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16)      第90章(07-16)      第91章(07-16)     

天神右翼31

路西斐爾一個下午就變成超級跟屁蟲,我暗示他n次讓他先回去,他的神經跟鋼管似的粗。實在是法兒他媽哭法兒,只有讓他跟著。我覺得這小孩吧,什么都沒話說,還夠懂事,就是不大像孩子,少了年輕人的激情。于是作為他大哥的我,有義務為他無趣的生活潤色。
  原本想讓他等我下課后再找我,可沒想到他就這么光明正大地走進教室。進去以后才回頭對我說:“這里的課,任何人都可以隨便聽。”我說:“這么說,不交錢也可以?”路西斐爾說:“誰給你說在上課要交錢了?”
  我汗,原來天界已經發達到這種境界,終生義務教育,全免費的。什么叫做共產主義社會?這就是了!
  我們的火魔法教室比較牛掰,房間大得嚇死人,還是環狀的。就跟足球場看比賽似的,老師站圈圈中間,咱們就是圈圈。我坐在第一排,離講師最近,她一上課,我就學那些乖學生,一個勁將身子往前擠,仿佛靠近一步就可以多得一分。
  路西斐爾坐我身邊,個子不夠高,兩只手搭在桌面上簡直就像在晾衣服。我瞧他可憐,把他抱我腿上。估計他有些尷尬,一直沒吭氣。他這么一坐高,周圍的人都轉過頭看他。這么小個小屁孩來上高級魔法,還長這么漂亮,還好翅膀收衣服里了,不然肯定給人逮去賣了。
  然后老師開始上課,半小時之后我徹底倒塌。
  “燃燒之手的創始者是上帝左手耶穌殿下,它對施法者精力要求偏高,需要快速聚集高濃度和超大量的火元素會聚,讓它們以施法者想的形式出現。巨大的熱能,促使天使體內原始魔力激烈地運動和變化。大家都知道火是四大元素中沖擊最激烈,也是優劣最明顯的一種,因此我們常常用它作進攻魔法……”
  我撐著腦袋,上下眼皮眼皮一直打架打架打架。自從開始學魔法,因電玩漫畫還有哈利波特而對魔法產生的濃烈興趣,被猛潑涼水。上魔法實踐課,就是操著火球一個勁往自己人身上燒。上魔法理論課,就是一直處于半昏迷半清醒狀態。
  是誰說了,魔法是一種神秘而擁有強大力量的東西?在天界人人都會魔法,要有人不會,人家就跟看一蛤蟆會說話似的。大家都會了,這玩意就不再強大。加上講師把理論解釋得那么清楚,那么枯燥,魔法最后一丁點兒的神秘韻味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路西斐爾用手指關節敲了敲我的手,小聲道:“不想聽就走,坐這浪費時間。”
  我怒,神法的課程就是個魚網,學火魔法天語要不過關,連聽都別想聽懂。天語我就聽過一節,五分鐘之內撤退。
  我說:“我聽不懂。”路西斐爾說:“這么簡單你都聽不懂?火球你會不?”顯然后一句是在諷刺我。可是,火球我確實不會。于是我老實搖頭。路西斐爾面無表情:“你是怎么當上能天使的?”
  我怎么知道?
  我沖路西斐爾笑了笑,摸摸口袋,掏出一面鏡子。路西斐爾狐疑地看我一眼。我蹲下身,解開靴子帶,把鏡子拴在腳背上,忙得滿頭大汗。起來擦擦頭,我在他耳邊小聲說:“讓大哥教你怎么當一個真正的男人。”
  路西斐爾還是一臉迷茫。我趴在桌上晃著羽毛筆玩。
  沒過多久,那個戴著眼鏡的女講師走過來。我嘿嘿一笑,把腳伸出去。哎,想想這也是咱們小學時干的事兒,當時我那年紀就跟小路差不多大。后來上了初中,常常借問題目的空子讓老師俯身偷看胸部……當時做這事時還會臉紅心跳,上高中后就麻木老~~~
  “燃燒之手的力量相當于火山爆發的能量,刺激身體內最能量相互碰撞,其中的一方難以力敵,便俯沖下降,在高溫下熔化,熔融的產物輕者上浮,重者下沉。當能量繼續擠壓時,便會碰撞出更強大的能量……”講師在我旁邊停下,對著我們這一塊人念課本。
  我擠擠眼睛,指指自己的腳背。路西斐爾伸過腦袋去看,半晌無語。
  我得意猖狂地笑,女講師裙下春光盡收鏡中眼底。看著路西斐爾茫然的表情,我驕傲鼻子都快甩出去。拿我當傻瓜看吧,這回知道大哥的厲害吧?
  路西斐爾清了清喉嚨,那聲音可愛得讓人想掐死他。講師回頭看他一眼,先是睜大眼,再是微微一笑,顯然喜歡他得不得了。路西斐爾說:“教授,您的鞋帶開了。”
  媽媽的,我怎么從來沒見他這么可愛這么乖巧過?
  講師一邊低頭,一邊笑道:“小孩子不可以騙人哦,我的鞋沒有帶……帶……”
  我收腳了。可是,速度不夠快。
  接下來,我的臉上一會像火燒,一會像水澆,輪番進行大概十來次,講師一張包公臉轉過來:“伊撒爾,下課后你留下。”我面帶微笑地點頭,在桌子底下使勁掐路西斐爾的手。
  我被留下大概一個小時,一邊上政治課,一邊琢磨著回來怎么折騰路西斐爾。可是等我從火魔法樓里出來的時候,那小鬼已經不在了。這小猢猻,跳這么快,等我再遇到他,一定掐死他!
  然后又是排練,排練的時候梅丹佐不在,那場面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尤其是在與加百列演對手戲的時候,氣氛僵硬得空中都得掉下幾塊冰。
  好容易解脫,回去時天又沒大亮。開門,上樓,想進卡洛的房間,可是還不知如何面對,只站在他門前發呆。不知過了多久,門開了,卡洛看到我,板著臉把門又砸上。
  那聲音,真叫一個驚天動地。
  我干笑一下,溜達回自己房間。剛開門就給shock了。整個房間都充溢著濃濃的奶香,路西斐爾正坐在我的床上,抱著我的《天界史》看呢。身邊堆了一大疊紙,小腿兒就像要承受不住書的重量。他穿著寬松的雪白小睡衣,還泡了一杯牛奶。
  我確定,這小鬼得寸進尺,已經把這里當他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