾說:“我年紀又不大,沒經驗不代表沒人要啊。”
  卡洛說:“不是這問題。因為他是享樂主義,不能和他抗衡的對手他從不找,更別說沒經驗的。你完了你完了你完了。”伊撒爾橫他一眼:“大不了以后不找他就是!”
  丟臉都丟到這個份上了,伊撒爾還能和他搞上。我相當好奇。
  我本來想繼續看下去,卻聽到遠處傳來人們說話的聲音。我連忙后退幾步,湖上的景象竟然就消失了。接下來,戲班子們來了。
  加百列和拉斐爾一看到我,立刻快步走過來。加百列冷冷地說:“伊撒爾,做事不能這么不負責。第一天不來就算了,兩天三天都算了。一個月沒來,是不是想退出?”
  我不爽了。本來想給他們解釋,給他們道歉,但是一看到他們倆我就來氣,加百列這女人……也太……
  拉斐爾連忙打圓場:“算了。現在離創世日還早,重新開始就是。以后不要遲到就是。”加百列說:“你看他什么表情?根本沒有一點悔過之意。不行,取消他的演戲資格,否則我不演。”拉斐爾說:“加百列,別這樣,他只是個新人,怎么說也得聽他解釋。”
  加百列抱著胳膊:“好,你解釋。”
  我扯著嘴干笑:“退就退,反正我不想演,威脅也沒用。”
  拉斐爾微微睜大眼,加百列冷笑:“聽到了?人家說了不想演,咱們這一個月白等了。”拉斐爾拉住我的手,把我扯到一邊:“伊撒爾,別這么意氣用事。”火氣原本消了一些,結果他又補充一句:“卡洛還專程來給你請假的,我們都知道你肯定有事。”加百列說:“呵,什么樣的人有什么樣的朋友。你那朋友真是夠厲害的。”
  “是,我朋友厲害!你們是大天使,所以你們可以為所欲為。加百列你欺人太甚,我不能拿你怎么樣,但你遲早有一天會知道什么叫報應!女人的嘴長成你這么大也夠難得了!”
  加百列的圣女形象撕破,惱怒地看著我,半晌沒說出話。
  所有天使都不敢說話。
  “嘿,伊撒爾你說得沒錯,加百列廢話不少,所以把男人都嚇跑了。”
  這聲音……
  一回頭,果然是梅丹佐。梅丹佐笑了笑,把我勾到胸前,對拉斐爾揮揮手:“我就說處女特麻煩。加百列就是個例子,這么大人了,還欺負別人小孩子。”
  跟在身后的天使們都紛紛低頭輕笑,甚至還有人驚問“啊啊,加百列大人竟然是……”
  加百列的臉由白變紅,由紅變白,看了拉斐爾一眼,最后轉身跑了。拉斐爾看著梅丹佐,搖搖頭,笑得頗無奈。
  梅丹佐刮了刮我的鼻梁,在我唇上吻了一下:“聽話,去排練。有事一會再說。”
  梅丹佐放了一個劇本在我手里,后退兩步。我變成泥胎。
  剛才……他……對我做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