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右翼》 最新章節: 第89章(07-16)      第90章(07-16)      第91章(07-16)     

天神右翼36

這個場面真的太詭異了。看小電影不說,有人陪著,電影里的主角還是我。重點是,我是被xx的那一方。而且表情還沒有一絲不愿意。不不,哪叫不愿意,簡直是享受到極點。
  我撲到雷鏡面前擋住,臉上一陣熱一陣冷。不是因為害羞。路西斐爾撲撲翅膀飛起來,在半空坐著,翹個二郎腿,還擺了一個他的標志性pose,左手抱右手,右手支著下巴,那表情更叫玩味。這,哪里是一個小屁孩該露出的神情!
  我沖他揮揮手:“去,去去。兒童不宜。”他歪頭,食指朝旁邊勾了勾:“別在這擋著。”我惡視他:“做什么?”他莞然而笑:“你不覺得畫面很美么。”
  美是沒錯了……汗,美個屁。如果那是伊撒爾,老子先自盡了免得他傷梅丹佐的心。如果那是我……媽的個巴子的,那不可能是我。如果我真做出這種敗壞風俗對不起父母對不起國家對不起**的事,我寧可一頭撞在神法的大柱上,歇菜了算。
  路西斐爾說:“好了,不多說。梅丹佐的生日你要去么。”我點頭。還是要去吧,看看有錢人怎么揮霍銀子的。然后我問他。他說:“我再說。走。”
  我說:“走?走哪里?”他撲翅飛了一小段距離,又回頭看著我:“回家。”我說:“你要回家?”他說:“就是你那里。”
  我靠,我的忍耐度到極限了,這小孩沒人要是不是?非要我養著~~~
  其實,我非常討厭小孩,討厭的程度是個人都沒法理解。記得親愛的六號曾告訴我,我這種表現是說明我還沒成熟。我對此嗤之以鼻,照她這么說,有的小姑娘十二三歲就有戀童傾向,那是不也叫成熟?女人就是麻煩,把她們一寵壞了,她們就把你當驢騎。和她們相反的勢力,她們恨不得用機關槍轟隆轟隆全掃了。閼!
  可是,我只是討厭那種很小屁孩的小屁孩,特別聽話的,和不像小孩的除外。路西法屬于后者。若不是他生了一張水靈靈的臉,我肯定會對他五體投地。
  奇怪的是,這天晚上,路西斐爾突然變得很像小孩,特別黏我,我走哪他跟哪。他看我的眼神很奇怪,這又讓我沒法想到小孩。最讓人汗顏的是,我坐在床上看書,他從外屋弄了牛奶進來,我下意識抬頭看他,他微微揚起下顎,頗挑釁地看我一眼。
  我頓時僵硬。的9c
  這小孩~~這小孩怎么得了哇~~那神情,簡直就像一個勾引美人的花花大少!他才多大年紀啊他~~~~別說我太夸張,一個標準的小正太對你扔這種眼神,你也得死!
  然后他飛飛飛,飛到我的床上,慢慢降落,坐下。
  我就壓根沒見他走過路,這不健康的臭小子。
  他平時睡覺都是標準的“白雪公主式”姿勢,雙手放在腹前,面容恬淡雅靜,天使得不行。我要碰他一下,他立刻就會驚醒。可是這一天特神奇,他喝完牛奶,用小手帕擦擦嘴,翹起兩只蓮藕小腳。睡衣還是長長的。然后他抬頭問我:“什么時候睡?”
  我立馬老淚縱橫。這孩子竟會學得如此體貼人。
  好不容易輪我賣老一次,不賣不是人了我。我抖抖書殼,清清喉嚨:“看完這一頁吧,你先睡。”路西斐爾點點頭,在我身邊趴下。
  咦?趴下?
  我從書殼里鉆個腦袋去看他,他的臉半埋在松軟的枕間,金發落下,就像一根根細細的小麥穗,亮澄澄的,明媚可愛。見我在看他,他沖我眨眨眼,說不出的嫵媚。
  汗,嫵媚。我怎么可以把這么淫穢的詞放在一個小孩身上!
  正在自我譴責中,他忽然翻身過來,伸手抱住我的腰,小聲說:“睡了好不好?”我一愣,看看他的手,搖搖頭:“還沒看完,馬上就好。”他說:“睡吧。”我壞笑:“你叫我大哥我就睡。”
  然后他輕輕說:“哥。”
  …………幻聽,這就是幻聽。我繼續看書。
  路西斐爾坐起來一些,把我摟得更緊了,臉埋進我的胸口,像只雪貓兒一樣在我胸前輕蹭。
  我已經變成標準僵鳥。居然會有點手足無措。他在那里蹭得我看不進去,只好把書放在床頭,熄燈躺下來。路西斐爾安心地閉上眼,纏在我身上就一只標準考拉。
  心臟得跟塞了鑼鼓似的咚咚咚咚跳。無數種齷齪想法計劃馬上在我充滿黃色廢料的頭腦里徘徊,徘徊,徘徊……這這這,我看到普通漂亮小孩,從來不會這樣。
  莫非我是戀童癖?
  godbewithme,早知道不看這么多av,現在連看到個小孩子都會……
  而且,還是個……男孩。
  絕對不這樣下去。我可不想在書店看到一本名叫《希瑪猥褻男童案》的書。
  我已經作好一切準備,給路西斐爾攤牌叫他滾出我家,并且以后不準再來。可是,第二天早上起來,連個蜜蜂影兒都沒。床頭放著一杯牛奶,還是熱的。定睛一看,下面加了火魔法,水紅的光芒環繞,充當保溫瓶的作用。牛奶旁邊放了一個小籃子,籃子里墊著一圈布,里頭裝了個香噴噴的面包,裹了一層薄薄的奶酪。果然是小孩子吃的東西,都是甜的,我吃不來。
  面包下壓了一張紙條,我飛快抽出來看。
  寶貝:
  我回去了。桌上有面包和牛奶,記得吃了早餐再上課。不要空腹喝牛奶,那樣沒營養,而且對胃不好。梅丹佐的生日宴會上見,我有話要和你說。
  路西斐爾
  我看了一遍,再看一遍,怎么看怎么有問題。看了半天,覺得問題出在字上。優美如畫的筆風,每一個字都像一朵盛開的櫻花,熟練如同出自詩人之手。可是,還有哪里不對。
  最后,我終于把目光停在頭兩個字上。
  轟隆一聲,我的腦袋炸開花。